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五十五章 陈教习(上)

    书院中有斋夫在洒扫,竹帚掠过地面发出梭梭声,配着学子晨课的琅琅读书声别有一番韵味。张籍走在书院的竹林石径中,上次到此乃是书院参观客,今时踏足已是清渊院中人,故地重游身份不同自是感觉不同。

    清渊书院是明宣德五年所建,历经风雨至今已有一百五十余年,此院中人见证过仁宣之治,讲述过土木堡之变,听闻过成化天子的荒唐,见识过正德的胡闹,也忧心过痴迷道教任用奸相的嘉靖。这里的一景一物,透露着古朴的味道,此刻的俯仰顾盼,遍布悠远传承的气息,百年历史的沉淀使张籍置身其中敬意油然而生。

    国朝自土木堡之变后,武官勋贵集团没落,文官政治集团兴起,无数士子通过科举之途,真正的成了士大夫与天子共治天下。我辈读书人当如于谦般挽大厦之将倾,如王阳明般立德立功立言三不朽。

    信步徜徉书院之中,张籍不知不觉间就到了寝舍门口,此时寝舍内已有三人在,想来就是自己的明朝的舍友了。

    张籍几步进了房间,屋内三人都向他看来,有个身着绸衫,头戴纱笼帽的白胖的士子靠着床笑道:“这位小哥面生的紧,莫不是走错门了?”

    “在下城南仓上张籍,初来清渊求学,见过诸位前辈,实在幸会幸会。”张籍当先向三人行礼道。新生见老生如新兵见老兵,还是要低调些的好。

    “何谈什么前辈不前辈的,既然来此就是同窗,能同舍求学当有抵足之谊。在下馆陶容修明,见过张朋友。”一个身着蓝色直缀文士衫的瘦高士子道。

    “在下东昌府郑茂文,见过张朋友。”一个中等身材,着粗布文士衫,方面浓眉手中拿着一卷书的士子起身道,他话并不多,言简意赅,说完又去看书。

    “瞧瞧、瞧瞧、你们这一番做派,整的我好像是要欺负张朋友似的,不过一句玩笑话罢了。”白胖士子跳下床行礼道:“上次清渊雅集一首《鳌头矶赋》引得山长赏识、学正赞叹,往日只是耳闻,不想今始得见,刚才一句戏言还望不要再意,在下城西冀家冀永贞,见过张朋友。”

    城西冀家?张籍听了一愣,难道是自明洪武年由兖州护卫冀天仪改调平山卫临清千户所后,举家由山西迁居临清所建的那个冀家吗。这冀家历明清民国代代经营有道,仕宦者众,几百年不衰,最兴盛时占地二万多平米,房屋四百多间,张籍穿越来之前已成为了保护建筑,是研究运河文化重要的遗产。张籍在有一年五一胡同游时还去看过,经过修复后的冀家大院,雕枋刻檩,花巧石拙,结构严谨,造型完美,工艺精良。

    同样都是在城西,位置是对上了,脑海中稍一走神,张籍向冀永贞回道:“籍当不得如此夸赞,见过冀兄,幸会。”

    一番交谈之后四人叙了下年齿,从话语中张籍也了解一些自己舍友的情况,四人中以郑茂文最为年长,沉稳木讷,时年二十有七;冀永贞次之,热络善言,时年十九;容修明第三,少年心性,时年十八;张籍自是最小,一十三岁。张籍以兄称三人,三人以友呼张籍。

    这是个不错的寝舍,至少看上去很和气。

    “冀兄,不知陈仁肃陈教习在何处?”整理完个人物品后,张籍向同处寝舍一侧的冀永贞问道。山长希伊先生吩咐过要张籍去见陈端陈仁肃,张籍还不知道这陈教习住在哪。

    “你要去找陈教习?这个时候他应该在外院的小讲堂中浇花,陈讲郎可爱惜他那几本兰花了,每天早晨都去摆弄一番,你可去看看。”冀永贞把手中的书放下道。

    “谢过冀兄。”问过陈教习的所在后,出门赶了过去,这会儿还没领到身份牌子没办法去食堂吃饭,也没领到书本笔墨等物,这些东西都是要陈讲郎来安排的。

    小讲堂离此处不远,片刻时间张籍就来到了讲堂外的门廊中,透过打开的窗户向里看去,陈仁肃陈教习蹲在一处花架旁,手拿小铲正在细心的培土,生怕碰断了娇嫩的叶片,花架上的青花瓷花盆中有一株刚刚移过来的金边兰花。

    “梅兰竹菊”并称为四君子,兰花在中国有着悠久的历史,是中国的传统名花,它没有醒目的艳态,没有硕大的花、叶,却具有质朴文静、淡雅高洁的气质,古代文人偏爱兰花,历来把它看做是高洁典雅的象征,兰花自此成为诗文中吟哦的对象,墨卷上描摹的娇客。

    时人通常以“兰章“喻诗文之美,以“兰交“喻友谊之真。也有以兰喻美好纯洁的爱情,如“气如兰兮长不改,心若兰兮终不移”、“寻得幽兰报知己,一枝聊赠梦潇湘”。

    陈教习为人端方严厉张籍上次就领教过了,名端字仁肃,名如其人,字如其情,这爱好也是雅致高洁的紧。

    张籍敲了敲门楹,道了一声:“学生张籍见过先生。”

    听到有人,陈教习慢慢起身退到花盆稍远处,看了看张籍语气平淡的道:“你来了,山长和我说你今天到,不想来的这么快,你随我来。”张籍应了声诺,跟在陈教习沿小径来到后院住处,自己当是误闯了藏书楼,给陈教习留下的第一印象可不好,被他平淡冷漠的对待张籍也是有心理准备的。

    陈教习的住处简单朴素,一几一榻两个箱笼,几张蒲团。头一次到此的张籍唯一的感受就是书多,映入眼帘的几张书架上书本依序整整齐齐排列的满满的。百宝阁中没有古董摆件,也都是书。室内书本器物皆是一尘不染,结合陈教习一丝不苟的发髻,整齐干净的衣着来看,教习似乎有些洁癖啊,难道是处女座的?张籍暗自腹诽道。

    “坐。”陈教习坐在案几后面,递给张籍一个蒲团。

    “谢先生。”道过谢后,张籍接过蒲团微微提起文士衫,挺直腰身正坐在自己腿上。第一印象不好,以后慢慢从细节上来改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