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十七章 吕才其人

    “夫子刚才那人是?”张义先忍不住问道。

    张老夫子刚拿起筷子的手一顿,随即又把筷子放下,他并未生气,只是叹了口气,道:“那人叫吕才,曾与我同在县学读书,当时我是县学最年长的,他是最年轻的,相差二十多岁,吕才向来自诩聪敏,不把年长的同窗放在眼里,平时言语之间有些尖酸刻薄,大家都不喜他,他亦我行我素。”

    张老夫子重拿起筷子对两个弟子说道:“现吃饭吧,等会儿再说。”

    许是有各社学塾师在场的缘故,这次食堂供应的早餐还不错,小米粥、咸菜、蒸饼(也就是馒头)、米饭,每人还有一个鸡蛋。在后世这普普通通的,再简单也不过的早饭,张籍却吃得很是香甜,小米粥都喝了两碗。

    放下碗,张籍不由自主的打了个饱嗝,好久没有这种体会到现代社会早餐的感觉了,为了吃的也要来这里读书!

    张老夫子放下碗,看了看书院的人还没到,又说道:“后来我们县学生员一起赴隆庆戊辰科乡试,只有吕才一人中了隆庆戊辰科乡试举人,为师屡试不第至今只是个秀才。”

    说道这张老夫子苦笑一下,“因为性子原因,机缘巧合之下,吕才几次会试再都未能中,便熄了科举心思,加上他原本就是城东清平乡吕氏族人,家大业大,受族中所请如今做起了清平乡社学的塾师,到底是举人功名,经义水平较其他社学高了一大截,每次交流都有出彩之处,所授学生多有中秀才者,故而看不起其他社学,尤其是像为师这样曾经他的同窗。”

    看到张老夫子无奈气短的样子,人云:“辱及其师,如辱父母,心有戚戚焉!”平日里夫子虽然有些迂腐,教学方法也很老套,但是拳拳育人之心是有的,见到张老夫子受到羞辱,张籍心下也不是滋味,宽慰他道:“夫子,这次我和义先定要为您争口气。”

    “是的夫子,我们绝不给您丢脸。”张义先一旁也说道。

    “你们有这份心就好,尽力而为即可。好了,不说这些了,书院的人来了。”张老夫子停下话,看向前方。

    随着目光看过去,张籍看到一个头戴黑色纱儒巾,身着月白色镶深青边澜衫,腰系蓝丝绦腰带,脚踩黑色皂皮靴,约莫二十岁左右的年轻士子(形象衣着参考少年包青天任泉扮演的公孙策)已是站在了食堂前面,好一个翩翩读书郎。

    那士子先是看向众人做了一揖,面带微笑道:“各位先生,各位小友,吾乃本县生员方沐,字清之,现于清渊书院内堂进学,大家可以称呼我为清之,今次受山长所托带诸位共赏清渊美景。不知诸位可是用餐完毕了?”

    年纪轻轻就已经是生员身份,秀才功名了,已然和张老夫子同等,这人可真不简单。

    在大明朝虽然时有神童,如当今张相居正公,五岁入学,七岁通晓六经大义,十二岁中秀才,十三岁乡试要不是因为时任湖广巡抚的顾璘有意磨炼,就差点中了举人,即便如此三年后十六岁得中举人,二十三岁中进士。再早还有解缙,杨慎等人,不过对于普罗大众而言,神童只是少数,更多的还是普通人,二十五岁秀才,三十岁举人,四十前进士,这就是祖坟冒青烟了。二十岁的秀才,只要不荒废学业,三十岁前就能举人,甚至进士,可谓前途无量。

    这只是书院内堂三十名学生之一,没准内堂还有不少举人在此求学呢,清渊书院真是卧虎藏龙,张籍暗自想到。

    “用完了。”“吃过了。”台下传来小声的几句应和,张籍也回过神来,看向周围,更多的是点头示意。

    见如此,方清之道:“那好,各社学学生跟在各自先生身后,不要走散了,诸位请跟我来。”说罢方清之当前引路出了外院食堂。

    书院的人没有安排先后顺序,各社学先生,就按着离门口座次的远近,向着门口走去。嗯,不愧是都是大明朝的知识分子,温良谦恭让的美德扎根在每个人的心中,有几分秩序井然的样子。不过这份秩序很快就被打破了。

    “你个老相公,也要走在最前面?还不给老爷我让路,到后面去。”门口处传来一阵熟悉的嘲讽声,定睛一看,果然是那吕才,带着清平乡社学的两个学生,把西乡朱庄社学的塾师和学生挤在了身后。朱庄社学的塾师似是习以为常,无奈的让出了前排的位置,看来这吕义办这事也不是第一次了,碍于其举人老爷的身份,就算心有不忿,也没人和他争。

    身后的两个学生虽然气愤,但张了张口也没说出来什么。民间都称进学过了县试的为童生,秀才为相公,举人为老爷,足见社会身份地位的差别,他们的老师秀才公都没说话,连个童生也不是的学生自然更是说不出什么。

    不过争这走在第一排有什么用呢,要知道各社学的塾师大都是科举无望的老秀才,吕才这一句老相公可是无差别嘲讽了其他所有人,简直就是在那立了个条幅,上书“我什么也不说,在座社学塾师的都是渣渣!”这样一句话。

    得意洋洋而不自知,人缘不好,天赋也不是高绝,难怪只能混去社学当个举人塾师,看着那吕才,张籍摇了摇头。

    这点小插曲也没影响到什么,很快众人都跟在方清之身后来到了院内,这是第一进院子。大约有十五六个社学,每个社学二到三人,合计五十人不到,各塾师和学生都很安静,头一次来的人好奇的打量着书院。

    微风和畅,天公作美,日头并不炎热,正是游园的好时节。只听方清之领着众人来到院中影壁墙处,朗声道:“诸位这是清渊书院首任山长光谦先生所绘‘鲤趣荷香莲洁图’,意为鲤跃龙门及第登科、荷香远播泽披一方,廉洁清正铁骨铮铮……”

    这些张籍来时已经是看过了,只是不知其中寓意,听到方清之的讲解,对书院的底蕴愈发惊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