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十三章 我叫张百万

    张姓士子见陈端走了,长吁一口气,道:“可算走了,今次连累了二位,先给二位老弟赔罪了,下次见到我定当做东,我就在书院外堂学习,有时可前来找我,提张大少就行,都知道我。告辞告辞,我先走了。”说罢抬腿就向前院走去。

    张籍两人也没有了游兴,相视苦笑,心下忐忑的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未到门口,只见张老夫子站在门口,似是在等着两人。

    硬着头皮走上前去,张籍、张义先拱手道:“先生。”

    “哼,你们擅闯藏书楼的事刚才书院已经有人告诉我了,好在主要错处不在你们,否则我定饶不了你们,回屋吧,午饭时再出门。”

    说罢,张老夫子转身进了自己的房间,训斥并不严厉,张籍和张义先收了收心,夫子这算交代过去了,没事不出门就不出门吧。

    两人暗道庆幸,回到了自己房间,无事可做,张籍拿了本书坐在桌边津津有味的看着,张义先伸个懒腰,斜靠在床边假寐休息。

    ……

    及得中午,张籍和张义先听得周围屋舍房门开启声,走廊行人走动声,许是到了中午用饭的时候,二人稍作收拾,出了房门,见周围屋舍差不多都住了人,大概都是周边社学来人。

    先去隔壁夫子房间敲门,只听夫子说道:“刚才书院来人,告知宴请各社学先生去观澜阁,你们自去前院吧。”听得此,两人道了声是。观澜阁在书院内堂一角,是个二层小楼,其上可一览清渊书院荷香美景,相当于后世各单位的小食堂、内餐厅,是个招待贵客的所在。

    到了前院食堂,看上去和后世的餐厅仿佛,长几条凳,人声鼎沸,几口大锅,米饭清汤,有一身材健硕笑眯眯的中年手持一长柄铁勺再给众学子分餐,这就是书院大厨了吧。

    两人走到跟前从一个大竹筐中拿出两个粗瓷黑碗,各打了一碗饭和一份菜,饭是米饭,菜是萝卜,看上去就不怎么好吃,只是在这个时代有菜就是美味佳肴了,没顾忌其他,正要找位置坐下,忽听一阵熟悉的喊声。

    “二位老弟,这边这边,来这坐。”循声看去,得,果然是那个张姓锦衣士子,这声喊叫引得周围无数目光看来,张籍两人浑身有点不自在,但还是走上前去坐在了张姓士子对面。

    其余用餐的学子都是三三两两相对而坐,只有这一桌仅锦衣士子一人,想来这人的人缘不怎么好。

    “张大哥,又见面了,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张籍和张义先搭话寒暄到。

    “哟,张百万,你没告诉这两位小兄弟名字吗。”随着这一声话语落下,旁边传来一阵哄笑。

    “刘生,你……”锦衣士子涨红了脸,起身指向那说话的刘姓士子,正要说写什么,但欲语未言,返身坐下,“罢了,吾姓吾名受之父母,没有什么不好提的,籍兄、义先兄,我姓张名百万,家父临清城中经营些小生意,少时家贫,故而给我取了这名字,让两位见笑了。”

    好个直白通俗的名字,大明自洪武大帝始,将天下百姓分为士农工商,商者四民之末,给予了种种限制,这是个有财比不上有才的时代,从商者虽能锦衣玉食、鲜衣怒马,但不招人待见,书院中读书人多的地方更是如此,怪不得此君人缘不好。

    “张兄名字倒是别致,名字父母所赐,岂能介怀,不必在意他人之语。”张籍见他被人讽刺仍能压住性子,坦然道出一切,不似一般浪荡纨绔那样发怒惹事,不禁有些佩服,于是出言安慰。

    看他一身穿着,绸缎文士衫,缀金点玉,绣工精致,靴帽配饰,无一不是上上之选,这张百万家中必是豪富,并不像他所说那样只是经营些小生意。忽的想起,那曾有意购买《封神演义》评书的酒楼,于是问道:“我初次来这临清城,打听个事,张兄可知城中一名叫‘福来’的酒楼?”

    “福来酒楼?”张百万一愣,说道:“这我知道,不知籍兄打听这酒楼,所为何事?”

    “我二弟曾在村中就过一老丐,得其所说一话本,名叫《封神演义》,前些日子,一个福来酒楼的采买伙计曾到仓上村口茶铺听过几出评书,道是有意把这话本买下来,故而有此一问。”

    “原来如此,那个《封神演义》的话本是令弟所书?”张百万突然有些急切。

    “是……”张籍刚说出一个是字,就被张百万打断。

    “哎呀,这可是缘分了,那福来酒楼就是我家产业,前段时间听一伙计说,在南乡处听过一新奇话本,他讲了些许内容记不太全,勾得我心痒痒,原来出自你家。”张百万惊喜道。“令弟愿出多少钱,将之卖与我?”

    听闻张百万这一桌谈到了钱,又引来周围一片侧目,不知是哪传来一声暗讽“读书人耻于言利,此不当与吾辈同行,这清渊书院也是没落了。”

    “咳咳。”张籍假意咳嗽两声,看向张百万。

    看到张籍眼神示意,张百万顿时明白了,有些尴尬道:“咱们先吃饭,有事等下再谈,等下再谈,这饭菜还真难吃,如果不是到了书院……哈,饿了吃还行,哈哈。”说罢拿起筷子夹了些萝卜拌进米饭,扒拉着吃了起来。

    张籍张义先两人也是有些饿了,这白米饭配萝卜对他们来说,算是精美吃食了,于是不再言语吃起饭来。

    ……

    吃过饭,三人出了食堂门口,张百万首先开口道:“籍兄、义先兄,不如到我房间小坐。如何?”

    张义先看向张籍,示意以张籍为主,书院院中风景秀美之处不少,只是人多眼杂不宜交谈;回道张籍住处的话,张老夫子看到二人同撬锁惹事之人说话,定是狠批一顿自讨没趣,不如去这张百万屋中。

    想了想,张籍沉吟一下道:“好,那就叨绕张兄了。”

    言罢三人,就向着张百万的住处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