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五十四章 男儿立志出乡关

    第二天一大早,天才灰蒙蒙亮,树静无风、晨霭蒙蒙,前几日提前和张大户家打了招呼要搭张家进城办事的骡车进城,这不,今天骡车早早的就到了张籍家门口。

    张籍和家人也都起得挺早,一家人在堂屋等候,听到车夫张小五的敲门声,张籍背着书箧向院中走去,弟弟张卫帮着挎着一个大包袱,提着一个小包袱,张父张母、三妹十娘也跟在身后,颇有些全家送儿上战场的感觉,只是这个战场上没有刀光剑影,只有笔墨经义。

    “籍哥儿,东西可都收拾齐了?”张籍刚推开院门就看到门口的骡车上跳下一个少年,发挽青色巾绩,身着蓝色长衫,脚踩黑色薄靴,打扮的十分精神,正是张义先。

    “义先,你怎么来了?”张籍快走几步上前问道。

    “这不今天你要去城里读书了,我来送送正好也跟小五着去城里逛逛。”张义先上前帮着张籍把书箧搬上骡车,身后的张卫也把包袱放了上去。

    “今天社学不是还有课吗?你不去了?”把东西都放在车上摆放好,张籍问道。

    “嗯,昨个儿散学时候我和夫子说今天去送你,夫子准了我的假。”张义先回了张籍一声,又转身向张父张母道:“大爷大娘,我去送籍哥儿进城,您们就放心吧。”

    “那真是麻烦阿先了。”张母感谢道。

    “说什么谢,应该的应该的,籍哥儿,走了走了,还要赶路。”张义先上了骡车招呼道。

    “等一下,我过去给家里说句话。”张籍向张义先说了一声,回身走到了张父张母面前。

    “爹娘,在家照顾好自己,不要担心我,有事我会托人捎信回来。”说完走到弟弟妹妹面前,“二弟在家听爹娘的话,不要再淘了,等有机会了我接你进城。三妹你也照顾好好爹娘。”弟弟妹妹都点头应是。

    最后张籍来到杜十娘面前,看着少女清丽的面庞道:“我去书院读书,十娘你在家帮我照顾好爹娘,若有事可写信交给张义先让张家进城的伙计捎给我。”少女微红着脸大胆的看着张籍道:“嗯,十娘知道了,哥哥安心去读书,爹娘我会照顾的。”

    交待完毕,张籍上了骡车,向家人们挥手告别,这一去若是无事便是到明年八月院试后再回来了,整整一年的时间。

    随着骡车的晃动,自己明朝的家渐渐消失在了视线里。

    ……

    此刻张籍的书房中,杜十娘和三妹正在整理房间,“咦,姐姐,你快来看,哥哥这纸上写的是什么?”小姑娘抹桌子挪动书册时,从中掉出来一张写着字的纸,小姑娘不识字,便拿出来问杜十娘。

    杜十娘接过一看,只见发黄的竹纸上以行书写着一首小诗,雄奇险峻,锋芒毕露。

    “男儿立志出乡关,学若无成誓不还;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无处不青山。”少女轻声念道,“妹妹,这是籍哥哥写的诗。”说完有些怅然的看向窗外,那正是张籍离开的方向。

    ……

    骡车行驶在去往临清州的大路上,一个多时辰后,又看到了高大的南城门楼,入了城,不多时便到了清渊书院门口。车夫小五把骡车停在牌坊外,张籍背起书箧,张义先帮着拿两个包袱往台阶上走去。

    “张小哥,咱又见面了。”迎面走来的是书院斋夫,和上次遇到是同一个人,“请随我来吧,山长知道小哥要来,特意嘱咐我在这等着,咱先去寝舍安顿好,再去山长处拜见。”

    “有劳,有劳。”张籍道谢后,便和张义先跟着斋夫进了书院。绕影壁穿二门,沿着石板路走到了书院外堂的寝舍区,斋夫到了西南角的一处寝舍门前停下道:“张小哥,就是此地。”

    张籍两人带着行李进了寝舍,寝舍大约四十平米,并没有人在,大约是去讲堂做晨课了,中间一张长几将寝舍分成两部分,上面摆放着书本笔墨等物,四张床分四角安放,其中三张床上放着被褥杂物。想来这东南角上的空床铺就是自己的位置了。

    只听得斋夫道:“张小哥,东南角这张床是你的,这里原本是一个夏津学子所住,上月因家中母亲去世不得已回乡,这一两年是来不了了,故而教习就把这安排给你了。”

    斋夫交待完就出了房间等候,张籍稍作整理,又嘱咐张义先在社学要努力做功课,不要懈怠,以便早日考入清渊以及在乡间自己家中有什么事情的话派人捎信过来等等。

    一切整顿交代完毕,张义先就告辞离开了,而张籍则跟着斋夫去见书院山长希伊先生。

    “就是此处,张小哥进去吧,山长正等着。”来到熟悉的篱笆院门前,斋夫不再跟着交待一声就回去了。

    “多谢多谢。”谢过后,张籍推开南山居院门走到房门前朗声道:“学生张籍拜见山长。”

    “进来吧。”屋内传出希伊先生的说话声。

    进了房间,希伊先生背对张籍,手持毛笔正在案几上写字,见张籍进来,他放下手中毛笔转身道:“怎样,家中可是安顿好了?”

    “已安顿好,谢山长关心。”张籍作揖行礼回道。

    “刚才去寝舍看了吗,你少小离家可还觉得适应?”希伊先生看着张籍问道。

    “刚才已去过寝舍,内中陈设秩序井然并未觉得有不适之处。”张籍在大学住的是六人宿舍,说起来现在住这四人宿舍还是更好了呢,至于张百万住的套件那是不能比,他家可是城中首富,名副其实的土豪。

    “那就好,这两天你先在外院跟读,等会儿你去见外院教习陈仁肃,有什么疑问可去问他,刚好你们也认识。”希伊先生笑着道。

    “学生明白。”张籍恭声道。这陈仁肃就是张籍和张义先误入藏书楼时碰到的那个教习陈端,字仁肃,人如其字是够严肃的。

    “好,你先回吧,切记要努力读书,不可荒废光阴。”希伊先生端起一杯茶,抿了一口嘱咐道。

    张籍行礼后拜别希伊先生,出了南山居便往寝舍走去。

    自己的舍友都是什么人呢,张籍边想边走在书院中幽深的小径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