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三十八章 清渊雅集(四)

    张籍下得台来到了东林书院席前道还有诗作,这时就听张籍吟诵道:“塔岸钟声水悠悠,曾筑台阁立沙洲。秀峰晚眺千帆过,凤岭荷香据鳌头。”

    此七绝一首,略略四句二十八字却道出了临清州八景之塔岸闻钟、鳌矶凝秀、土山晚眺、汶水秋帆、凤岭中英、书院荷香六处,连贯自如毫无顿涩之感,在座的临清州诸位士人闻此,击节称赞,连呼大妙,就连那眼高于顶的吕才吕举人都仔细的看了几眼这个他不甚注意的蒙童。

    此时东林书院席中的刘元珍已经是面色通红,羞愧难当,但是张籍还不打算放过,心下道为了自己能一鸣惊人获得士林前辈垂青提携,委屈你了,朗声又道:“独占楼下烟柳浪,观音祠前过扁舟,此日临渊何所限?擎天砥柱在中流。”又是一首上品言志诗,写景两句獨占楼、观音祠这鳌头矶中的建筑皆于诗中,宜情宜景,恰到好处;言志两句大气奔放,豪情壮志尽于言表。

    只见张籍前行几步又是一诗吟出:“七绝一首请品评……”

    不多时回身几步道“五绝一首请品评……”

    盏茶时间张籍渐入佳境,一连五首咏鳌头矶的诗作顷刻而出,一首比一首妙,一首比一首强,山长。学正和塾师的点评声声声入耳,台下发小张义先的叫好声,已经熟识的张百万的称赞声张籍也是听得清清楚楚,被赞歌环绕的感觉仿佛在梦中。

    而刚才发声不忿的刘元珍由开始时的面色通红,到现在的面无血色双眼发愣,已然是被张籍的诗才所惊的不知所措。少年心意骄傲与颓丧,上下之间波动甚大,希望不要在自己的打击下就此沉沦下去,看着刘元珍,张籍心里默默想到。

    张籍不知道的是,在曾经的历史中这刘元珍自幼勤奋好学,他的父亲是山阳教谕,他自己在万历二十三年进士,曾历任南京吏部主事,兵部职方司郎中等职,相当于现在的南京组织部副部长,军区参谋,官职不可谓小,因不满朝政罢官回乡之后与东林书院讲学,是赫赫有名的东林八君子之一,如此悄无声息的就与历史中的人物发生了联系而惶不自知。

    此时台上希伊先生捻须微笑,周学正也是兴致颇高,道:“好诗,好诗,以此佐酒尽兴尽兴。张籍还有诗否?”

    张籍回身面向台上回道:“学生才思愚钝,诗作一时间难以成文,但刚从入得鳌头矶时,有感于我临清州盛景风物,有赋一篇,不知……”

    张籍心里明白当今大明士林重文章更甚于诗词,张老夫子也经常说诗词小道,文章经义乃是根本,诗词出众固然能够引起注意,但不能够引起足够重视,为了能够在希伊先生和周学正心中留下更加深刻的印象,张籍在雅集前就有了作赋这个计划,赋文都能写,八股制艺更是不在话下,就算是没有刘元珍的出现,也会找机会实行的。

    张籍准备的这篇鳌头矶赋改编自后世鳌头矶博物馆中现代辞赋家的一篇同名作品,其中的辞藻华美,骈句得当,对偶成韵,是难得的咏鳌头矶的佳作。

    “这作赋可不简单,但既有佳作怎么藏私,速速道来。”周学正笑道。

    “刚才一连吟诗五首,嗓子可是哑了,清之给他送被查去。”希伊先生见张籍接了茶盏又道。“既饮了茶就别藏着掖着了,还不快请学正大人品评。”

    “谢山长赐茶,长者令不敢辞,诸位前辈请容小子班门弄斧了。”张籍饮茶后置茶盏于席上,负手踱步堂中,众人屏息静听,都想看着平平无奇的社学少年又有什么惊人之举。

    片刻之后张籍开口道:

    “君且看槐序沐雨水流觞,花月岸柳低声唱,送不完余晖,迎不尽朝阳;君且观大河北向默无语,千帆南渡竞日昌,看不完京戏,吟不尽华章。登高阁以远望兮,阅岁月之沧桑;步石阶以顾眄兮,览荏苒之疏旷;愿日月之长驻兮,祈两京之安康;聆中州之丝竹兮,瞻钞关之辉煌;怀凌云之高志兮,观往来之艅艎;采日月之灵气兮,容乾坤之浏亮。舞东风之流连,布春雨之酣畅。”在张籍抑扬顿挫的吟诵声中,赋文第一节缓缓而出,辞藻华丽,骈偶得当,极赞鳌头矶之盛景。

    “嗟呼哉!游斯景也,心旌荡漾;观斯楼也,神思豪放。呈四合之架构,耸一阁之轩扬,怜怀古之幽思,感而今之遐想:坐西朝东,闸如鳌足,观音阁于其上;背对西殿,形如宫阙,吕祖堂于西廊;仰南俯北,南殿翘盼,登瀛楼于河旁;北殿两祠,顾盼四溟,甘堂祠于北方。鳌头矶者,独占秀色之首,古色古香;重檐飞阁,玲珑别致之胜,布局炫煌。抒怀乃有茂榛,赋兴则为东阳,北运者为贡砖,南下者乃贾商。尔其无论南来北往,毋语蓬落帆扬,夜临遍烟火,昼来满帆樯,集市咸闻声,街巷毕堂皇。烟花巷里飘五音,舍利塔巅眺八方,杨柳岸畔晓风月,花树丛边筑蜂房。成祖南下驻跸,诸王北归到访,京兆不及之地,京杭河水之汤!”四六骈句,五言对韵,写出了鳌头矶的格局,中州的人文底蕴及经济风物,极言临清之繁华。

    “鲁乃孔孟之乡,此为文教之邦;莺飞草长,新柳枝扬,莲叶荷香,书声琅琅;窑烟袅袅,砖船蓬张,织锦飘飘,满街满巷。骋目兮蓬帆蔽天,扬眉兮商贾倜傥。舟摇摇以泊岸,楫缓缓而止桨,步款款而自得,人欣欣而豪觞。天子令兮不上船,玉帝唤兮不吭腔。窑砖督造设专辖,钞关直隶属中央。登斯楼以怀思兮,记今朝之辉煌,立鳌矶而四顾兮,瞩新天而铿锵。”

    “幸见识以学正,受提携于山长;羞弄斧见诸公,望评鉴于中堂。今宵常在,清渊日昌;独占鳌头,凝秀四方。”

    “中州盛景,岂止于此也哉!”

    张籍的吟诵声高低错落、抑扬顿挫;负责记录的吕宏远运笔如飞、行云流水;台上周学正以赋佐酒、长饮低酌;希伊先生随韵击节、双眼半阖;周遭众人沉醉其中、浅尝附和……

    洋洋洒洒七百余字的鳌头矶赋如一幅长长的画卷,一点一点终于展现在了众人面前,仿佛这是一幅大明临清州版的清明上河图,人物风貌、建筑地理尽皆赋中,端的是诗赋天成,文采飞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