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七十七章 三元书坊(上)

    却说张籍和张百万两人出了清渊书院,向鳌头矶附近的书坊走去,一路上行人众多,道旁店铺门口挂着大大的灯笼,月径桥头多了几家卖腊八粥的小摊,路过之时粥香四溢,还未到腊八节已然有了节日的味道。

    两人的心思并不在这条热闹的街道上,岁末备考至今所有书院学子已有一个多月没出过书院,两人也是一样,平时张籍这边有张卫过来传话,张百万那边有书坊王掌柜通报消息,两边都说书坊现在经营的不错,但是没有真正看到情况,两人都想看看这一个多月来书坊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

    走过月径桥,经过鳌头矶正门,就见不远处一个高大的新建门楼牌坊,上面牌匾上写着四个鎏金大字——三元书坊。张百万看到也并没惊讶,改名之前张籍已经和他说过,张百万对三元书坊这个名字也甚是满意。

    两人到了跟前,就发现这一门楼是从原张氏书坊门口接出来搭建的,这也是张籍给的建议,一间店铺的门口就是一个人的脸面,把书房门口装修好,整的大气些,让人们走过路过都能不由自主的注意到,大点也没关系,只要不影响行人街道,这年头也没有什么城管来拆违建。

    两人掀开厚厚的门帘走了进去,屋内温暖如春,正对门口的吧台后坐着算账的王掌柜见到东家和股东都来了,连忙笑呵呵的过来照应道:“少爷,籍公子,这么晚了你们怎么过来了,快请到这边喝茶。”王掌柜笑容满面一点也没有张籍初次来书坊时的愁容,想来是最近生意不错。

    张百万站在吧台前向书坊大堂看去,堂中前厅后厅被一排排的书架隔开,前厅中靠墙一侧按一桌四椅的规制摆了一溜,都是大桌髙椅,椅子南北各二把,可容四人相对而坐,卡座与卡座之间由屏风相隔,让人读书时免于受到其他人的打扰。

    此刻书坊中还有三名学子正在一处看书,一壶茶水三只杯子,两盏油灯。“王掌柜,最近生意不错嘛,这么晚还有人看书,对了这屋里怎么这么暖和,在哪里烧的炭盆?”张百万笑着好奇的问道。

    “还好还好,哪有烧炭盆,这时节炭火正贵,烧的是地龙。”王掌柜边解释边打发身边的伙计小六道:“小六快去后院找把张卫小哥请过来。”小六也姓王是王掌柜家的远房亲戚。

    “地龙,何为地龙,我怎么没听说过?”张百万听了这个新鲜的名次不禁更加好奇了。

    “这是籍公子想的法子,在这屋内地下挖了几条地道,与墙外的火炉相通,将木柴填入点火后,闭上火门就能取暖,能持续半天多,所费不过些许木柴,角质炭火便宜了不知凡几,而且书坊靠近河边书本时间长了多有潮湿,这地龙一烧,咱这室内也干燥了许多……”王掌柜细细的向张百万解释着这地火龙的原理。这其实就是后世山东农村常用的一种取暖方法,就是在房后挖几个通道,填入木柴烧火,算是简化版的地暖,在东北则用的是夹心墙烧木柴或垒火炕取暖,各有各的方法。

    张百万边听边点头,对书坊的改变更有兴趣了。

    张籍和张百万先是在前厅看了看,就往后厅走去。“咦,这里被隔成了小间?”张百万到了后厅,发现这里原本的书架都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用镂空门窗和布帘隔开的读书雅间,内中还有扇面书法国画等壁饰,相比前厅开放式的卡座,这里更加私密安静高档一些。

    “是啊,这也是籍公子的主意,效果还不错,自这边改造整理好后,每天不少人来呐。”王掌柜陪在身边解释道。

    “那这书坊究竟是如何赚钱的呢?”看到书坊如此大的改变,这些卡座,雅间,还有前面门头牌坊的改造可是要花不少钱的啊,这投资可不小,挣不到钱收不回本来整这些东西可是什么用也没有,张百万终于忍不住问道。

    “好教张大哥得知。”这时张籍的二弟张卫也从后院过来了,他穿着一身粗布短打,头上扎个布带束住头发,手上还有墨污,鼻尖有汗水,似乎刚才还在忙着。“咱这书坊地处鳌头矶,是为两河交界之地,南来北往商贾书生多有再此歇脚的,白日里游人也不少,见到咱书坊牌坊不与别店相仿,常有士子书生进店。”

    张卫顿了顿之后跟着张籍两人和王掌柜来到上次来过的会客室中,四人在室内案几前坐下,张卫又道:“书坊中读书免费,可茶水点心是收费的,咱这低至普通花茶,上至西湖龙井,黄山毛峰都是有的,便宜的几文一壶,贵点的几钱银子;点心充饥的有刘家火烧,徐家酥饼等,当零嘴的有一品斋的蜜食桃酥等,任由来客选用。”张卫边说着边给三人倒上茶水,这一个多月来的锻炼,张卫行事作风小小年纪颇有生意人的样子。

    “有时还有船上下来的女客透气休息,这时候就用到后厅雅间了,记得有一次雅间中要了十几样一品斋的点心,足足花了四两银子,光这一单就挣了二两银子。还不带他们买走路上解闷打发时间的话本小说和扇子纸张等纪念品……”

    “二弟,那现在书坊每天支出几许?收入又有几何?”张籍一听张卫说的书坊生意甚好,不禁也忍不住问道营收。

    “这个还是王大叔来说吧,我最近都在忙着刊刻话本和改造店面。”张卫记不清细账,就让专门算账的王掌柜来解答。

    王掌柜咳嗽一声,抿了一口面前的茶杯,拿出怀中的账本道:“书坊自更名以来,闭店改造用了十三天,花费一百一十两银子,购买雕版、纸张、折扇、笔墨等六十三两银子。营业后至今有二十二天,卖书收入二十一两,茶水费及点心收入三十二两,纸张折扇毛笔等纪念品收入五十六两,合计收入一百零九两,再去除柴火费、人工费等各项费用五十三两,二十二天净收入为五十六两!”

    不到一个月五十六两的净收入,张籍和张百万皆闻言大喜,这还只是刚刚开始照此下去,来往客商皆知此处有这么个雅致所在后,闻名而来的人会更多,两三月就能收回改造成本,一年下来盈利接近千两,放在哪儿这都是一家盈利的旺铺,后世的点子和大明的书坊相结合,竟然有如此成效!

    六成份子就是每年六百两,够十个知县的俸禄了,前路光明,张籍对今后的大明生活满怀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