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五十章 家中的笑容我来守护

    前方是一棵枝叶繁茂的大柳树,翠绿的柳条随着晚风摇曳,这棵柳树离张籍家很近,平时去社学都经过它,这具身体的记忆中还有小时候爬此树玩耍的场景。

    张籍绕过柳树,一眼望去就看到了自己的家门口,门口站着一个梳着双鬟的小女孩百无聊赖的拿着一截柳枝逗弄着地上的蚂蚁,那正是自己的妹妹。

    “大哥回来了!大哥回来了!”小女孩抬头看到大柳树处张籍的身影,兴奋地向着门内喊道,“爹、娘、二哥,大哥回来啦!”

    妹妹的话音刚落,门内张卫就冲了出来,“哪儿呢,哪儿呢,我这刚进屋喝水的功夫,大哥就回来了?”

    张籍背着书箧挟着布匹,转头对杜十娘说道:“十娘,前面就到了,我弟弟妹妹在那。”此时杜十娘也绕过了柳树,看到了门口的小女孩和兴冲冲跑过来的张卫。

    “哥累了吧,东西来我来拿,这是城里买的布吗,好漂亮。”片刻之间,张卫已是到了跟前,抢着要帮自己哥哥提东西。

    “好,你拿着,小心点不要弄脏了,过几天让娘给你做新衣服。”张籍笑呵呵的看着弟弟把抱着的两匹布给了他。

    “要有新衣服喽,要有新衣服喽。”听得这布是要给自己做新衣服的,张卫高兴极了。“诶?这是谁?”张卫刚才只顾着和张籍说话,此时才看到张籍身后的杜十娘,不禁出声问道。

    “不要这么没礼貌,叫杜姐姐。”张籍一拍他的肩膀,又对杜十娘道:“这是我二弟张卫,你叫他弟弟就行。”

    “杜姐姐好……”张卫好奇的看着杜十娘,哥哥怎么给自己带了个姐姐回来。

    “卫弟弟好,这个给你,这是城里竹竿巷木人李家雕的。”杜十娘从怀中掏出个木头雕刻的关公人偶递给张卫,人偶左手捋须,右手持青龙偃月刀,双目微闭,惟妙惟肖。张卫接过杜十娘的礼物后很是高兴,嘴巴变得更甜了,刚才的好奇也丢在脑后,只想着这有个姐姐真好。

    三人说话间就到了家门口,三妹打开门,一行人到了院子里,炊烟刚起的厨房,在院里啄食的母鸡,牛棚中甩着尾巴驱赶蚊蝇的黄牛,闻着空气中这农家院的气息,张籍感到无比温馨。

    张籍的父母都在正屋门口,见到张籍进了院子,就要走过来,张籍连忙向前疾走几步拜道:“爹,娘孩儿回来了。”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父亲言语甚少,但目光里,语气中饱含着关切。

    “在城里这几日住的怎样,吃的可还习惯,有没有受欺负……”相较于父亲,母亲的话可就多了,她急切的走到张籍身边,抓住张籍的手臂上下打量,生怕自己瘦了或者是受了委屈。“累不累,还背着东西,二郎,三妮儿,快把你哥背的东西卸下来……诶?这个姑娘是?”张籍母亲看到一个俏丽的姑娘背着包袱提着东西,跟在身后,不禁又问道。

    “娘,我自己放下就行,这是杜十娘,妹妹,快把你杜姐姐的包袱和手里的东西提过去。好了,别都在院子里站着,走咱到屋里说去。”看到母亲问起了杜十娘,张籍让妹妹接过杜十娘手里的东西和包袱,背着书箧和家人到了堂屋。

    “爹、娘,这是杜十娘。”张籍向父母介绍少女道。

    “十娘见过老爷,太太。”少女躬身屈膝郑重的向张父张母行了个万福礼。两位老人在乡里侍弄田地待久了,从没被人如此行礼过,这会儿有些局促。

    “打小没了爹娘,被人伢子卖给了城中莳花馆,一直养着做歌姬,这次我在城中结识了几个大户人家的子弟,与他们赌斗时赢了彩头,十娘就被赎身跟了我……”张籍把准备好的说辞向父母解释了一番。

    张母一听杜十娘的身世,顿时起了怜意,“好可怜的孩子,到我这来。”杜十娘依言过去,张母把少女搂在怀中,抚摸着少女的头发,“那些杀千刀的人伢子,这么标志的孩子,命怎么这么苦啊,只要你不嫌弃,以后就把这当自己家。”

    杜十娘父母早亡颠沛流离,在莳花馆中也小心翼翼,从未感受过母爱,此刻张母的真情流露,少女一时间仿佛见到了儿时的母亲,顿时眼圈泛红,声音有些哽咽,“谢过太太。”

    “什么老爷太太的,咱家都是庄户人在泥土里讨生活,当不了这称呼,不如这样姑娘你要是愿意就做我干女儿吧,老头子如何?”张母问过杜十娘,又看向张父,张父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杜十娘闻言盈盈下拜:“见过爹、娘。”

