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十四章 张百万?张好古?连升三级?

    张百万在前领路,张籍二人身后跟随,从书院外堂进入第三进院子书院内堂。

    这张百万身为外堂学生,住处却在内堂宿舍区,及得门前,四下看了一眼,这里安静清幽,柳弯榕茂,小池假山,大景之外自成小景,甚是雅致,在内堂宿舍中也是上上之选,仅次于书院先生们的居所。

    推开房门,张百万将张籍二人让进屋来。

    进门即是客厅,当中放着一张红漆雕花四腿圆几,并四把同款红漆圈椅环绕一周,上有精美瓷器茶具一套。

    左侧一黄花梨木镂空隔断并锦缎绣花深色流苏帷幕,隔断正中是个月亮门,帷幕并未全遮掩住,透过缝隙可看到里面是主人的卧榻,拔步床上悬着葱绿双绣花卉草虫的纱帐。

    右侧一朱漆红木大博古架,大博古架摆着些雅致的瓷器木雕等玩物,隔出一间书房,书房内摆着一张花梨木书案,案上摆着一摞崭新的线装书籍,并两方精美雕花端砚,另有各色笔筒笔架,笔海内插的笔如树林一般,狼毫鼠须,中白提斗应有尽有。

    那一边设着斗大的一个汝窑花瓶,只是里面的花久无人照料,已然枯死。西墙上当中挂着一大幅仿王希孟的《千里江山图》,左右挂着一副对联,乃是仿颜鲁公墨迹,其词云:业精于勤,荒于嬉;行成于思,毁于随。

    书案左边一朱漆架上放着一个鲤跃龙门青花大盘,盘内零散堆放着几卷上好宣纸。右边书架上摆着一些似是从未翻过的书籍。

    全然不似张籍二人所住的两人间,这里竟是有三间房住一人,屋内装饰除了有些俗气,不逊于受训时去过的书院山长房间。

    “来来,两位小兄弟,过来坐下。”张百万边说边拉过两把椅子招呼张籍张义先两人落座。

    张义先也是被屋内的精美装饰所震,自己爷爷是仓上村周围数得着的大地主,但是家中风物与此相比,简直一个称作柴房,一个赞为精舍。不知不觉中,行止之间就有了些拘谨。

    张籍就好些,毕竟来自后世,跑业务时候南来北往什么世面都见过,大大方方入座,随手拉了一把有些发愣的张义先。

    “张兄这房间布置的好生华美。”张籍赞道。

    “这些布置,都是刚来书院时我的长随做的,书院不让带跟班,到现在也没怎么收拾过,凌乱了些,让二位见笑了。”张百万听得张籍的赞叹,连连摆手。

    “不提其他了,刚才听籍兄讲,令弟写的《封神演义》是有意出手的……”

    “确是如此。”

    “那不知《封神演义》可有手稿?”

    “自认是有的……”

    听见张籍说有手稿,张百万顿时来了兴趣,颇为急切道,“籍兄,我平时好读演义小说,不知是否带在身边,让我一观?”还未等张籍答话,想是觉得自己的要求有些过分,他就又说道,“不必担心价钱,只要是完本了,我必然收了,也定不让籍兄吃亏。”

    “自是信得过张兄,书稿就在我的住处,,义先你帮我去取下,在我的书箧中有个小包袱,里面有六本缝制好的书稿。”

    “好,我这就去。”早就想出去活动活动的张义先,答应道,起身就去取书稿了。

    “张兄家中是做酒楼生意的?”看着气氛有些冷清,张籍挑起一个话头。

    “家父起家是靠得酒楼生意,现在这只是其中之一,不是我夸口,站在临清城墙向外看十有**的田地都是我家的,城中的土地也有大约十分之一。”

    说起家中产业,张百万有些兴致勃勃,“田地所出终究是少数,不知为何我那父亲如此乐于置地,对了我家在城中酒楼有三家,地处城中,城东,城西,大船十几艘,砖窑十几处,对了,还有一家书局,若是籍兄有意,可与我家书局印刷成书。”

    “还是等张兄看过书稿后再商及其他。”张籍一听还有书局,心下直呼真是瞌睡就有送枕头的,真没白白认识这张百万,若是其言不虚,这张家看这架势有临清首富之势。

    “籍兄,你说我那父亲自从攒下这偌大家业后,就开始极力朝读书这方面转,在家中也穿文士衫,只是我家三代都没出过一个读书人,哎。”张义先自己嘟囔了几句,大概是这一个多月来,没交到什么朋友,没人聊天,憋闷的狠了。

    “既然想让我读书,为什么给我起现在这个名字,哎,要是我给自己的儿子起名,我一定起个有书香气的,先贤传经典,吾辈师古人,当好之,当学之……”

    张百万自顾自起身,来回踱步,嘴中还念念有词。

    忽的只见他猛地双手互击:“有了,就叫‘好古’,如何?籍兄,如果我有了儿子就叫他好古如何?”

    “嗯?好古……不错,这名字有书香气,这名字好……”

    正要在赞上两句,张籍突的一愣神,等等?好古,张好古,张好古这个名字为什么如此熟悉?

    张百万,张好古,家中豪富,这……

    难道……

    张籍脸色有些古怪的看向张百万问道:“张兄家中可有兄弟?”

    “不曾有,我家到我这已是三代单传,我父亲就我一个儿子,籍兄问这有事吗?”

    “啊,随便一问,没事。”

    看着为想出一个好名字而兴奋不已,不停踱步,击节叫好,洋洋得意的张百万,张籍有些哭笑不得,这都对上了,难道他就是后世著名相声艺术家刘宝瑞在《连升三级》中提到的张好古之父张百万?

    《连升三级》讲述了明代山东临清州有个大地主出身的纨绔子弟张好古,他的父亲名叫张百万,一家人都没什么学问,这张好古更是个不学无术的大文盲,却听一道士蒙骗,异想天开,上京赶考又奇迹般金榜题名,进了翰林院,并且阴差阳错的被当成国家的栋梁,得获高官,一时间连升三级官运亨通,但这本是个相声啊。

    这是巧合,还是史上确有此人,刘宝瑞先生是艺术加工后,戏说改编而成呢,毕竟正史上大明朝没有一个叫做张好古的大官。

    尧是张籍两世为人,这时也不淡定了,一时间思绪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