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六十一章 初入张园

    八月十五,中秋佳节,今天也是张籍来到清渊书院的第六天。此刻天色还未全黑,落日西斜之处尚有点点霞光,就有明月由东方升起,月色清净朦胧,仿佛如带着面纱般的清净少女。

    值此佳节,清渊书院循例放假一天,部分家住在城中的学子已是早早的回家团圆了,不过张籍并未归家而是选择在书院中读书。

    这六天来张籍的进步神速,大脑如同移动硬盘下载资料一般迅速畅快,凭借着超强的记忆力两天时间背下《大学》和《大学章句》全书,又两天背下了《孟子》和《孟子集注》,到昨天已是背完了《论语》及《论语集注》,令每天早晚检查他课业的陈教习咋舌不已的同时也倍感欣慰。

    张籍此时正坐在书院亭中石凳上借着余晖背诵的正是四书中的最后一本《中庸》,他对照着《中庸章句》和昨晚陈教习给的《中庸》研读心得版,先理解意思而后背诵,记忆的速度飞快,按照这个进度,顶多在有两天就可以通读背诵四书以及四书章句了。

    说起来背诵是个脑力活,但也是个技术活,脑力决定着一个人记忆的上下限,技巧决定着一个人记忆的速度快慢。怎样才能提高背诵效率,提升背诵质量,是中国古今所有教师都曾研究过的课题,曾作为一名教师的张籍也看过此类的研究文献,并将其中的技巧心得传授给自己的学生。这方法其实很简单,那就是理解记忆加列提纲,先由主干到枝叶,再由点到面,由散乱到整合,再加上疯狂英语背诵法的精髓——大声朗读,这就能极大的加快背诵的效率,提高背诵的质量。

    张籍在对四书经典的背诵过程中,虽然时间紧促,但有名师指点,有资料书参考解读,有高效的背诵方法,优秀的记忆力,能取得这般惊人的效果也就可以理解了。这可是常人至少要学一年才能算是熟练的啊。

    “前面可是张籍张公子?”亭外竹林处忽然传来问话声,正准备去食堂吃饭的张籍看向声音来处,是曾载着张籍和张义先去莳花馆的车夫林三。

    “是我,有事吗。”张籍从亭中走出应了一声,难道是张百万找自己有事。

    “小的林三见过张公子,我家少爷差我过来请公子前去小聚,说是前些日子约好的,本来我家少爷是要亲自过来的,只不过家中来了客人无法脱身,故而遣小的来此。”这张百万家名叫林三的车夫身形高大,手上有老茧,谈吐得体,言语中虽处处站在主人家的立场上,但也让别人听的很舒服,精通人情世故,手上似乎还有几手功夫,想来是张百万的父亲特意给他配的车夫兼保镖。

    原来是这个,自己险些忘了前几日曾答应张百万在书院休沐时和他小聚,今天是中秋,张百万估计是见自己中秋没有回家书院刚来几天也没个熟识的人故而特来相邀,这也是有心了。张籍心下应了张百万这份人情对林三说道:“那好,我先去收拾下,这就过去,你可先到书院门口等我。”

    车夫林三拱手抱拳应了声好,便出了竹林向门口走去。张籍把书本收在怀中,也出了竹林走向寝舍方向。

    寝舍中冀永贞回到城里家中过节,只余家在馆陶的容修明,家在东昌府的郑茂文和张籍了。张籍到了房间,两人都不在,郑茂文和容修明两人都是外院甲班的学子,又同处一个寝舍,所以在一起走的很近,这会儿想是去了食堂吃饭,记得今早上听郑茂文说,书院给没回家的学子准备了月饼等吃食,自己是没机会尝了。

    张籍洗了把脸去去倦气,换了件干净青衫直缀,收拾停当便向书院外走去。

    到了门口,向右边树下一看就看到了上次做过的那辆马车,依旧是黄骠马,二轮油壁车——大明版的宝马奔驰,车夫林三坐在马车一侧等候。

    林三见到张籍走了过来,道了声:“张公子请上车。”说完挑开车厢帘子让了个身位,”有劳了。”张籍道了声谢抓着车厢壁柱微一用力便上了马车。随后听得林三一声吆喝,马车平稳前行,渐渐加速,向城中行去。

    马车外初时人声喧闹,渐又安静下来,只闻鸟语之声。不一会儿,马车在城中一处大院门口停下,就听林三道:“张公子,到了。”

    “这里是?”张籍下了马车,见到这地处城内土龙山脚下映入眼帘的是一座青砖灰瓦,飞檐挑角的院门,朱红大门紧闭,两侧各有小门,门楼上挂着一幅牌匾,上以隶书写着“张园”两字。

    “这里是张府,公子请随我来。”林三下车后向张籍解释了下,就先到门内招呼一声,须臾侧门便开了有一小厮出来将马车牵走照料。

    跟着林三从侧门入内,正前方是一处假山随意垒成的影壁石墙,浑然天成,融就自然之气象,上由当时名人所书“壶中天地曲径通幽”,绕过假山,后面写着“观鱼惊月”四个行书大字,似是集王羲之字所成。在向后行去有假山,巨石,茂树,亭台,房屋,风雨桥,小溪,荷塘,流水,山涧等,在这地处平原仅有一座土山的临清城中,竟有这么一处江南园林景致所在。

    内中各色巨石皆经由运河从四处汇集而来,依山成行,傍水成势,人工造景与原本土山古树自然和谐,丝毫不显突兀,真不愧那影壁墙上的“壶中天地,曲径通幽”之称。

    这时张籍回想起门口挂着的牌匾写这“张园”二字而非时下流行的“张府”,果然是内有洞天,称之为园是相当贴切。

    “张老弟,你可到了,几天没见,近日可好?”跟在林三的后面到了一处楼阁所在,正见张百万从房内推门出来,脸上有些郁闷之气,此刻见到张籍,面现惊喜,“来来,这有我几位远道来的朋友,都是读书之人,刚好认识认识。”说罢便过来拉着张籍的手臂向房间内走去。

    张百万难道遇到了什么事情,怎么这么急切,张籍有些摸不着头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