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七十八章 三元书坊(下)

    所处位置不同对同一个问题的关注点不同,一样是听王掌柜汇报三元书坊的经营状况,张籍重点关注的是它的盈利能力,而张百万却是对它的盈利方法更为感兴趣。毕竟张籍处在求温饱、奔小康阶段,而张百万早已是土豪阶层。

    这边王掌柜的账目汇报完,话音刚落,张百万就迫不及待的向他问道:“书坊中还有哪些变化?”

    王掌柜笑着道:“这些还是请卫小哥来说吧,这些方法的实施都是卫小哥在跑前跑后。”张百万带着询问的眼光看向张卫。只听张卫道:“张大哥,除了这些,书坊初时还找了些童子到城中人流聚集之地散发广告,每天每个童子所费不过四、五文钱,收到的成效极大。”

    “什么?广告?什么是广告?”张百万有些不明所以,对张卫口中一个接一个的新词弄得有些糊涂。

    “呶,这个就是,我大哥说此物取广而告之意,故名广告。”张卫边说边拿过案几边的一张广告单递给张百万。张百万一手接过,仔细的研究起来,之后又对其中不明之处仔细询问,张卫还是少年心性,有了成就喜欢得到别人认可,故而也是十分耐心的一一回答。张百万听到精妙处,不禁击节赞叹,连连称妙。

    这边张卫和张百万聊得火热,这一边张籍和王掌柜也在说着话。

    “籍公子,咱们三元书坊近期实施的法子确是取得了很好的效果,只是我听说城中其他几个书坊也渐渐有了模仿,毕竟咱们书坊做的这些改变,别人都看在眼里,藏也藏不住,会不会影响我们的盈利……”到底是久经世故的成年人,未料胜先料败,说出了一些不利因素。

    “王掌柜说的是,这方面要考虑到,但也不是没有办法,我写的法子中有一条在售出的每本书和每件纪念品上都要印有三元书坊的钤记,这个做了吗?”对于王掌柜的担心,张籍心中早有应对之策。

    “做了做了,就是这个标记。”王掌柜拿出一把折扇指着扇面上最后落款处的一个红色图形道。张籍接过一看,是一个不规则石条形阳文印章,以纤细有力的线条,印着两个亮丽大气的篆文——三元,字的周围有繁复的云纹,设计的甚是精巧。

    “这个标记是何人所做?”张籍不禁好奇的问道,这个时代可没有专业的设计人才,能想出来这等精巧的标志,当是心思巧妙之人。

    “这个是咱书坊雕版匠人老周头的小儿子周小柱所做。”王掌柜捻须笑道。

    “哦?我接手书院后还未曾见过书坊雕工,不如把他们喊来见一见。”张籍说道,能设计出这标志的人当是可造之材,也不能小看古人的创造力啊。

    “籍公子的话,如何不成,小六快去把老周头和周小柱叫过来,就说东家要见他。”王掌柜回头朝门口的伙计小六吩咐道,小六应了一声是,就到后院去喊人了。

    片刻功夫,老周头和他的小儿子周小柱就到了这处待客室,老周头一身带着墨迹油污的深褐色布衣,面色有些拘谨,周小柱则是干净了不少,灰色的粗布棉衣上整整齐齐巧妙的打着几个补丁,并不引人注目,十一二岁的年纪,一双眼睛灵活的在眼眶中转着,一看就透着股机灵劲儿。

    “这个书坊印记是谁设计的?”张籍拿起一张广告单,指着上面的葫芦符文钤记向老周头问道。

    “回东家话,这是小老儿犬子小柱所做。”老周头低头恭敬拘谨的说道。

    “做的甚好,小柱你是如何想出来的?”张籍这次问得是周小柱。

    “那次见到卫哥儿询问我爹如何雕出个好看的书坊标志,我就想到原来在书坊架子上见到的古书封面,上面用的篆字云纹甚是巧妙,故而……”周小柱口齿清晰,说的有条有理,回话中也透着聪敏,将如何想起,如何做出,还有张卫在其中也出了不少力,提供了几个思路等等详细道来。张籍听得也是暗暗点头,这的确是个可造之才,可得牢牢的抓在自己手中。

    “不知咱们书坊雕版匠人的薪俸几何?”张籍听完后转头向王掌柜问道。

    “这个,老周头一家是十几年前大老爷差人寻来的,一直都在书坊吃住做事,另有每月五钱银子的薪俸。”王掌柜想了想回答道。

    五钱银子就是不到半两,折合人民币三百元,不仅有工资书坊还包吃住,这份待遇放在后世**十年代的工厂中算是高薪了,在这时下也是很不错,“那小柱的薪俸几何?”张籍想到刚才王掌柜的话中并未提到周小柱那多少钱,于是又问道。

    “老周头家的和周小柱都是在书坊帮忙,做些琐碎事,并无薪俸。”这次王掌柜记得清楚,想都没想直接说了出来。

    到底是地主阶级,并不想后世下岗潮前的国企全家都养着,周小柱的兴趣要培养,人也要留下,想做好文化产业没有设计人才怎么行,自己后世的点子终有用完的那一天,没有现成的就要自己培养引导,周小柱既然展现了这方面的才华,那就……

    张籍想定主意后,看着面前的老周头和周小柱父子道:“书坊扩大经营,正是用人之际,周小柱你可愿意正式入书坊做事?”

    老周头夫妻两个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周大柱在张百万家中的一处米店做事,小儿子年龄尚小跟在身边,一家人都住在书坊中,食宿书坊全包,还有薪俸拿,日子过得比时下许多人都要好。

    听闻张籍说的话,老周头一拍身边的周小柱大喜道:“小柱还不快给东家磕头,谢过东家。”正式入书坊做事就意味着周小柱能和老周头自己一样能拿一份薪俸,周大柱也要到了娶媳妇的年纪,家里的开销陡然大了起来,能多一个人挣钱,老周头怎能不喜。

    周小柱也甚是机灵,叩首谢道:“谢过东家,写过大少爷。”连带着一旁的张百万也谢过了。

    顿时周围人一片哄笑,周小柱也不以为意,张百万也很是高兴,正好都还没吃饭,张百万于是笑着朝门口处的伙计道:“小六,你去咱家福来酒楼叫上一桌席面,咱们一起就在这吃了。”

    不多时,酒楼的伙计跟着小六带来了一桌上好席面,众人谈话至今皆是腹中饥渴,在张籍和张百万的招呼下,这场不那么正式的庆功宴就这样热热闹闹的举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