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六十三章 张园夜宴(中)

    为名声计,为长远计,张籍一仰头满饮杯中酒,忽的起身道:“高兄,多说无益,不如你我比试一番如何。”

    “好,痛快!”高子扬也是将杯中酒一饮而尽道,“天子重英豪,文章教尔曹,诗词不过小道耳,不如我们就以文章见高下。”高子扬显然是打听过张籍的底细,知道张籍诗赋做的好,但却是个社学的学童,不通四书,八股文当然不行。而自己已是秀才,八股文做了不知道多少,和张籍比八股文虽说有些胜之不武,以大欺小,但这是十拿九稳赢定了。

    场中气氛一冷,比做八股文张籍有这么明显的劣势,张百万有点看不过去了出来说道:“高兄,这是何意,你明知我这朋友,刚入清渊并未通读四书如何做的时文?”说完示意场中弾曲的淸倌儿离场,丝竹之声已是有些不应景了。

    “啊,张朋友难道真的不通四书?这就怪了,好,那就不在四书中出题,百万兄既是让这里的主人,不如就由你以此间场景口占一句出题吧,如何,难道张老弟这真的不会文章,那篇诗赋……”高子扬怪声怪气的就要继续说。

    “不必再说,就依你的法子办,张兄也不要为难,出题吧,我倒要看看高兄是如何才华横溢。”高子扬一再抓住话柄不放,这就差接连被人指着脑门说是个骗子了,自己在后世看过那么多的文章,明清优秀八股没有研究但是看过,大把的文章都在自己的脑海中记得清清楚楚,八股文的写法这几天自己也请教过陈教习,无非由破题、承题、起讲、入题、起股、中股、后股、束股八部分组成,抒发阐述,代圣人而言。实在不行就仿写一篇,张籍定下主意向张百万和高子扬道。

    “老弟,你确定?这……”张百万有些犹豫的道。张籍点了点头道:“张兄,无妨,出题吧。”那边高子扬也催促道:“张朋友都同意了,准备纸笔吧。”

    “好!那纸笔来。”张百万见此,向屏风外大喝一声,似乎要把这顿饭中受得气都要喊出来,外面自有张园下人伺候,听得吩咐应了一声,片刻便搬来了两张书案和两套笔墨纸砚,笔做鼠须狼毫,墨锭描金浸香,纸张檀皮洒金,砚产端州温润,笔洗笔架等,这一应用具尽是精品,这一笔下去成本差不多要一钱银子,以此足见张家豪富。

    张百万看到角落里弹琵琶的淸倌儿向屏风外走去时,回头看了一眼席间,一拍手心道:“有了,我曾听《西厢记》,有一折戏中张生与崔莺莺离别之际,相顾回眸,情长意深。刚才那莳花馆的淸倌儿也曾回眸一顾,不如就以‘临去回眸一顾’为题。”

    书案分南北相对,中间隔着七八步距离,张百万的话音刚落,张籍和高子扬两人就离席一南一北端坐于书案之前,稍思片刻二人几乎同时提笔,这让众人都有些意外。张百万出的这一题乃是随心之作,要写的是一篇不出自四书,却以八股制艺为骨架的文章,还不知道这两人有没有看过《西厢记》这一出戏呐,这题目何其刁钻。这也是张百万耍的一个心眼,把题目出得难度极高,两个人都写不好,难分高下的话最多是一个平手而已,能保留了双方的面子,没想到这两人竟能如此迅速的作答,似是胸有成竹。

    张园提供的用具妥妥的笔精墨妙,张籍书写起来甚是畅快,墨汁随着笔尖在宣纸上逐渐散开,化作一个个古朴工整的小楷。

    “想双文之目成,情以转而通焉。”大意为如何解释两人回眸相顾呢,是两人之间的情意导致的啊,这是张籍破题的第一句,直点西厢记张崔二人情深的主旨,以此思路入手甚是精妙。

    这当然不是张籍自己临时所想所做的,说来也好巧,张百万出的这题和清初著名文人翰林学士尤侗戏作而成的八股文类似,原文名叫《怎当他临去秋波那一转》,都是以回眸破题,这篇游戏之作张籍前世在网络上恰好看过,此时正好修改下用在这里。

    张籍整理了下思路,按照八股制艺格式继续落笔承题。

    “盖秋波非能转,情转之也。然则双文虽去,其犹有未去者存哉……”张籍近期才开始和陈教习学习作八股时文的方法,一直没有真的动笔写过,此刻回忆着后世看到过的著名文章,结合今生书院中学到的八股制艺技巧,两相印证之下,发现了许多原来不曾注意到的妙处,对古人的文学功底更加佩服了。

    都说写八股文是戴着镣铐跳舞,这可真不是说说而已,能写主题完整,表达贴切的普通文章已是不易,而能把一篇八股文写出花来的皆绝非常人,更让读书人钦佩尊敬。后世新文化运动发起者,五四运动旗手陈独秀和同在北大任教的蒋梦麟在一次谈话中就曾以自己是八股文出身的秀才而自豪,蒋梦麟得知后连连作揖行礼称陈独秀为先辈老先生,甘拜下风,这足见八股制艺在文人圈中的重要性。

    “张生若曰:世之好色者,吾知之矣。来相怜,去相捐也。此无他,情动而来,情静而去耳。钟情者正于将尽之时,露其微动之色,故足致于思焉。”

    “有如双文者乎?”

    起讲、出题,这两句倒是平平,随着笔尖在纸面上的跳动,张籍的思路越来越清晰,对八股文的写作也越来越熟稔。

    “最可念者,啭莺声于花外,半晌方言,而今余音歇矣。乃口不能传者,目若传之。”

    “更可恋者,衬玉趾于残红,一步渐远,而今香尘灭矣。乃足不能停者,目若停之。”

    此第一股、第二股娓娓道来,两人于花园相会辞别可恋可念、欲言无语、口不能言、足不能停,皆已目光传之,温婉情深的崔莺莺,重情难舍的张君瑞,此情此景写于纸上却犹在目前。

    “惟见盈盈者波也,脉脉者秋波也,乍离乍合者,秋波之一转也。吾未之见也,不意于临去时遇之。”盈盈秋波相逢于临别之时,情深深意绵绵,张籍写到此处时,清渊和东林两大书院的学子都围在两人的身边。有一东林学子见到张籍所书语句精妙,不禁喃喃读了出声,全然忘了自己出自东林书院。

    闻声后,高子扬抬头看向这边还是不屑的说道:“一两句写的好有什么大不了的,文章是要整体的看,可别虎头蛇尾了。”说完继续执笔向下写。

    “就是、就是,谁不能写上一两个好句子。”一个一直站在高子扬身边的学子恭维道。

    张籍听到了,抬头一笑并不理会,继续向下写。

    等到写完,定要让你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