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六十八章 月考放榜

    常言道秋风秋雨愁煞人,昨晚半夜不知何时忽然就起了风,随后便是淅沥淅沥的小雨下个不停。

    今天是月考放榜的日子,张籍整理好床铺走出了寝舍,抬头看向天空,阴沉沉灰蒙蒙的云气一眼望不到边际,阵阵凉凉的小风不时吹过。

    “阿嚏!”张籍打了一个喷嚏,一阵秋雨一阵寒,***说过身体是是革命的本钱,自己可要注意身体了,以后一定要保持锻炼身体的习惯,在这七分靠天三分靠医的大明,就算是一个小小的感冒也有可能要人半条命。

    回屋加了一件里衣取了一把油纸伞,张籍向丙班讲堂走去,穿过竹林就看到外院大讲堂门口的一处墙壁上贴着几张大纸,上面密密麻麻的写着名字,榜前早有许多打着伞学子围着,凉风冷雨不减学子们看榜的热情。

    挤过人群走到榜下,张籍看到了自己的名字,外院第六十名,数字倒挺吉利。外院甲乙丙三班共计七十人,丙班有三十人,这个名次在丙班也是位于中下。

    对于这个结果,张籍有些不解,不应该呀,自己的贴经墨义应当是无错满分,策论也当是中上,只有制艺文做的勉强,难道这制艺文的比重占得这么高。

    张籍站在榜下,早有几个认识张籍的人把目光投向了他。

    “这就是那个作了《鳌头矶赋》的蒙童吗,看上去也不过如此吗。”

    “有人说在张园的那一篇《怎当她临去秋波那一转》是他写的,我当时就不信,那么花团锦簇的文章怎会出自一个未通四书的新人学子之手……”

    “许是他第一次考试,太过紧张了?”

    一阵阵若隐若现的窃窃私语飘到张籍的耳中,久经世事的张籍当然不会因此动怒,转身平静的向讲堂走去,对这些有的没的议论不予理会。结果如此,多说无益,不如去努力读几本书提高自己。

    还未走到丙班门口,就见到张百万头带唐巾,一身褐衫缎袍站在讲堂伸出的屋檐下打着招呼,“张老弟,我在这呢,过来说话。”

    “张兄,你怎么在这?没去看榜吗?”张籍走到张百万身边问道。

    “看过了看过了,这次我排在外院第六十五,在乙班末位,不想去讲堂里,去了也是听他们的风凉话生些闲气。”张百万很是郁闷的说完,又对张籍关切的说道。“刚才我看你排在第六十,比我还高,这个名次对新入书院的蒙童来讲,已经很是不错了,要知道你才入学了多久,可不要因此而失了信心。”

    一个差生去安慰另一个差生,这画面好违和,不过在别人说风凉话的时候,还有个朋友来鼓励自己,张籍心下颇为感动。“多谢张兄挂念,我这无妨。不知张兄平时都是读些什么书,怎么读的,我们或可探讨探讨,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说不定会有些收获呢。”

    “这个,你知道我平时喜欢看些话本,这四书五经都是被我爹逼着读的。唉,我小时候整天跟着我爹在城中东奔西跑,没条件读书,长大后有了条件却是性子野了,怎么也读不下去,我爹请的塾师被气走了好几个,不得已动用了好大的交情才请托山长把我留在了清渊书院……”张百万靠着庭柱看着外面蒙蒙的秋雨意兴阑珊的说起自己的读书经历。

    张籍在一旁静静的听着,不时搭上一句话。张百万说完后,张籍从他的只言片语中,知道了张百万读书的问题所在,就两点,这也是富二代的通病——没有压力和没有兴趣。

    身边走过的学子看到张籍和张百万在一处聊天无不侧目绕行,生怕沾染了铜臭味。面对同窗有些不屑的目光,张籍不以为意。如何帮着张百万提高课业水平呢?张籍正思考着,忽然看到远处徐讲郎走来,怕是到了上课的点了。

    “张兄,我这有些读书心得想要和你探讨,现在时间来不及了,不知晚上你是否有空,到时前去叨扰。”张籍向张百万说道。

    “有空的紧,书院里也没几个和我说话的,徐讲郎来了,你先去上课,我也回班里,咱们晚上再说。”张百万也看到了走过来的徐讲郎,约定时间后向张籍告辞道。

    回到丙班讲堂,徐讲郎将月考试题发下,张籍拿到自己的卷子看到上面画满了圈圈角角等符号。这几日陈教习再给张籍批改文章的时候使用的也是这些符号:正确的,写得好的画圈;稍次尚可的画三角;再次画一竖道;最末就打叉。

    这就是古人改卷子的套路了,换算成后世的百分制,画圈表示优等最佳,九十分往上;三角意为中规中矩尚可一看,七八十分左右;一竖就是勉强及格,六十多分;打叉就是十几二十分,表明此处十窍通了九窍——一窍不通。

    张籍的卷子上贴经墨义题都是画圈,策论一竖,制艺文一竖,看来自己写的没能入得改卷人的眼。再转头看向周围同窗案几上的试卷,策论文、制艺文多是三角,还有画圈的,虽说贴经墨义有的不如自己,但文章占得分值比重高啊,自己终究是败在了文章上。

    如果有人问张籍,快速提高写作水平的方法,有没有?有,当然有,张籍肯定会毫无疑问的说。作为曾经的一名语文教师,和学生在作文上斗智斗勇好几年,为了提高写作水平查过许多资料想尽了方法,其中最简单最有效的就是多读范文,前些日子,早晚课程安排的满满,每天被四书和朱子章句塞满脑袋,无暇细想,是时候背诵一波八股范文了。

    张籍正在想着,就听到讲堂前面徐讲郎轻咳一声,开始讲述起月考试卷。徐讲郎讲的深入浅出,旁征博引,众学子听得恍然大悟,皆道原来如此,张籍一边听一边做着笔记加深印象,和头脑中的经验,陈教习讲述的技巧一一印证,也是收获颇丰。

    早晨两节课上随着徐讲郎分析完毕月考试卷,而且外院三班并未有升降变化,一切照常,下午时分众学子们又投入到了新一轮的学习中。书院月考只不过是科场上万里长征的一小步,众生仍当栉风沐雨、砥砺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