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三十六章 清渊雅集(二)

    自古我中华文士就有“以文会友”的优秀传统,或十日一会,或月一寻盟,其中最著名的当是兰亭雅集,有天下第一行书兰亭序传世,“永和九年,岁在癸丑,暮春之初,会与会稽山阴之兰亭,修禊事也……”诗文相和,书画怡人,其情其景令人向往,成为历代文坛佳话。却说此间主人清渊书院山长希伊先生宣布开始后,与身侧的周学正相视一眼后便端茶杯互敬。

    一杯茶饮罢,只听希伊先生道:“吾辈今日雅集,不可无诗,近日风疾雨急,不妨以风雨为题填词赋诗,可好?”

    “善……”“可……”诸人称是。

    “好,那就以风雨为题赋诗填词。”

    希伊先生话音刚落,就见南侧西首一人起身朗声道:“吾等几人来自江浙无锡东林书院,久闻清渊书院之名,今幸得见,文风鼎盛果然名不虚传,小生顾允成于昨日骤雨狂风偶有所得,愿为此先。”只见这顾允成吟道:“惊雷骤雨沐清渊,风击莲叶声愈谙,卧看烟云竹叶凉,不知月与我同安。”吟罢,向西首的希伊先生拱手行礼便坐了下去。

    “好诗,前两句写清渊雨景,后两句忆家乡故人,甚妙甚妙。”点评此诗的是州学周学正。

    趁着顾允成作诗的时间,方清之给张籍介绍这东林书院的几个人:“这当先吟诗的名为顾允成,乃是东林书院一名先生,学问精深颇有些名声;坐在西首第二的是安希范,第三的是薛敷教,第四的是叶茂才,那个年纪与你相仿的,最小的是刘元珍。除了刘元珍,其与四人都是精研典籍经义,已是举人功名,此次游历乃是为了增广见闻,为会试大比做准备。”

    读万卷书不易,行万里路更不易,古人求学言行合一,果有大毅力大智慧,不过这顾允成的名字好生熟悉,这和顾宪成有关系吗,张籍心想道。

    “东林书院也是名不虚传,接连出了十几位进士,允成兄大才,也是功名有望,吾乃是清渊书院郝同光,亦有诗一首:道是三伏暑气深,蛙鸣晴雨露石痕;帘外吟蝉凉乍透,殊而氤氲雾纷纷。”北侧西首的郝澄郝同光也是起身吟诗一首。

    “不错,此诗写出夏日急雨后悠然自得之意趣,好,好。”周学正有评道。

    “吾乃东林书院安希范,有诗曰:“卫河细雨鹧鸪啼,两岸行人尽湿衣……”

    “吾乃清渊书院吕宏远,有诗云:“岂知晴少意萧条,青瓦如尘落客衫……“

    “吾乃……”

    如此东林,清渊,间或各社学塾师都有诗文,希伊先生和周学正也一一作了点评,席间酒水不时端上各个案几,诗借酒劲,酒助诗兴,唱和之间,气氛渐浓。方清之刚才也作诗一首,得了周教谕的称赞,此时兴奋异常,张籍在案后一边喝茶吃着点心,一边听着众人的诗文,不禁心中感叹,古代文人吟诗作对真是如吃饭喝水一般简单,就算没有如“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之类的传世名句,但也有“不知月与我同安”和“青瓦如尘落客衫”这样意境悠远的佳句。

    “诸位前辈、好友,江山代有才人出,吾东林书院蒙童亦有一诗,望诸公点评。”众人循声看去,原来是东林书院的顾允成。只听他接着道:“元珍你来请临清州诸位前辈点评一番吧。”

    那刘元珍十许岁年纪,也不怕生怯场,落落大方起身行礼道:“请诸位前辈指教,诗曰:声震如怒涛,急闭窗与扉;初疑雷雨辈,挟以群龙飞。起视东风端,日色已满枝;移步庭中行,心明吾与谁。”

    果然是一首宜情宜景的五言律诗,希伊先生笑着评到:“好一首小诗,略略几笔写出了童子闻雷雨时的惊,又道出了风雨停歇第二天清晨的心境,不愧是东林之秀。”

    听得夸赞,刘元珍拱手谢过希伊先生,又道:“先生我初至临清州,见识了清渊盛景,城中繁华,又登鳌头矶,有诗一首以赞之不知可讲否。”此时刘元珍拱起的手尚未放下,被衣衫遮住的脸上颇有得色。顾允成见刘元珍又要作诗,怕他行为出格,出言阻止道:“元珍,诸位前辈当面,休得卖弄!”

    希伊先生闻此笑道:“童言无忌,元珍既有佳文不必藏私,刚何况是赞我临清盛景,你且吟来。”

    “谢过先生,鳌头矶前对徘徊,岸木苍苍水镜开;沧海雾摇孤月上,青天影合登瀛台。”刘元珍一诗诵罢,众人皆是点头,此诗格局甚大,情景交融,不仅写出了鳌头矶的位置,更抒发了诗人怅天地辽阔之胸臆,小小年纪端的不凡。希伊先生也是赞道:“果真江南人物自是风流,辈有神童出!”

    刘元珍两首诗出赢得了好大彩头,回身入席,东林其余四人也是对他称赞有加,没有坠了东林名头,但除此之外的临清州诸人就有些冷场了。

    清渊雅集进行到这,就类似后世武侠电视剧的桥段,问:武林大会上有一派的后辈子弟技压群雄,那会怎么办?面对后辈那些成名已久的耆老名宿自持身份当然是不好下场,这时当然是小辈对小辈,王对王,将对将。

    果然,此时清平乡社学的举人塾师吕才早就有些不耐了,对身后自己的学生使了个眼色要他上场,只是他的学生显然是没有准备好,但老师有命不得不从,从吕才身后走了出来,拱手道:“清平社学吕庆,有诗一首,请东林前辈品评。”

    见到本乡本土的蒙童想要来一较高下,周学正很是高兴,道:“我临清州也有秀竹,快快吟来。”

    “黑云压城两河乡,秀树颀竹雨照天,只余疾风暑不尽,沉沉欲眠向人间。”吟诵完毕,就听吕才哼的一声,十足的不满之意。吕庆自己也是知道自己的诗寓意浅薄,上不得台面,低头面色通红的退到了老师吕才的身后。

    听得此诗周学正此时面上的表情也甚是尴尬,道:“此诗……倒也别致,尚可、尚可。”话题连忙一转道:“我临清州蒙童之中可还有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