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四十二章 莳花馆

    明天就要离开,在清渊最后的时光过得很快。从张百万那里回房后,下午两人收拾完衣物行李,原本张籍是打算休息的,但禁不住张义先软磨硬泡,两人又重新逛了一遍清渊书院,在荷塘边小坐,在竹林中踱步,走到藏书楼所在的后院门前,透过门缝看那高高大大的藏书楼,张义先依依不舍之情溢于言表。对自己好友表现出的对清渊书院的莫大向往,张籍只能拍拍他的肩膀道一声努力。

    ……

    夏天的傍晚来得迟,夕阳已西下,天色还明亮,张籍两人在房内斜靠在各自的榻上,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看着书。

    忽听门声一响,就听得到了张百万的说话声:“籍老弟,走了走了。”

    进了屋来,见张义先也在,张百万又向张义先招呼道:“义先老弟你也一起去,同去同去。”张籍也出声要张义先一起去。

    “不了,我还要看书,籍哥儿你们去吧,我就留在这,万一夫子有什么事吩咐,我也好过去。”张义先打定主意在房间读书,找了因由推辞道。

    见此,张籍也不强求,简单收拾了下,就和张百万出了客房。

    到了书院门口早有一辆两轮马车在等候,马是一匹膘肥体壮的黄鬃马,黑漆拱顶的车厢,前面有缎子布幔,镂空的车窗,前面一个车夫牵着马笼头站在一旁等着。能用的上马拉车,还有专职车夫,果然是临清首富,一方豪商,在大多数人出行靠腿的时代,这就是明朝版的宝马了。

    上了马车坐在靠窗的一侧,张籍一边打量着车厢内的器物一边问道:“张兄,我们这是去哪?去福来酒楼吗?”

    此时张百万倒是故作神秘的道:“去我家酒楼作甚,天天都在见得厌了,老弟到了就知道了,绝对是个好去处。”说完就斜靠在车厢内的软榻上闭目养神。

    张籍见此只好透过车窗看向外面,车夫的赶车功夫很好,城中的路也平坦,两轮的马车行路间并不见颠簸。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趁着天边的余晖,张籍看到两边的店铺由普通小店,逐渐变成亭台楼阁,路上的行人也多了,人声愈多热闹起来。

    感到马车一拐弯逐渐上行,张籍看到不远处一坐小山,上面树木繁茂、郁郁葱葱,周围有运河绕过,说他是山其实是疏浚开凿运河时的泥土所成,日积月累后在这广阔的鲁西平原上就成了一座小山。远远的看去山脚下有一处楼阁所在,此刻便已是灯火通明,马车的目的地似乎就是那里,山之脚河之岸,张百万选的这个地方倒也是雅致,许是类似鳌头矶的文人聚会之所,但是很快张籍就不这样想了。

    马车在这座楼前停下,还未下车张籍就闻到了一阵阵脂粉香气,待得两人下了车,刚刚前行几步还未到得门前,就听到一声夸张的女声:“呦、呦、呦,这不是张大公子吗,好长时间没见您来了,姑娘们可是想死了你……”

    身形未到声先至,片刻只见一个妆容浓重的中年女子朝两人迎了过来。

    “杜妈妈好,许久不见又是年轻了许多,再这样下去,我就要改口叫姐姐了。”张百万笑着和那女子打趣道。

    “嗳,叫姐姐好,叫姐姐好,还是张大公子会说话,把我们姑娘的心都给偷了去……”那被换做杜妈妈的女子说道。

    “老弟这是此间的主人,杜妈妈,当然叫姐姐更好。”张百万向张籍介绍时还不忘调笑。

    “张籍见过杜妈妈。”张籍只得上前道。

    “这位小哥面生的紧呐,是哪家的公子?”那杜妈妈手拿香巾笑着问道。

    “昨晚上清渊雅集上的那篇《鳌头矶赋》知道吗,就是那‘烟花巷里飘五音,舍利塔巅眺八方,杨柳岸畔晓风月,花树丛边筑蜂房。’的鳌头矶赋,就是我这兄弟所作,怎么样,你今天可要好好招待。”张百万心有荣焉的说道。

    “这位就是城中所传的社学神童张籍张小哥?”杜妈妈有些惊讶的问道。

    “正是,李二他们还不信我认识籍老弟,这不我把人带过来了。”张百万得意洋洋的道。“对了,杜妈妈,李二他们来齐了吗,在哪个房间?”

    “李二郎,程大郎他们都在后院荷香阁。”杜妈妈便打量张籍边回道,被一个衣着暴露胭脂气浓的中年女人这么看着,张籍觉得好不自在。

    “好,杜妈妈我们这就去后院了……”

    “那行,张大公子今晚要玩的尽兴呀……”

    “一定,一定……”

    张籍两人继续前行,这处楼阁占地颇大,挨着街面上就是一两层绣楼,飞檐挑角,朱漆华栋,正中大门口上有一牌匾上书“莳花馆”三字,檐下六盏大红灯笼,门口还有几位迎来送往,衣衫轻薄的妙龄少女,门内看去里面人来人往,多是锦衣华服之辈。此情此景张籍仿若在后世的古装片见过许多,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虽然有莳花馆这么文雅别致的名字,但是这里用现代的话说明明就是一所档次不低,生意红火,有不可描述服务的会所,简单讲,用古代的名字就是青楼。

    “张兄这里是……青楼?”虽然心下已经是确认了,张籍还是问了张百万一句。“到这里小聚不太好吧……”

    “不错这里就是青楼,但不是一般的青楼,不仅经营皮肉生意,也有很多商谈,集会举办在此,老弟休要为难,今晚咱们只是几个相熟的聚聚闲谈,又不在此过夜。”稍稍安抚了下张籍,又说道“这莳花馆不说临清州,就是在江北也是数一数二的青楼,很多人都慕名前来。”

    两人穿过热闹的前厅,来到院中继续前行,这里就安静了许多,张百万又道:“外面都是些庸俗脂粉糊弄外人的,这莳花馆真正的妙处在后院,没有几分资本可轻易不得入。”

    这莳花馆不知谁出的点子还真有经营头脑能分类经营,兼顾商业会所性质中档高档都做,怪不得生意这么红火,张籍边走边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