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五十一章 家庭计划

    清晨,窗外天空蒙蒙亮,鸡鸣声响起,厨房中响起锅碗瓢盆的响声,张母早早的起来做饭,地里还有农活,要趁着天刚明的凉爽劲多干点。

    张籍披了件衣服来到院中,在水缸中舀了一瓢凉丝丝的水洗漱起来,明朝的乡村生活中灯油也是一种奢侈品,所以大多数人们到了晚上早早歇息,既然不能左右一天的长度,那么就要拓展每天的宽度,有志于科举的张籍每天听得鸡鸣,黎明即起开始一天的读书生活。

    张籍从屋里搬了一个木凳,拿着城中买的《四书章句集注》中《大学章句》一卷读了起来,清晨大脑清晰,没有前置因素的影响,接受新事物快,加上超人的记忆力和后世的科学逻辑思维,一会就把这卷书看完了。

    章句者,剖章析句也,换成大白话就是对经义的注释解读,明朝科举遵循程朱理学,这《四书章句集注》由朱子所著,集《大学》、《中庸》、《论语》、《孟子》与“五经“于一体的巨作,是一部儒家理学的名著,是读书科举必读的一套书。

    《四书章句集注》是四书的重要的注本。其内容分为《大学章句》一卷、《中庸章句》一卷、《论语集注》十卷以及《孟子集注》十四卷。其上承经典,下启群学,金科玉律,代代传授。后世张籍只是读过《论语》,《孟子》,《大学》和《中庸》并未看过,此刻配着朱子的注释看起来,别有一番心得。

    后世对程朱理学大都持批判态度,这是因为对其中存天理灭人欲等语句过度解读,和处于更先进的社会形态中,夸张一点就是现代人看原始社会人的感觉。但是在灭元建国的大明朝,由乱世到休养生息的治世,需要一种能稳定并发展这个国家的思想,此时强调伦理纲常、重义理轻训诂、不空谈务致用的程朱理学正好附和这个时代,因此人人读朱子大兴于世,这在明朝是先进的思想学说。

    张籍正看得津津有味,就听张父张母招呼自己去厨房吃点东西,许是见自己读书用功,特地给煮了个鸡蛋补补。饭是麦粥干饭,咸菜蒸饼,都是硬实抗饿的食物,地里农活多体力消耗大,这还是年景好,才能吃上,逢到灾年饿着肚子也得去下地干活,农活重产量少,这个年代北方的农民比南方要苦。

    吃过饭张父张母拿起农具出了院门,看着父母被一家人生计压得日趋佝偻的背影,张籍心道是时候给自己的家做个规划了。

    ……

    金乌东升西落,玉兔渐渐揭开面纱,白天里父母下地劳作,二弟和村里顽童厮混,杜十娘和三妹相处的很融洽,张籍自己在书房中写写画画……不知不觉间又到了晚饭时候。

    今天张父在村里胡屠户那割了半斤肉,又打了一壶烧酒,晚饭难得有肉吃,二弟三妹都是眼巴巴的等着开饭。

    “爹、娘,吃饭前我先说个事情。”一家人都围在桌前,张籍说道。

    “阿籍,有事就说,一家人都在。”张父看了看张籍道,张籍自从读书有了点名堂,在家中是有话语权的。

    “我后天就要去清渊读书,准备应考明年的县试搏个功名,这一去大概要半年多。”张籍顿了顿又道,“这次去城里认识了些朋友能照应一二,二弟在家也不进学,我想等我在书院稳当了,就把二弟带到城里去见见世面在朋友店铺中找个活做,也好过在家中与顽童厮混。”

    “去清渊读书是个好事,只是要多少束脩?要不再把银子给你带走。”张父听说过清渊的名头,只是担心费用昂贵。

    “这个不用担心,我早已备好了,用不了多少的,入书院读书还管吃住。”张籍回道。清渊书院主要靠城中大户和往届学子赞助支持,对书院学子每年象征性的收一两银子当做束脩,还管吃管住,一两银子对现在的张籍来讲并不是件难事。

    “二郎也不小了,既然不愿意读书,等你觉得合适了可以让他去城里。”张父又说起张卫的安排,“以后去了城里,一定要听阿籍的话。”

    张卫向来害怕父亲,听了连连称是,心中却又在想,我到了城里能干什么呢?小孩子总是对外面的世界充满好奇。

    “爹,回来的路上听张大户家的车夫说村里张三叔公家出了些事故,有两亩水浇地要出手,明个去看看能买就买下来,冬天种点萝卜白菘等,到时我和朋友打招呼给他在城里的酒楼送去。”张籍又说道,这两亩水浇地位置偏远,张大户看不上,村里其他人又没有现银,故而三叔公家里一直没卖出去,张籍打算让父母种点菜,在卖到张百万的酒楼,到时候再给张百万出几个经营上的好主意,想来应该是有这个面子的,这样应该能给家中多带来一条生计。

    张父听了张籍的话后,点了点头,别看张父想省钱留着给两个二字娶媳妇,但是如果有机会买到土地的话,银子还是舍得花的,尤其是这挨着河边的上好水浇地。

    “还有书院不能带女子,十娘就在家帮我照顾爹娘。”张籍看向杜十娘道。少女坐在张母身边应了声是,很是享受这种家的氛围。

    “三妹你也一样,在家听话。”听了张籍的话,三妹也是连声应是,小姑娘原本就很信服自己的大哥。

    “嗯,那就这些,都饿了吧,咱们吃饭。”张籍想了想,目前需要交待的事情就这些,其他的要看自己的发展情况,比如能否在读书的同时还能在城中置办份产业,比如自己能否经过明年的县府院三级考试取得秀才功名,再比如二弟张卫能否在经营上吃得开,自己读书科举不方便直接经营,还是交给亲兄弟放心。一切的一切变数很大,不过这也比一成不变看不到上升希望的死水要好,努力加上机遇,希望能事遂人愿吧。

    张父能有机会买到两亩水浇地扩大家业,弟弟能去城里见世面,母亲新得了贴心俏丽的干女儿,一家人对未来的日子充满了奔头,这一餐饭吃的甚是舒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