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五十八章 书院第一课(下)

    张籍手中的《中庸》和《中庸章句》并不是新书,页脚页边虽有磨损但是没有一页褶皱,看得出来他的前几任主人都是爱书之人,触摸着发黄的纸张,闻着淡淡的墨香,读着发人深省的经典,好似在和与前辈学子交流,仿佛在聆听先贤至圣垂训。

    片刻后,讲堂中的一阵戒尺敲击案几的声音将张籍从书海中惊起,抬头看向前方,原来是徐讲郎宣布开始上课了。

    徐讲郎先是复习了上堂课讲的内容,之后开讲的新课内容是中庸第十一章。

    “子曰,素隐行怪,后世有述焉:吾弗为之矣。此一句意为孔子有言,有人刻意用隐僻的歪理,哗众取丑,做些怪异的事情来欺世盗名,后世也许会有人记述他,为他著文立传,但是孔子是绝对不会去做的。譬如鸡鸣狗盗之辈,纵然太史公作《史记》以述之,但终不过小人之行,君子不为也……”《中庸》的每一章节都很短,略略几句话能延伸出深刻的道理,徐讲郎声音洪亮,旁征博引,一句经义,一句解读,用后世或当世事例作深入浅出的剖析,让学子们理解起来毫不费力,皆是听得如痴如醉。

    “君子遵道而行,半途而废:吾弗能已矣。孔子有言,有道君子能够遵循中庸之道,但是有的不能坚持下去,半途而废,而孔子自己是绝对不会放弃停止的。此句表现了孔子恪守中庸之道的决心和毅力,以先圣之为效法吾辈今朝之行,吾辈向学当锲而不舍,吾辈修身当持之以恒。”

    听到徐讲郎的精妙的解读,张籍心下暗赞一个好字。徐讲郎讲学显然与其他照本宣科的塾师不同,刚刚的这些解读在朱子四书章句中是没有的,应当是徐讲郎自身研读经典时的心得。

    “君子依乎中庸。遯世不见知而不悔:唯圣者能之。此句是收集圣人言行的编录者感叹,真正德遵循中庸之道,即使一生默默无闻不被人之道也不后悔,只有圣人才能做到。”徐讲郎说完这句,手持书本负于身后又道:“读书一道,近在于修身,远谋于治平,谦谦君子之行宣教圣人之语,惟言惟行,且谨且慎。”讲书之时不忘对学生诫勉,此寓德于教的方法潜移默化中在众多学子心中留下了为民养德的观念,用后世的说法就是在教学过程中塑造学生正确的价值观,人生观,世界观。

    如果把科举比作七十年代的高考,那么乡村社学就是后世普通乡村小学,清渊书院就是含有初中部的重点初高中,以此类比社学塾师相当于普通教师,清渊书院的徐讲郎相当于省级名师,其两者的教学条件、教学质量、师资水平自然是不可同日而语。张籍是初次接触《中庸》,面对书中艰深晦涩的内容,经徐讲郎的由表及里、结合实际的解读后也是如拨云见日,豁然开朗。

    “中庸之为德也,其至矣乎……”此句语出《论语·庸也》,堂上徐讲郎不看书本,由中庸联系到论语,两相对比,前后印证,讲的兴致高涨;堂下众学子听得如醍醐灌顶,如饥似渴。

    ……

    上午两堂课每堂课一个时辰,中间有一盏茶休息时间,都是徐讲郎教授。第一堂宣讲评注,第二堂解惑释疑,两堂课结束后,张籍还犹自沉浸在知识的海洋中。中午饭后回到寝舍,张籍、冀永贞、容修明、郑茂文搁在自己的铺位上休息。

    “冀兄,你我同在丙班,不知这徐讲郎是何来历?今天听了徐讲郎一堂课颇有茅塞顿开之感,这授课水平可谓高超。”张籍向靠在床上无聊的拿着一本杂书的冀永贞道。

    听了张籍的疑问,冀永贞笑道:“张朋友可是觉得徐讲郎授课比之前的社学塾师易懂很多?这并不奇怪,要知道徐讲郎可是曾以举人身份在南京国子监做过教习……”冀永贞一番话说了好久,言语之间皆是对徐讲郎的钦佩和惋惜之色。

    原来徐讲郎原是江苏徐州府人,名丰字翰采,隆庆二年乡试中的举人,中举后游学至南京国子监闯下偌大名声,被当时南京国子监祭酒赏识机缘巧合下成了教习,然而国子监中终无举人为监生师的常例,在老祭酒病休回乡后被人弹劾辞了教习职务。数次科场失利,再经此一事,徐讲郎一时也无心科举,经清渊书院山长希伊先生的盛情邀请便到了清渊讲学,徐讲郎自此醉心于学问,不再奔赴科场至今在清渊授课已有六年之久,因其讲课深入浅出,解读鞭辟入里,深得学子们的好评,在前年又不辞辛苦担负起了书院经义水平最差的丙班的讲郎,现在丙班学子的学业水平有大幅度的提高,徐讲郎功不可没。

    清渊书院果然是卧虎藏龙,一个讲郎都有这般曲折的经历,也不知道陈教习和希伊先生曾有什么不平凡的历史,张籍听后心想。

    下午的课程换了一位姓葛的讲郎,讲授律法条令、身言书判,这在书院中算是杂学一类只是偶尔在县试府试中考到,故一般被安排到下午。不过在众多学子看来,读久了四书五经这等艰深的经义典籍,学些贴近生活的判例还是很有趣的,想是书院的这般安排是煞费苦心,上午学难下午习易。

    ……

    晚饭后,天边的太阳掩去了最后一缕霞光,朦胧渐圆的月亮悄然升起。微风中,张籍带着书本穿过竹林石径早早的来到了小讲堂中,小讲堂是书院教习给学子开小课,重点攻坚文章疑难的地方,平时并无人在这上课,所以堂中带上教习的位置,共有九个蒲团案几,此刻堂中陈教习尚未来到,周遭花架上的几株兰花亭亭玉立,与余晖中散发着暗暗的幽香。

    陈教习未到左右是无事,不如做点什么,想到此张籍放下书本,拿起墙边的扫帚清扫起讲堂。做完卫生工作,张籍又提起讲堂一角的木桶去天井中打水,无论是前生还是后世,学校还是公司、单位等社会环境中,勤快点总是能给人带来好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