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四十六章 佳人不再落风尘

    张籍推开房间门下意识的微微眯眼,此刻天已大亮阳光明媚,白天的荷风苑看得更加清楚,映入眼帘的是一座堪比江南园林的雅致院落:大树茂盛,枝叶遮天蔽日;楼阁精巧,曲廊亭榭并假山怪石暗合自然之理,美轮美奂仿若天工为之。

    院中有小厮趁着日头并不毒辣正在洒扫,见到张籍和杜十娘出来,小跑几步到了跟前道:“籍公子,可是要走?”

    “不知张兄是否还在此?”张籍问道,也不知道张百万有没有起来回书院。

    “张少爷刚刚醒了,在别院妈妈处,刚才张少爷吩咐过,若是籍公子醒了就让小的带您和十娘前去。”小厮回话时一直低着头,态度十分谦卑,这年头青楼妓馆中的小厮被称作“王八”“龟公”,地位十分之低下,谁都能欺负他们,能如金大大笔下韦小宝一般的人物可真真的是没有,不知道自己如果把《鹿鼎记》这部小说写出来,韦小宝会不会成为青楼妓馆小厮的偶像,被拜为宗师呢。

    “那就有劳小哥带路了。”在后世教育下成长的张籍有着人人平等普世价值观,所以并不以他的身份低贱而蔑视他。

    “不敢当、不敢当,这是小的应该的。”听到张籍客气的话,小厮有些手无足措,慌忙把扫帚立在一旁,低头弯腰道:“公子请跟我来。”

    时代如此,阶级观念深入人心,无论前世今生皆是撼高山易,更本性难。张籍摇了摇头,跟在小厮后面,杜十娘挎着包袱随在张籍身侧。走在前往别院的石板路上,周遭参天树木郁郁葱葱,鸟啼蝉鸣;流水池塘荷叶相连,蛙声阵阵,景色宜人。只是张籍急着去找张百万和杜妈妈,无心观赏,杜十娘和这小厮在此生活了好几年并不觉的多么出奇,可惜了这一番景致。

    穿过月亮门,出了荷风苑,地势渐下,又前行二十余丈上了雕栏走廊,周围并不像昨晚那么热闹,脂粉香气也淡了许多,也对,这青楼妓馆和后世的红灯区都是晚上热闹,白天清净,属于后半夜的工作。

    那小厮紧着几步忽的一转离开了长廊,进了一处小院,引着张籍和杜十娘两人到了房间门前,出声通报道:“妈妈,张少爷,籍公子和十娘姑娘到了。”

    “快进来,快进来。”房内传出张百万的说话声。

    张籍推门而入,杜十娘跟在身侧,两人进了房间,只见张百万坐在一张红漆描金山水纹海棠式圆桌后,桌上放着切成薄片的酱羊肉,皮色金黄旋成薄片的烤鸭,两盘清淡时蔬,两碟济美铺子的特色咸菜,四色一品斋精美酥软点心,和几碗稀粥,共八样菜,一样汤。张百万正有一点没一点的用着早点,杜妈妈和昨晚的紫菱姑娘也都陪在他身侧。果然是VIP级别的服务,早餐时间也有人陪着。

    “籍老弟,快来尝尝杜妈妈准备的点心吃食,刚才就准备叫着你,怕是惊扰了老弟的美梦,不过这也不算晚。来来。”张百万热情的招呼着,说的美梦的时候还拿眼睛细细打量了张籍和杜十娘一番,眼神古怪。

    被张百万看的有些不自在的张籍挡住张百万的目光道:“张兄可是好大的雅兴,只是我今天还要返家,昨晚也没有和夫子、义先兄知会一声,你可把我害苦了。”

    “哎……何苦之有,何苦之有,老弟放心,昨晚我就差人知会了义先老弟,不必担心。”张百万喝了口稀粥,坏笑道:“老弟你抱得美人归,今个身子可是乏累了,来吃些羊肉补补。”

    这番话引得张籍身后的杜十娘面颊红的要滴出血来。那紫菱姑娘看了看张籍杜十娘两人附在张百万耳边耳语了几句,张百万有些悻悻的道:“难道老弟没和十娘姑娘发生点什么……”

    “张兄休要调笑愚弟了,昨日醉酒今晨方醒,全靠了十娘照顾。”说完,张籍拱手又道:“能与十娘相遇,还要谢过昨日张兄的美意。”

    “此事休提,兄弟之间小事而已。”张百万不以为意的挥挥手。看到张百万的不在乎,张籍心下却是有些感慨,一种蝴蝶扇动翅膀的感觉油然而生,张兄啊张兄,你可知被你随意之间改变命运的女子是谁?是那有情有义怒沉百宝箱的传奇女子杜十娘啊,或许后世不再有杜十娘的故事,但是这历史长河中却会多了一个幸福快乐的少女,对十娘而言,这才是她想要的吧。

    张籍又转身向杜妈妈行了一礼:“多谢杜妈妈的成全。”杜十娘原本是官宦人家小姐,只是父亲牵连案子下狱身亡,母亲也随之离世,家中已然没有了亲人,在青楼这一行当中,被赎身的女子,她们所在的青楼就是她们的娘家,向杜妈妈行的这一礼也是理所应当。

    “十娘是个命苦的孩子,七岁入我莳花馆,那时面黄肌瘦……教养至今已有六载,已是长大了,就像我自家女儿一般……”杜妈妈不知是真情流露还是演技高超,丝帕掩在眼角瞬间便有泪花盈出,“还望公子好好看顾我家十娘。”

    “妈妈……”身后的杜十娘被杜妈妈的话感染,眼圈泛红,一声妈妈叫的极是亲切,这也是十娘年岁尚小,平日里聪明乖巧,没有见识过杜妈妈整治其他青楼女子的手段所致。

    “妈妈放心,籍定会好好照顾十娘,不让她受委屈。”

    “那就好,那就好……”

    “妈妈,十娘有了依靠,张小哥我看也是个实诚人,年轻又有才名将来前程远大,和咱家十娘郎才女貌十分般配,我们应该为十娘感到高兴才对,不要伤心难过了。”看到杜妈妈和杜十娘想要落泪,场面有些伤感,比杜十娘年岁大些的紫菱姑娘安慰两人道。

    “对对,来来,张籍、十娘、杜妈妈咱们一起吃饭,不要谢来谢去,也不要哭哭啼啼,我先以茶代酒恭喜籍老弟得了佳人,恭喜十娘有了依靠。”张百万也是照应起来。

    “一起吃饭,吃饭……”杜妈妈擦擦眼角,收起眼泪招呼张籍和杜十娘道。

    几人用过早点,早有张百万的车夫在门外等候,再次与莳花馆十娘相熟的姑娘道别之后,三人就上了马车往清渊书院方向行去。

    车把式一抖缰绳,马儿轻撕,蹄声渐起,莳花馆越来越远……

    一双秋水润痴人,两弯眉画淡墨痕,

    魂兮归来五百载,佳人不再落风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