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七十一章 入股书坊

    “张兄说这书坊要转出去?”听到张百万的话,张籍不禁来了兴趣。

    “是啊,前一段我爹就说过这书坊老是赔钱,打算把王掌柜和伙计调到其他铺子去,看看能不能把这里转出去,实在转不了的话就得赔钱重新布置改作他用了。”

    “那这里转出去要多少钱?”张籍继续问道,在张籍自己看来这书坊若是改变经营策略还是能挽救一下的。

    “嗯?老弟你有兴趣?别看这里生意不好,接手的花费可真不少,底上两层,地处鳌头矶附近,后面带着院子挨着汇通河还有这屋里的书本家什,对了,我家这书坊还能刊刻书本,在后院仓库中有不少雕版,还有一家都是做雕版的匠人,转出去的话少说也得这个数。”张百万伸出五根手指。

    “五百两?”张籍试探着问道。这个数不能说多,因为张氏书坊的地理位置在这摆着,算是黄金地段;这里面的书本器物,雕版工具等,算是固定资产;还有一家雕版为业的匠人,这是最重要的,因为一般书坊都只是买进卖出,而这还能印刷,这算是重要的技术资源。

    五百两也不能说少,是普通农民五十年的收入,是大明知县十年的俸禄,约合后世三十三万元人民币,这样看来,三十多万开个带着印刷厂的书店还挺划算。只是张籍身上满打满算就二百两,离五百两差了好多。

    “对,是五百两,还不带房租。”虽然张百万不认为张籍能盘下来书坊,但还是认真的回答张籍。“老弟喝茶,这书坊的茶叶可没上次在我那的好。”

    张籍和张百万两个人说话间就走到书坊里间的会客室,早有一旁伺候的伙计给端上点心、倒上了茶水,两人各自拿着一册书围着案几相对而坐。

    “唔……”张籍沉吟一声,还是穷啊,自己这二百两想做点营生还是不够看。

    “老弟真的有兴趣盘下这间店?”张百万见到张籍低头思考似是真的想接手书坊,不禁郑重的出声劝道,“书坊可是赔钱的啊,我劝你还是消了这个心思。”张百万是不想让自己的朋友接手书坊这个烂摊子,坑朋友的事他不屑为之。

    “张兄,我的确是想盘下这书坊,无奈囊中羞涩银钱不够啊。”张籍先是有些遗憾的说了一句,之后又道,“我倒是有几个法子试试,看看能不能让这间书坊起死回生,不如——我出钱入股如何?”张籍终于说出了自己的想法,自己有信心让这家书坊扭亏为盈,拿二百两入股用现代的经营策略做大明的文化产业,想来是不会赔本的。

    “反正这书坊再这样下去也撑不过几个月,不如让我入股一试。”张籍紧接着又说道。

    “老弟果真有方法让这书坊起死回生?”正端起茶杯的张百万放下手中的茶杯慎重的问道。

    “确是有几个法子。”张籍也郑重的点了点头。

    “不知老弟能出多少银子,又想占几分股子呢?”张百万又问道。

    “刚才张兄言道盘下来要五百两,那我出二百两占四成如何?”考虑了一会儿,张籍回答道。二百两占四成,当是合理的。

    “那倒是或可一试,不过咱们在商言商,老弟你要清楚,就算你肯入股书坊,若是三个月仍旧没有盈利,人吃马嚼都是费用,也不能就这么耗着,这里还是要转出去的。倒时你那二百两银子可是收不回去了。”张百万又追着说了一句。

    不知道何时,书坊的王掌柜也到了这处会客间,听到两人在谈论是直接将书坊关了还是转出去的话题,急的脑门冒汗道:“少爷,千万不要关了这书坊啊,都好几十年了,不如就按照这张小哥的法子试试看……”

    张百万没好气的看了王掌柜一眼道:“我知道了,你先出去,我和张老弟再谈谈。”王掌柜哎哎的应了两声,不得已退了出去,临出门还回头用乞求的眼光看向张籍,似是宁愿有人接手也不愿就此关门。

    看到王掌柜出了门,张百万长叹一声道:“说起来我还应该叫他一声王叔,为人本分十几年,只是不擅经营要不然也不会这么多年还是个小店掌柜。这鳌头矶附近只有这么一家书坊,我也不想让这最后的文教之所消失,那就依老弟所说,用你的法子一试。”

    “只是在股份上嘛……书坊这个情况我也不沾你便宜,你出二百两占六成份子,不过若是不成这二百两可是不会退的,老弟要想清楚。”这是张百万第三次提醒张籍,要他想仔细,免得最后赔了钱,毕竟二百两虽然对张百万不算什么,但对张籍来说是一笔巨款。

    “那就这么说定了——不过银子我没拿着,等会回了书院再交给你。”定然是不会亏的,张籍在心里暗暗给自己打气,这算是自己第一次投入重金豪赌,希望能有个满意的结局。“还有,我打算以我弟弟的名义入股,让我弟弟来书坊中帮衬,毕竟我平时都在书院读书,不能一天到晚的盯在这里。”张籍又说道。

    “好,那就让令弟前来,王掌柜呢,快拿纸笔来,立个字据。”张百万见张籍下定了决心,也不在劝,毕竟于其让书坊就这么半死不活下去,还不如让张籍入股试试新点子。这是对自家有好处的一桩生意。以张籍弟弟名义入股,同时让张籍的弟弟到书坊中帮忙也是其中应有之意,读书人嘛,直接用自己的名义经营影响不太好,同时合伙的大股东没有自己人盯着能放心吗。

    “来了……”候在外面的王掌柜闻声,一会儿就把纸笔拿了上来。

    张百万执笔草拟,张百万写的是他父亲的名字,张籍写的是弟弟的名字,两人共同签字画押,就这样只待张籍把二百两会票交给张百万,这桩生意就算成了,至此两人除了同窗身份,又多了个生意合伙人的关系。

    这也是张籍在大明颇具风险的一次赌博,如若不成就只能科举一条路走到黑,如若成了,在读书的同时还能给自家挣一份家业改善一大家子的生活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