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四十九章 归程,夕阳余晖外

    张籍和杜十娘两人回到房间时,张义先早已将行李收拾完毕,见两人大包小包的东西,过来帮着又收拾整理一番,待整理妥当,此时天已过午。因有杜十娘在,和尚庙似的书院中突然多出了一个姑娘,被那么多人见后却是不便,于是三人没有去食堂用餐,张籍就去食堂取了些饭菜回房间。

    在现代学校食堂饭菜乃是中华第九大菜系,以“贵、丑、少”为宗旨,主要烹饪方法有“瞎特么炒”、“乱特么炖”,主要特色以不放油不放肉而闻名。在大明朝的书院食堂基本上也是一样,谈不上好吃,但是能饱腹,不逢节日肉是没有的,油基本见不到,好在是清渊书院学子福利之一,至少是免费的。

    张籍取来的是稀粥咸菜,萝卜豆腐,米饭蒸饼,和莳花馆的美味佳肴那是天上地下,而杜十娘并不以为意,米饭就这咸菜,小口喝着稀粥,吃的津津有味。张籍看在眼里,暖在心里,在这个世界自己从来不是独自一个人,有父母,弟弟妹妹,现在又多了个十娘,肩上的责任从未忘记,进则兼济天下,退则修身齐家,任重而道远啊。

    ……

    大明万历九年,八月初六,未时三刻。

    张老夫子,张籍,张义先,杜十娘一行四人站在清渊书院的牌坊门口的台阶下,村中的骡车在城中采买完毕,正在书院牌坊西侧的大树下等候。

    张籍回头看了看身后的书院,高大的牌坊,严肃的大门,苍劲有力的“清渊书院”四个大字,一眼望去只见葱葱郁郁的树冠的,隐隐约约有琅琅读书声传来,就是这里出来的学子,多有金榜题名者;就是这里出来的学子,或有青史留名者;就是这里的出来的学子,活跃在这大明光怪陆离的官场中。会水当击三千里,不负此生再少年,待几日后再回到此处,自己也将成为其中的一员,也必将成为这时代的弄潮儿!

    张老夫子、张义先、杜十娘也回头看了看即将离开的清渊书院,短短五日时间,经历的比在乡中社学一年事情都要精彩,众人皆是受益良多。张老夫子感慨自己还能再来几次,张义先是希望能通过清渊入院试到此读书,至于十娘,是对这莳花馆中时时听闻、临清州读书人向往之地的好奇。

    虽然不舍终有一别,就如同后世去名校参观听讲座一般,外面再好,终归是要回到自己的学校。一行人收拾起心思,张籍和张义先把书箧、包袱、布匹等搬上了骡车,随后张老夫子,张义先,张籍和杜十娘进了车厢,随着张家车夫的扬起马鞭,一声吆喝,骡子唏律律一个响鼻,蹄声渐响,轮声响起,走上了回乡的路……

    车厢内较来时拥挤,靠里边放着众人的行礼和张大户家采买的日常用品,车厢外尾部绑着新买的大件家具。来时轻车简装二十多里路用了一个半时辰,回程重车满载,经过两个多时辰才看到村口茶铺的招子。

    临清州清渊之行历时五天,今天终于回来了,愈是接近村子,愈是有种近乡情怯的感觉,后世自己在外工作一两年回家时也有这种感觉,不过这次只有五天啊,张籍莫名奇怪的想着。其实真正的原因是在潜移默化中,张籍已经把大明这里的一切真正的当成了自己的家。

    “大哥回来了啦,大哥回来啦……”骡车刚经过村口,张籍就听到了熟悉的呼喊声,这是自己的弟弟张卫。弟弟和他的小伙伴们大部分时间都在茶铺这块转悠,对张大户家的采买骡车甚是熟悉,见到骡车回来,张卫算算时间今天也是社学中人回来的日子,故而今天一直在这说书玩耍等候。

    骡车并未停下,一直向着村中社学走去,片刻边从张卫身边驶过,张籍掀开车厢帘转身回头向张卫喊道:“二弟,你先回家给爹娘知会一声,我一会儿就回家。”

    “知道啦,我这就回家去。”张卫和一帮村中小孩儿追逐了骡车几步,就都停下了。张籍远远看去,听不清张卫和他小伙伴们说了些什么,一帮人就散开了,随后张卫向家的方向走去。

    不多时,骡车沿着乡间小道穿过一片麦田,周围屋舍渐渐多了起来,透过车帘已经可以看到社学的青灰色屋顶。骡车渐行渐缓,忽的停下,一行四人依次下了车来,张籍和张义先把张老夫子的行礼用具搬到了夫子房间。行礼拜别后,张籍从车中取下了自己的书箧行礼、十娘的包袱和带给家人的布匹点心,两人招呼告辞几句,张义先就又上了车跟着自家爷爷的骡车回家。

    看着身后的社学和远去的骡车,张籍对身侧的少女道:“十娘,走,咱们回家吧。”随后两人一个背着书箧,挟着布匹;一个背着包袱,提着点心酱菜,向着张籍在大明家的方向走去。

    “公子,老爷和老夫人会不会嫌弃我的出身不好,毕竟我出自……”正走着,少女忽的向张籍问道。

    “嗯?怎么会呢,我爹娘见到你这么个漂亮的姑娘喜欢还来不及呢,怎么会嫌弃。”张籍略略放缓脚步,看到少女清丽的小脸上有些紧张的神色安慰道,“放心啦,我爹娘很和善的人,还有刚才村口见到的,那是我二弟,小时候他常常想要个姐姐,这不正好你来做他姐姐,他高兴都来不及。我三妹性子柔,你和她相处起来定是相宜……”

    也许是离家越近,近乡情怯的感觉就越强烈,也许是为了缓解少女紧张的心情,张籍不由自主的说了许多话,都是一家人生活中的琐事。比如自己落水生病时,父母对自己的关心照料;比如二弟闯祸时挨父亲的板子炒肉;比如三妹第一次煮饭煮糊了,弄得灰头土脸,小花猫一样的场景……

    杜十娘边听边点头,从张籍的话中,一个活灵活现的大明乡村家庭在少女的脑海中成型,原来公子的家人是这样呀,少女俏丽的小脸上紧张之色渐去,我一定会融入公子的家中,少女暗暗下了决心。

    “公子等等我……”不知不觉间少女稍稍落在了张籍身后,连忙向前紧跟了几步。

    “十娘,快点啦,前面就到家了。”张籍停下回头笑着向少女道,傍晚余晖下清丽少女娇俏的鼻尖微微见汗,双颊微红,一双黑珍珠般的眸子明亮无俦。

    眼是秋水横,眉如远山黛;

    暖风吹不尽,娇儿余晖外。

    张籍不禁一阵失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