    “诶,好女儿,快起来,到我身边来。”张母笑呵呵的道。

    张籍倒是有些急了,怎么就能成了干女儿呢,别看张籍在收杜十娘身契的时候几番推脱,那只是他后世普世观念作祟,在他的内心还是不想杜十娘离开的,如此有情有义,娇俏美丽的少女,这可是自己的老婆人选啊,作为一个穿越者,如此佳人怎能放过,这下可如何是好。

    少女行礼起身后,站到了张母身侧。

    看来只能以后在想办法了,张籍从书箧中取出一个布包道:“爹、娘,前些日子三弟写了一个话本,这次去清渊卖给了城里的酒楼,这是四十两银子,放在家里补贴家用吧,弟弟和妹妹都是长身体的时候,爹娘你们也该吃些好的补补。”说着就把装着八个银元宝共计四十两银子的布包放在了桌上。

    “二郎,快去把院门和屋门关上。”张父打开包看了一下,有些震惊的让张卫去关门,这四十两银子可是一笔巨款啊,自己这中农之家不吃不喝也要四五年才能赚够,这还不能算银贵钱贱的损耗。

    “这银子哪儿来的?什么话本能卖这么多钱?”张父的眼神有些严厉,似是不信。这有些像后世网络文学刚兴起的时候,你要是说一个网文写手月入过万,甚至十几二十万,那几乎是没人信,都认为你这是干了什么不法的事。

    “爹,这二弟也知道,前一段他在茶铺说书玩,讲的就是这话本,有个城里酒楼的人就看中了呐,这钱是正经来路。”张籍连忙解释道。

    “这书是二郎写的,什么时候他有这本事了?”张父也知道最近自己二儿子的动向,得了张籍的解释也有些信了话本卖钱一事,只是不相信是张卫的写的书,“算了,我也不问了,这钱留着给你两兄弟娶媳妇吧。”

    “爹,不用留着,这钱用了还能再赚……”张籍忙说道。

    “老头子,阿籍也是一片孝心,再说十娘来家里了,那赶明就置办些东西,别让我这命苦的女儿受委屈了。”张母说道。

    “那就用换开一块,剩下的留着,就这样办,不用再说了。”张父取了一块银子,把剩下的放到里屋收了起来。一块银子五两,也的确能给这个家带来很大的改善了。

    说完银子的事情,张籍又说道:“三妹你手里提着的是一品斋的点心,和济美酱园的酱瓜腐乳,把酱菜放厨房去,先把点心拿出来给爹娘尝尝。”

    “好咧……”听到有好吃的点心,自己的三妹像过年一样开心,把酱菜放到厨房,蹦蹦跳跳的就去拆点心包,嘴里还不时嘟囔着:“我这吃这个蜜食,我这吃这个口酥,还有这个……”张卫也跑过去争抢着要吃。

    张籍取了几块先给了父母,又给了杜十娘,张母吩咐三妹去厨房取晚饭,晚饭也是简简单单,粗瓷大碗中的是稀粥,两个黑瓷碗中的是自家腌制的咸菜和刚刚带回红色豆腐乳,小竹筐中放着几个冒着热气的蒸饼,这是农家难得的好饭食。

    就这样一家人开开心心、和和美美的围着桌子吃着香甜酥软的点心,喝着稀粥吃着蒸饼就这咸菜,一天的劳累奔波后,父母弟弟妹妹和杜十娘的脸上不时浮现出快乐的笑容。

    看着家人脸上的笑容,张籍倍感安慰,自己终于能给这个家带来改善了,此时此刻忽然想起了后世动漫里一句经典的话——这些笑容由我来守护。

    ……

    晚饭过后,杜十娘帮着张母和三妹收拾碗筷,张母自是不让,但几番争持下还是由着杜十娘帮忙了。

    杜十娘在莳花馆中三教九流的人见得多了,为人处世上知道不少,除了给张卫带了关公木雕,还给三妹带了一把精巧的牛角梳,把小女孩哄得十分高兴,姐姐前、姐姐后的叫个不停,一来二往之间少女就这样融入了张籍的家中,本来张籍还怕少女不习惯,这样一来完全不用担心了,好个聪敏的女孩儿!

    晚上休息时,家中又收拾出来一个堆放杂物的小间,张父张母一个屋,张籍住在自己的书房兼卧室,杜十娘被安排和张籍的妹妹一个屋,张卫住一个小间。

    夜幕降临,张籍躺在床上,想着杜十娘成了自己干妹妹的事情,有些长吁短叹。其实张籍不知道的是,在这乡间的农村,大多干女儿就是家中儿子的未来媳妇,这和童养媳类似,只是换个说法罢了,在后世新中国解放后的农村也有很多类似的事情,这不过是在城市长大的张籍自己不明所以多虑了。

    月亮升起,繁星点点,劳作一天奔波一天,一家人都很快的入睡了,明亮的月光照进这农家小院,照到每个人的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