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十一章 清渊盛景

    刚前行几步,还未登上大门台阶,早有清渊书院门口候着的斋夫迎了上来。

    斋夫前行几步到台阶下,距约莫两步远低头弯腰躬身,双手抱起向前微举恭敬的向张老夫子作揖道:“这位先生是……”

    张老夫子长身回了一揖,道:“吾等乃是仓上张氏社学来人,我是社学先生,姓张,这两童子是我的学生,一同参加此次社学交流。”

    “奥,原来是仓上社学张夫子,快请、快请,跟我来。”斋夫面色熟络,侧身略躬向后伸左手一迎道。

    师徒三人跟在斋夫的后面进了清渊书院的大门。

    斋夫——作为一个小小的书院杂务仆役,言谈举止竟如此得体,管中窥豹,可见一斑,足已说明清渊书院的不凡。

    进了大门,迎面是一面高大的影壁墙,上画荷花莲叶鲤鱼,右上角隶书六字“鲤趣荷香莲洁“,落款印章光谦拾趣。想必是首任山长光谦先生杨益所题。

    鲤、荷、莲三者寓意鲤跃龙门及第登科、荷香远播泽披一方、廉洁清正铁骨铮铮,意蕴悠远。

    从影壁墙右侧绕过,东西两侧各有厢房,东侧是厨房、柴房、杂物室,西侧是斋夫仆役住所。

    前方六七丈外有走廊雕栏墨柱,走廊左右偏房各三间,乃是书院食堂,正中是二门,上有牌匾“入则宁静”四字,以厚重古拙隶书书之。这是书院第一进。

    由二门入内,太湖石假山巍峨,怪石嶙峋,上刻古朴篆字“九思”,语出《论语·季氏篇第十六》子曰:“君子有九思:视思明,听思聪,色思温,貌思恭,言思忠,事思敬,疑思问,忿思难,见得思义。”

    假山后几株古柏枝叶繁茂,树荫遮蔽,石阶小径四条,分别通往西侧学子宿舍、正前方的外院讲堂、在东北角上进入下一进院子的门和东侧的书舍。

    透过影影绰绰的树枝可看到外院讲堂上的牌匾,上以隶书写着“正心笃志”四字,每个进出讲堂的学子都可看到,时刻提醒着诸位学子一入此门当以心向正、专注一意,立志不变。此是书院第二进。

    随着斋夫继续前行,走在石板小径上,微风阵阵,枝叶簌簌,尧有意趣。

    穿过角门,进了第三进院子,眼前豁然开朗,景色更胜。有大池塘约莫一亩地大小,引活水穿园而过,小桥流水,碧波粼粼;荷塘莲池,花开正旺;古柏竹林,苍劲挺拔。荷香、莲叶、锦鲤、翠竹、苍柏,此间就是临清十景之“书院荷香”的所在了。

    张籍大量了下周遭屋舍,正北一排屋舍是内院大讲堂,上有牌匾隶书“崇德弘毅”,语出论语“士不可不弘毅”,教导诸学子为人当崇尚美德,宽宏坚毅。西侧是内院厨房食堂,东侧是内院学子宿舍。

    能在此读书生活,真是一种享受,观此美景张籍不禁心下感叹道。

    依旧是石板小径,通往下一进的门开在西北角上,亦步亦趋,走了过去。

    这第四进院子就是游学士子、来访友人和部分书院先生的居所,南北十几丈,东北西三面屋舍约有四十间之多,院中大片竹林,林中凉亭石阶,四五株枝繁叶茂的古柏,大块太湖石随意散落,取法自然之趣。

    斋夫将张老夫子三人引到东厢房第三间丙三房和第四间丙四房,门口站定,斋夫作揖道:“此处就是贵师徒这几日的居所,吃饭可去书院内堂食堂,已有安排,其他有甚吩咐到前院找我即可,等会还有其他社学来人,现下得去大门口待客,就不在此多待了,还请见谅。”

    “有劳,有劳,不必顾及我等,自去即可。”张老夫子回了一揖。斋夫微笑回礼转身向前院走去。

    及得斋夫走远,张老夫子感叹道:“毕竟是清渊书院,底蕴深厚,一个斋夫都举止得体,谈吐不俗。”转身又对张籍和张义先说道“把行李书箧拿进屋吧。”

    单号房是单人,双号房是双人,张夫子住在丙三房,张籍张义先住在丙四房,屋内用品一应俱全,倒也不用师徒三人费心,不一会儿就整理好了行李。

    看看天色还早,距吃中饭还有些时间,张老夫子对两个学生说道:“你们第一次来清书院圣地,不要打扰到别人,我来过多次,就不去了。”

    张籍,张义先早就耐不住性子了,等的就是这句话,两人异口同声的回道:“是,先生。”

    “张籍,你读书多,性子沉稳,当约束张义先。”张老夫子对张籍嘱咐道,有面向张义先,“书院这几日,我若不在,你当听张籍的。”

    张籍、张义先连忙应是,张老夫子接着嘱咐了几句,就让二人出门了。

    两人出得门来,张籍看看四周对张义先说道:“刚才到这来,远远看到后面有一座高楼,不知是何处,你我不如前去寻找一番。”

    张义先只想着此处景色迷人,但是也不知从哪开始游览,便应声遵从了张籍的建议。

    在第四进院子内走了一圈,与东北角处找到一门,此门半掩着,并未上锁,两人进去,竟又是一进院子,清渊书院共计五进院子,在这寸土寸金的临清城,尤其是文气鼎盛的考棚街上,占地怕不是有20亩之多,底蕴势力非同一般。

    这第五进院子,全是石板铺路,正中央乃是一座三层楼阁,坐北朝南,远远望去,黑色琉璃瓦顶,绿色琉璃瓦剪边,飞檐挑角,

    走得近了,看到大门紧闭,台阶下放有几口大水缸,门上挂一牌匾古篆“清渊阁”三字,这座三层楼设计不同一般园林楼阁,竟似全有砖石筑成,除门窗外立柱外无一木料,阁的前廊设回纹栏杆,檐下倒挂楣子,加之绿色檐柱,清新悦目,门窗镂空,工艺繁复,设计精巧,匠心独运。

    阁前有一方池,引活水流入,成一荷塘,池内荷香飘飘,莲叶亭亭,池上架一石桥,石桥和池子四周栏板都雕有水生动物图案,灵秀精美。阁后湖石堆砌成山,势如屏障,其间植以松柏,苍劲挺拔,郁郁葱葱。阁的东侧建有一座碑亭,盔顶黑色琉璃瓦,造型独特。亭内立石碑一通,正面镌刻有大学士李东阳撰写的《清渊阁记》,背面刻有谢臻题诗。

    读罢碑志二人方知这座三层楼乃是鼎鼎大名的藏书楼——清渊阁,如此这里有些特殊的设计就说得通了,黑色琉璃瓦意为水,以此为顶,取水压火之意,砖瓦结构,门口打水缸,阁前阁后的荷塘,都是为大喝:“谁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