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十五章 《封神》得售

    却说张籍正胡思乱想间,张义先推门进了房来,手中提一个小包袱。

    看到张义先进来,张籍心思一收,不想这事了,若是真正的历史中真有张好古其人,怕也只是碌碌一生,没有那般好运气如相声中做得高官,毕竟大明朝堂上没有蠢蛋,个个人精。

    巧合或者确有其人有关系吗,就算真是张好古做得大官,那也是三四十年后的事了,此时能生出张好古得小蝌蚪还没有成型呢。

    张义先将书递给张籍:“籍哥儿,看看是不是这个。”

    “是的,张兄,你先看看。”

    张百万自张义先进门,眼睛就盯在了他手中的包袱上,听张籍这么一说,急忙上前,拆开包袱,拿出一本翻看起来。

    一炷香功夫,张百万看完了第一本,恋恋不舍的合上书,道:“令弟遇到的那个老丐不知何许人也,竟能想出如此精彩的故事,润色的也不错。我家酒楼都有说书先生,三国都讲了不下百遍了,正好能用得上,不知籍兄打算作价几何?”

    看这张百万不似小气人,自己又不懂得行情,,还不如让张百万来出价,就算出的低了,自己不卖就是了,定下主意,张籍笑道:“张兄过誉了,货卖识货人,我不知道这话本的行情,但信得过张兄,还是你来出价吧。”

    “这……”张百万起身来回踱步,后又坐下,道:“你我相识一场,颇为投缘,既如此,我定不让籍兄吃亏,往日《七侠五义》话本当时是二十两银买的,那……籍兄的这本《封神演义》是独创,市面上并无别家说过,如籍兄肯卖断与我,就四十两银子如何?”

    “四十两?”张籍还未回话,张义先就叫出声来。

    “义先兄是觉得少了?刚才还未说完,我酒楼说完这书一月后,可与我家书局出版,到时按销量你我三七分成,如何?”

    张百万误会以为自己给的少了,怕张籍二人误会,又加上这句。

    这可不是少了,而是多了!

    张籍嘴上说不知道行情,私下可是向人打听过,自己这话本若是遇到识货的,一次性卖断,顶多卖三十两银子,张百万出价四十两,何况还有出书之后的销售分成。

    有明一代皇帝大多都是崇尚道教,引得上至朝堂,下至市井,论道谈玄,炼丹辟谷风气尤胜。

    《封神演义》崇道抑佛,正好迎合了这一需求,可以预见开始销量当是不会少了,不过考虑到这时可没什么正版保护,后续定然乏力,但是,蚊子再小也是肉,有多少算多少了。

    “张兄的出价……”张籍沉吟一下就要答应下来。

    张百万见张籍语气停顿,又说道:“籍兄可是觉得分成少了?可以再谈的。”

    “不,不是,张兄的出价甚是公道,分成三七就好,要刻板制书,宣传发行开销也是挺大的。”张籍忙说道,四十两银子,这个价钱已经是意外之喜了。

    “好,那就这么定了,等下我就差人去取银子,晚上给籍兄送过去。”

    “如此,就将书稿先放在张兄这里了,我们先告辞,这么久没回去,也该去夫子那里一趟了。”既然谈妥了《封神演义》的事情,就该回去了,张老夫子怕是这么久没见到二人,要去找他们了。

    “那籍兄,义先兄,慢走,改日再聚,我带你们逛逛这临清城。”

    “到时定然叨扰张兄……”

    ……

    回到住处,果然见张老夫子再寻二人,正在他们房内桌前看书。

    张籍和张义先一起上前,道了一声:“夫子。”

    “回来了,刚才席间得知周边社学还有两处没到,估计要晚上到了,明天上午饭后,书院带各社学来人,参观清渊书院,下午到内讲堂听课。今天好好休息,要养足精神,不得落了颜面,无事就不要出去了,免得再出事端。”张老夫子起身,面色严肃的对二人说道。

    “谨记夫子教诲。”两人赶忙回话。

    “我回房去了,你们准备准备吧。”交待完明天的安排,张老夫子就回到自己房间去了。

    ……

    晚饭仍然在外堂食堂吃的,依旧米饭萝卜。

    果不其然又遇到张百万,三人坐在了一起,这次没多说话,张百万让张籍两人饭后到他的房间去取《封神演义》书稿的稿酬。

    到了张百万房间,张百万递给张籍一黑一白两个布袋,说道:“籍兄,这个黑布袋里面有八个银元宝,合计四十两。这个白布袋中有五百文钱和七八钱散碎银子,这几日可当做花销。”张百万想的到时挺周到,只见他转身又拿出个一杆紫红杆小秤,上悬一黑色铁秤砣,“恩,籍兄你来称一称。”

    掂了掂布袋,张籍说道:“张兄见外了,我自是信得过,就不称了。张兄《封神演义》可曾看完。”

    “还不曾,只看到第三十章。”张百万边说边放下小秤,拿出书稿。“籍兄和令弟整理润色的果然精彩,我看了一下午。”

    “过誉过誉,那就不打扰张兄了。”

    “那好,我先把这书看完,看不完难以入眠啊。”

    说罢,张百万就将二人送到了门外。

    ……

    回道自己的房间,张籍张义先两人将布包内的银两倒出放在桌上,这可是张籍两世为人第一次见到银元宝。一排四个,分作两排,八个银元宝被摆放的整整齐齐。

    在大明朝,一个七品知县,官定俸禄是四十五两银子;普通农民家庭,无病无灾,风调雨顺,全家年收入不过十两银子;张籍家中平日见到的最多是铜钱,那还是年节时买肉用到的,一斤普通猪肉不过三、四十文,上等猪肉七十文钱。

    明制一斤十六两,一两十六钱,四十两相当于古代的两斤半,现代的四斤重也就是两公斤,用个形象点的比方,就是四瓶啤酒的重量。这五百文铜钱也大约有不到四公斤重,折八瓶啤酒。

    按购买力算,大明万历年间一两白银可买两石米,折合现代六百六十元,四十两银子就是两万六千四百元,当然银两实际上的购买力更强。

    而此时此刻,

    两公斤白银,四公斤铜钱,七品知县一年的俸禄,张籍全家四年的收入,在大明朝捞的第一桶金,如今就放在其眼前。

    终于可以为这个家做点贡献了,有钱的感觉真好。

    张籍如是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