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十二章 误入藏书楼

    听闻此声,张籍暗暗叫了一声糟糕,刚才两人在此处转了好久,没发现人影,就觉得有些不对劲,莫不是这就是武侠小说中的禁地之类,一阵胡思乱想。

    看向声音来处,只见一人头戴黑色儒巾,身着青色澜衫,圆领宽袍大袖,脚踩黑色皂皮靴,正向二人急急走来。

    本来就人生地不熟,似乎此处还是闲人免进之所,自己这边理亏,以张义先大大咧咧的性子,此时还有些六神无主,张籍只得硬着头皮迎了上去。

    张籍陪着笑,深深作揖,正要搭话,忽见湖边一块大石头后又走出了一个人,此人大约十五六岁,头戴黑色逍遥巾,着天蓝交领丝绸袍服,缀白色窄护领,踏大红云头履,剑眉星目,面色白皙,初看衣着面容乃是好一个风流士子,再细看,那俊脸上的惫赖讪笑减分不少。

    这时,儒巾男子已到了跟前,他面色微黄,浓眉大眼,鼻直口方,看上去是个端方之人,见又出来一人,不禁又惊又怒:“你们是何人,未经允许到了藏书楼禁地!”

    “这位先生,吾等乃是跟随先生来此交流的社学学子,仰慕清渊盛景,误入此处,还请原谅则个。”张籍连忙解释道。

    “好,好,好个误入!”儒巾男子手中拿出一物,“藏书楼所在平日上锁闭门,你们如何进的此地,这又作何解释!”

    张籍一看竟是一把被撬开的铜锁,坏事了!这下黄泥巴掉进裤裆,不是屎也是屎了,只是这锁并不是二人所撬,二人来时门上并无锁,难道……

    念及此处,张籍看向那从石头后出来的惫赖士子。

    那士子看向儒巾男子满不在乎道:“嗳,这锁是我撬的,不关他们事,我自进学一月多了,这院子就没开过门,今个儿兴致来了定要进来一观,也真是的,书院藏着这么个好去处,景致不输内堂书院荷香,暴殄天物是何道理。”撬了别人的锁,这人竟还要抢白一番。这就和小偷撬门入户,翻箱倒柜不亦乐乎的时候,恰逢主人回家,还要义正言辞理直气壮的埋怨主人把好东西藏起来一样。

    坏了,坏了,这事无法善了了。

    果然,儒巾男子听得此话,浓眉一皱,一把抓住了惫赖士子手臂,喝到:“好个小贼!和我去见官。”

    惫赖士子听到要去见官,终于端正了点态度,说了点软话:“莫去见官,莫去见官我乃是外堂学子,并非为贼。”

    “一个外堂学子,两个交流学生,好得很,和我去见山长。”拉着他的手臂,儒巾男子对三人说道。

    清渊书院说小不小,说大不大,况且夫子也在这,两人都跑不哪儿去,没奈何只能乖乖跟着这儒巾男子。

    书院山长居所也在第四进院子,坐北朝南,门窗雕刻等设施虽不精美崭新,但胜在年代久远,有历史韵味,要是平时张籍等人定要仔细观摩一番,不过此时此刻此情此景那是半点兴致也无。

    三人站在门外,儒巾男子进去通传。

    那衣着华美的惫懒士子此时似有所恃,毫无惧色,满不在乎,要知道后世学生犯了错,去见班主任都很害怕,遑论去见校长了,不知此人是什么来头。只见他似有所不耐,有点自来熟的问张籍:“我姓张,乃是外堂学子,不知两位是来自哪个社学的学童?”

    事已至此,埋怨并无用处,张籍无奈的回道:“我等乃是仓上张氏社学来人,皆是姓张,我单名一个籍字,后面这是我的同窗,名义先,此次是跟着先生前来游历,第一次来这清渊书院,不曾想闹出此等事来。”

    “哦,仓上社学,不曾去过。”惫赖士子,不,应当称之为张姓士子了,“我们都姓张,临清城不大,怕不是追不到五百年前,百年内必是一家,定是有些渊源。我名叫……名叫……,哎名字就不说了,我乃是这临清城人,我年龄当是比你二人大些,你们唤我张大哥就行。”不知想到什么,他提起名字,不知为何难以启齿。

    张籍正想回应,只听门吱呀一声开了,那儒巾男子,面色深沉,说道:“你们进来吧,注意山长面前不得喧哗。”

    进得门来,前行几步来到内室,只见一老者头戴黑色对角方巾,巾后有飘带一对,面有皱纹,美髯灰白,精神矍铄,身着一身天青色鹤氅,宽袍大袖盘腿坐与矮几之上,几上一盘围棋残局,左手端着一景泰蓝围棋罐,右手执黑子,欲要落子,似乎刚刚在打谱。

    听张老夫子说过,清渊书院现任山长姓黄名崧,字允升,号希伊,原是正德十六年辛巳科二甲进士,品行端方,为人慈厚,现辞官不做,与此教书,想必这位老者就是了。

    “陈端,这几人就是你说的擅闯藏书楼的人吗?”原来这儒巾男子名叫陈端。

    “是的山长,就是这几人撬坏门锁,进了藏书楼院子。”

    放下手中的棋罐棋子,老者看向几人笑着道:“你们有何话说。”

    那锦衣张姓士子也是硬气,上前言道:“这锁是我撬的们不关他们事,一人做事一人当。”他倒也硬气,并不推卸责任。

    “你倒是像你父亲,学问一样做的不好,讲义气学个十足,你父亲把你交给我才一个月就出了这事,让你亲把你领回去吧。”老者说道。原来黄山长认识这锦衣张姓士子。

    “伯父,这次,这次,就原谅小子无知冒犯吧,我实在不想就此回家。”听闻要把他送回家去,张姓士子有些着急了。

    “罢了,罢了,此事可大可小,你父对你期望颇大,念你是初犯,这次就立个保证,下次绝不能违反院规,如有再犯定逐出书院。”黄山长似是念及与其父亲的私交,沉默一阵,改口说道。

    “谢伯父,那他们二人……”张姓士子倒是没忘记张籍和张义先,想着替他们求求情。

    “若无你撬门在前,也无他二人擅闯藏书楼之事,你的事都作罢了,他们也不做追究了,陈端,此事不再议了,到此为止,等会儿给他们讲讲书院规矩,不要如此冒失了,把他们带下去吧。”说完,黄山长又拿起棋罐,看向棋盘。

    张籍三人,连连道谢,陈端听得山长吩咐,也不多说,应了一声,将几人带了出来,面色严肃的说道:“我乃是书院教习陈端,字仁肃,在清渊书院中,你等应当……”

    陈端捡重要的给三人交待了书院的注意事项,期间陈端面色始终不愉,

    “……你们好自为之吧!”说完转身离开了。

    看着陈端离开的背影,张籍张义先不禁暗自庆幸。

    一场风波,暂时消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