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三十五章 清渊雅集(一)

    跟在书院山长希伊先生身后慢慢前行,张籍距离鳌头矶越来越近。

    鳌头矶底部是一方形高台,约二十米见方,台高约五米,高台东部中有门洞贯通前后,洞楣上以厚重的隶书写着“獨占”二字,故而后世有獨占楼之称,同鳌头矶并称“獨占鳌头”,寓意甚是吉利。

    一行人进了门洞,方清之就在张籍的身边,他看到张籍不住地打量周围,以为他是初到此地分外好奇,不禁话痨解说的属性发作,悄悄的对张籍道:“张籍你初来此地,我给你介绍介绍这临清八景之一的‘鳌矶凝秀’。”张籍刚才四下观察,主要是在将眼前的鳌头矶和后世的作比较,毕竟时隔几百年,格局模样差别也是很大,有许多建筑张籍就没见过,听得方清之要为自己做导游解说解说,连忙道谢:“小弟初来乍到,那就麻烦清之兄解惑,多谢。”

    方清之显然对当导游这事乐在其中,其实本质上就是好为人师的属性,他连忙道:“不妨事,不妨事,往年每次到鳌头矶举行雅集都会介绍一番,其实社学来的其他人早到此有一会了,想来书院有师兄弟已做了介绍,你没和他们同行,就我来介绍。这鳌头矶始建于永乐十五年,地处会通河、卫河两河交界处,正德年间,以中州翘首之地叠石为坝,坝形犹如鳌头,而矶为水边突出之石,固时任知州的明府马纶提名曰‘鳌头矶’又有著名书法家吾家先祖方公讳元焕为此题‘獨占’二字,取‘独占鳌头’之意。”提起自家先祖题字,方清之言下颇为自豪。

    出了门洞,就是一个大院,大院布局严谨,呈四合院式。庭中有水井,井旁是一株古柏,郁郁葱葱,角落里还有几处架子爬着绿色的藤蔓,一时之间也分辨不出是何种瓜果。方清之指着周围的房屋介绍到:“张籍你看,这北殿三间名为“李公祠”,西殿三间称“吕祖堂”,南楼三间曰“登瀛楼”,东阁楼三间叫做“观音阁”。我们举行雅集的地点就在这南楼上的登瀛楼上。”方清之向张籍介绍完,依然落在了众人身后,便招呼张籍紧跟几步。

    众人拾级而上,到了登瀛台上,台上四周砌有边墙,高约二尺半,凭墙远望可见运河河闸及两岸风景。台中便是此次清渊集会所在地登瀛楼,其楼五丈见方,换做现在这房间大概至少一百五十平的室内面积,此楼上覆青灰色筒瓦,屋脊上有陶质兽形装饰,挑出的飞檐足有两米,刚好遮蔽住整个登瀛台,就算是有雨也影响不到台上赏景之人。

    阁楼朝东与台下的“獨占”入口一致都是面向会通河卫河交汇处,早有书院斋夫在门口侍立,见众人前来,道了声山长后,便引着众人进了楼去。

    屋内空间宽阔,南北两侧皆是案几,每侧有两排,社学塾师在第一排,第二排是各家学生。案几上备有茶水点心果子等,几后有蒲团,正中前方正座是一条长几,左右各一小几,最右侧还有一小桌,上备有笔墨纸砚。此时南北都坐满了人,只余正座,张籍一行人向前走去,两侧众人纷纷起身向希伊先生行礼,希伊先生也拱手回礼,到了正中案几的左侧坐下,刚才见到的吕宏远坐在了小桌之后,原来他是雅集的记录者,负责写下雅集中遇到的事情,和记录雅集中新作的诗文。其余人坐在下首的小几后,张籍也在其中。

    希伊先生到了,台下诸人都是一肃,“怎么还不开始,难道人还没齐吗。”张籍和方清之坐在一席,见还未开始,张籍有些奇怪的问道,方清之小声回答:“还差州府周学正未到,不然雅集就开始了。山长右侧的那个位置就是留给周学正的。”稍停了下,方清之又道:“这北边和南边东半部的都是咱们临清州社学来人,我记得你是仓上社学吧,呶,你家先生在北边那个位置。”

    顺着方清之的指示果然看到了张老夫子,第二排的案几后坐着张义先。嗯?张百万怎么也在,刚才进门时只顾向前看了,没有注意到,只见北侧东首靠着门的地方张百万正坐在第二排,跟在一个一身锻衫,头戴绸帽的白胖中年身后。就在张籍看向张百万的同时,张百万也注意到了张籍,张百万眼神之中颇显无奈,显然是不想来此处。张籍低声问道:“书院来的不都是内院学子吗,怎么张兄也在?”

    “那张百万啊,也不奇怪,这集会是由书院牵头,张老财承办,每次清渊雅集他父亲张老财都会带他来的,涨涨见识罢了。你看南边西首这五人是江浙无锡东林书院的人,近几年这东林书院也创出了好大名头,只不过比之我清渊还是稍有不如。”简单说完张百万的事,方清之用眼色示意张籍看向东林书院一行人,为他介绍到。

    方清之说起张老财和张百万时的语气很是不屑,张籍心道现在的读书人虽然不得不用到商人,但是骨子里还是看不起商人的啊,放在后世临清州相当于副省级城市,更胜济南青岛,这么个大城首富绝对是一省领导的座上宾,去到哪个大学都是各级领导赔笑脸,以期求得捐赠,哪像现在一个小小的文人集会都排在靠门口的位置,连个塾师都不如。

    张籍又看了看周遭的情形,这场景怎么就那么熟悉呢,对了,如果把这些书生换成舞刀弄剑的江湖人士,书院换成武林派别,这活脱脱就是后世影视剧中出现的武林大会嘛,张籍思路跑偏挺远不禁一笑。

    “州学周学正到……”门口传来斋夫的通报声,调子拉得挺长,屋内众人听得十分真切。须臾,便见到一头戴东坡巾,身着绸子澜衫,脚踏黑缎靴

    约莫四十许,颌下有须,面色温和的中年男子进了门来,在他身后跟了个小厮,吩咐了几句,那小厮就退了下去。这中年男子向前走去,众人尽皆起身行礼道:“周学正……”“学正大人……”“见过学正大人……”

    周学正也是微笑着一团和气的向众人回礼。

    到了前面,希伊先生拱手道:“明德兄你可是来的迟了。”周学正,名诚字明德。

    “罪过罪过,让先生久等”周学正连忙道。

    原来山长和周学正是旧识了,两人寒暄了几句,周学正坐在了山长希伊先生右侧。

    众人坐定,希伊先生清了清嗓子道:“人已到齐,本次清渊集会有幸请到了州府周学正和东林书院陈先生参加,令我清渊书院蓬荜生辉,今次与诸位交流学问所得,望诸位不吝赐教。”

    言毕一击铜磬,“铛……”清脆的磬声响起。

    清渊雅集正式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