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四十八章 断纹翠镯

    杜十娘得到张老夫子的认可,也算是了了张籍的一件心事,张籍此刻犹如三伏天饮了一杯冰水一般,心中一片畅快。

    “十娘,这边就是我和我的发小,也是同窗的张义先所住房间。”张籍指着隔壁房间对杜十娘说道,“他长我一岁,等会儿你见了他也不用客气,直接叫他义先哥哥就行。”说罢就推开房门一前一后进了屋去。

    “籍哥儿,你可回来了,夫子怕你出事昨晚等了你好久,我也没睡好。”刚进门就听到张义先的嚷嚷声,再一看去,果然是没休息好的样子,隐隐有些黑眼圈。

    “张兄不是差人过来的知会了么?”张籍随口问道。

    “说是说了,就是来的太晚,啧啧,你昨晚竟去了莳花馆,那是个什么所在,为什么我觉的夫子听了很生气的样子。哎哎,这、这位姑娘是谁……”张义先边说拿着书从床上跳下,转过身来突然发现了杜十娘,他刚才靠在床上看书衣衫凌乱,看到有个娇俏清丽的姑娘在,顿时手忙脚乱的整理衣服,脸上通红一片。

    “小女子杜十娘见过义先哥哥。”杜十娘微微欠身,道了个万福,布衣荆钗难掩容颜标致。这一礼下去,张义先又是手忙脚乱,还未整理好衣服,便双手作揖回礼道:“见过小娘子。”张义先此刻褡裢松垮露出里衣,躬身行礼,模样甚是滑稽。

    “不要客气来客气去啦,十娘这就是我刚才说的发小兼同窗,像我妹妹一样称呼,你称他义先哥哥即可。”张籍转身又对张义先道:“义先,这是杜十娘,来自莳花馆……”张籍如此如此的将刚才给张老夫子说的莳花馆经历,又讲了一遍。听得张义先时而惊诧不已,时而羡慕非常,看上去很是后悔昨晚没和张籍一起去。

    介绍完两人后,张籍招呼杜十娘在桌边坐下,房间里乍来了个容貌姣好的姑娘,张义先还是有些拘束,他坐在床边手里拿着书本微微有点坐立不安。

    张籍看了一眼说道:“义先你东西收拾好没,刚才夫子说回村的骡车下午才到,一会儿出去逛逛不?”

    “还没,原来跟着家里伙计来过城里,也没什么好逛的,我就不去了,昨晚也没睡好,还不如在这多看会儿书或者睡会儿。”张义先打着哈欠道。

    “那好,等会儿我和十娘出去,在附近逛逛。”张籍边整理书箧边道。

    张籍把杜十娘手中的包袱放在自己的床上,又从书箧中拿出那装着铜钱的黑色布袋,取了一串铜钱和约莫七八钱散碎银子放在怀中,向张义先道:“义先,我和十娘出去了,你在这休息吧。”说完招呼了杜十娘一声,出了房门。

    这会儿清渊书院门外停了不少车辆,马车、骡车、驴车、牛车都有,看来是来接社学塾师和学童回乡的。昨天张籍向张百万打听过,最近的集市就在清渊书院附近,出了书院西行几百米就到了天桥集市上,天桥也叫做月径桥,后世的临清城内还有。

    天桥附近有锅市街,马市街。竹竿巷等等,听名字就知道锅市街主要经营锅灶厨房用具,马市街主营大牲口的买卖,竹竿巷就是竹筐,竹笼等竹制品,这些街道后世还这么叫,只是已经变成了老街区,成了临清胡同游文化的一部分,没有了锅市马市这些功能,每逢节假日都有前来游玩的外地人。

    大明万历年间的天桥集市区域十分繁华,叫卖声鳞次栉比,各地方言此起彼伏,南北商品琳琅满目,杜十娘紧紧跟在张籍的身边,好奇的看着周围这热闹的街巷。

    “十娘有什么想要的吗。”到了集市中心位置,附近点心铺、布店、绸缎庄,成衣店、书铺等都有,张籍看着身边的杜十娘问道。

    “公子还是先给家里弟弟、妹妹买些东西吧,十娘没什么想要的。”杜十娘声音清丽,一双美丽的杏眼落在张籍脸上,她并没有要求些什么,而是提起了给张籍家人捎带些东西,好一个善解人意的姑娘。

    “那十娘给我参谋参谋,我带点什么回去呢。”张籍笑着说道。

    “不如带些点心回去,我在馆中时吃到过城中的一品斋点心,酥软香脆,甜腻可口;还有济美酱园的小菜、腐乳,味道馥香,咸淡适口,用来佐餐下饭很是不错……”杜十娘在莳花馆虽然不曾出门逛街,但从馆中尝过见过听说过城中的特色美食器物,此刻说起来,滔滔不绝。“还要带些布匹回去,给家里添些衣物,信合庄的布就不错,结实耐用……”

    “十娘知道的真多,听张兄说这几家店都在附近,咱们一起去找找。”张籍看着开朗欢快的少女道。

    前行几步就看到了几家点心铺子,一品斋的招牌甚是醒目,两人进去选了些金黄的江米条,用料考究色泽光亮的蜜食,还有贵妃酥,到口酥等等有名的几样,包了两包不过花了二十文。出了一品斋,到附近的酱菜铺子,选了酱瓜腐乳咸菜疙瘩等酱菜包了两包,之后张籍两人又到了书铺选了一套朱熹的《四书章句集注》《通书解说》和两本时下市井流行的演义小说,前者自己读书用,后者送给弟弟张卫。

    最后转到绸布巷,那信合庄的就坐落在这条街上显眼的位置,一个两层的木石结构建筑,门店甚是气派。

    张籍和杜十娘到了信合庄内,两人虽然打扮朴素,但是气度不凡,这里的伙计也并不以衣服看人,上来张罗招呼的很热情,询问过伙计,绫罗绸缎挺贵,普通的也要一两银子一匹,最贵的黄绫要二两八钱折合人民币小两千。基于实用兼顾美观,最后张籍选了一匹青细棉布,一匹棕色粗布总共花了不过三钱银子,折合后世人民币一百二,这些足够一家每人添一两件衣服了。

    天色渐进中午,集市上有些热了,此刻杜十娘拎着点心和酱菜,张籍扛着两匹布,已然是不能再带更多东西了,真怀念后世有车的日子,汽车没有自行车也行呀,张籍感慨道。

    “走喽,回书院。”张籍招呼一声,两人逛的都已是鼻尖见汗。杜十娘应了一声,亦步亦趋的跟着身边,佳人在侧,幽香传来,这逛街其实也不累嘛,当然关键是要看和谁一起。

    “等等,十娘你出来莳花馆一件首饰也无,这里有个首饰铺子,咱过去瞧瞧。”快要出了集市,张籍看到街边有个首饰铺上面写着金玉缘三字。

    “不用了公子,十娘不要首饰,不用买。”少女推脱着不去,但捱不过张籍只好跟了过去。

    金玉缘店里客人不多,也只有一个掌柜和一个伙计在,张籍和杜十娘两人进去,就有伙计招呼过来帮两人把东西放在了客人休息用的桌上,好方便两人挑选,从这次逛街看来大明临清州商人的服务意识还是不错的。

    店里的金银玉器等首饰很贵,张籍此时身上只剩下五钱银子,“十娘看上哪个了,我这还有五钱银子,不够等下我回去再取些银两。”张籍小声对十娘说道。“公子,真的不用买。”“不行,必须要买。”

    两人小声争持之下,少女只好指着货架上一个其貌不扬。略有瑕疵的玉镯道:“这个就行。”

    “嗯?这个?这个上面有点裂纹……”

    两人看了也有一会儿了,没有拿定主意,这时店里掌柜走了过来道:“鄙人忝为这金玉缘掌柜,本店首饰高中低档皆有,不知小哥,小娘子看上哪一个了?”

    “掌柜,这个翡翠镯子怎么卖。”杜十娘指着那个有裂纹的通透带着绿意的镯子道。

    “这个镯子乃是老坑翡翠,水头甚足,只是前些日子不慎摔落有了裂纹,这裂纹并未断透,只要不再摔就不会断裂,若是没有这裂纹至少也要三两纹银,如今有了这裂纹,小老说个实价,四钱银子拿走,哎、这个价可亏死了”掌柜捋着山羊须,连连摇头叹道。

    “公子,那就这个吧。”十娘听闻价格便宜下定主意回头看向张籍道。

    “这个有裂纹,十娘你确定要这个?”张籍看着少女那双如同宝石般明亮的双眸道,为了不让张籍破费,少女故意选了个有瑕疵的玉镯,宁可委屈自己,也不让张籍为难,真是个勤俭持家的好姑娘,这在物欲横流,信仰缺失的后世可真不多见,以后有条件了,一定要补偿少女,张籍暗暗想到。

    “那好,掌柜的,就把这个包起来吧,就这要个了。”张籍掏出碎银子结账。

    “好,公子拿好。”掌柜将玉镯递给了张籍。张籍接过翡翠镯子,拿起少女的手臂戴了上去,“嗯,还不错。”张籍端详了下道。

    少女顿时霞飞双颊面色娇羞,戴上后她一身月白色裙衫,白藕也似的皓腕上带着通透的翡翠玉镯,不知是佳人衬玉还是玉衬佳人,平添了几分灵气。

    出了首饰店,张籍提着布匹在前,少女羞红了脸低头拎着东西在后,手腕上的玉镯在阳光下折射出美丽的光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