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十九章 休假

    自那日下了次雨之后,已有十几日,炎炎夏日,万里无云,树叶不动,蝉鸣烦躁。

    这两天社学不开课,张籍在家中晨诵《论语》,午书《封神演义》,晚读《对类》,《洪武正韵》,《训蒙骈句》等韵书,时间赶得很紧。

    假期第二天中午,书房内,张籍穿一件薄衫短打,伏案书写,桌旁放一盆刚打出来井水,盆里浸泡着一条汗巾,只有冰凉的井水方能稍微消解下这恼人的暑气。

    前几日一直在帮张义先辅导功课,没有时间将《封神演义》完本,趁着假期张籍连连赶稿。

    幸好只是把记忆中的文章抄写一遍,并不用整理思考,否则剩下的这三十几章不知道要写到什么时候。

    蝇头小楷熟练之后写起来并不比后世的硬笔慢,权当练字吧。

    弟弟不在家,妹妹得父母嘱咐也不去张籍书房,无人打扰之下张籍一直写到日暮西山。

    终于写完了最后一章第一百回武王封侯列国。

    张籍长舒一口气,把笔丢进笔洗,双手放在脑后,仰头看天,身体紧紧的靠在椅背上,伸了个懒腰,码字这个工作放在哪朝哪代都不是个好活计啊,但是著书立说这件事完成之后还是很有成就感的。

    起身从盆中掬起一捧井水,洗了洗脸,又用汗巾擦了擦身体,张籍神清气爽的走到了院中。

    不想,正好看到二弟张卫走了进来,怀里还揣着两本张籍写的《封神演义》手稿,“大哥,这会儿子可有空,这书上有几个问题不懂。”

    “哦?有空,你先洗把脸,大热天的,身上满是汗,对了别用凉水冲,对身体不好。”看到张卫拿起盆子就要往头上浇,张籍连忙嘱咐道。

    “好咧。”自从张籍给张卫讲评书之后,这个弟弟对自己可是言听计从。

    屋里太热,张籍搬了两张小板凳放到院子里,自己坐了一张,另一张递给了弟弟。“说吧,哪里不甚明白?”看到弟弟坐下,张籍问道。

    “最近几日,有人问我这书里的神仙,到底是何者为尊,何者为仆,各司何职等,我答不上来。”

    “这个好说,你等等。”张籍说罢,回书房把下午写完的稿子拿了出来。

    “《封神演义》共计一百回,今个儿我已全部写完,这是后三十回,等下把这些书稿和前面那六十回一样,每十回用针线缝在一起,正好十本,便于携带。”张籍仔细的向弟弟交待着。

    “还有,这些书稿要保存好,明天我和张夫子去临清州,先摸摸情况,等我回来,咱再一起去城里,把这稿子卖个好价钱。”

    “什么,这个书稿要卖掉?”张卫一听急的站了起来。

    “二弟你坐下。”张籍伸手招呼道:“你上次说的那个酒楼想买咱的话本,我有没时间在那待着,只能这样。”

    “唉!”张卫重重的叹了口气,满是不舍的坐下。

    “趁这几天书稿在,你多看看。”张籍看他难过不舍的样子,又安慰道:“看了这么久,内容大都记在了脑中,以后你能写字了,再写一本就是。”

    “知道了,大哥。”张卫应了一声,脸色还是有些沮丧。

    “接下来,我和你说说你刚才问的问题。”张籍随后拿过一个小树枝,在院子中写了两个字“体系”,写完说道:“你所问的其实就是整个《封神演义》的神仙体系,画个图好理解些。”

    张卫听了看向地上的两个字,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张籍接着说道;“先仔细看,后面就会明白。”说着,又在“体系”下写上“混沌”二字,下面又书“盘古”,解释道:“混沌初分盘古先。”

    接着在盘古下面画了四条竖线,由右至左分别写上鸿钧老祖、混鲲祖师、女娲娘娘、陆压道君。

    张籍接着说道:“鸿钧老祖下有三大弟子:太上老君,元始天尊,通天教主,是为‘一气化三清’;太上老君掌人教,座下有弟子玄都**师一名,元始天尊掌阐教座下一众门徒以玉虚十二门人为首,这十二门人,各有洞府,各有徒弟,各有法宝。书稿中都有,我就不一一细说了;通天教主掌截教,弟子门人最多,主要有多宝道人、四大圣母、三霄等,这些书中也有。”

    因字数太多,张籍只是用树枝在地上点了一些点,以此代表。

    “至于神仙所司何职,都在书中第一百回。这些日子你按我教你的这个方法,做一个图出来,理清《封神演义》中的人物关系脉络。我提醒你一下,可以做一个凡人篇,做一个修士篇,最后在做一个封神职司图,如此不怕别人再问了。”

    “原来如此!”张卫听后恍然大悟,似乎抓住了什么要点,口中念念有词,拾起刚才张籍放下的树枝,在地上一道道的划着。

    看着弟弟进入了思考的状态,张籍悄悄起身离开,竟没有惊动专注张卫。

    ……

    回到书房中,张籍又拿出韵书翻看。

    听张老夫子说,每次各社学交流时都会在清渊书院举办文会,文会的主要内容是诗词对赋,琴棋书画,以此彰显文风,炫耀实力。

    书画自不待言,那是张籍的拿手好戏;琴棋不曾涉猎,这个无伤大雅,不是主要环节‘最主要的就是诗词对赋的比试。到时用到韵书的地方可不少,虽然都已是熟读成诵,但是后世接触较少,张老夫子也并未注释指点,感觉自己的理解运用能力还是不足。

    打定主意要在文会上崭露头角的张籍可是要好好的做准备。

    读着读着,后世的看过的诗词歌赋、千古绝对不时浮现在眼前,同韵书知识两相对应之下获益匪浅、感受颇深,旧惑得借、更有新思。

    《论语》有言,子曰:“发愤忘食,乐以忘忧,不知老之将至云尔。”果不其然,渐渐的,慢慢的张籍就沉浸其中,忘了时间。

    月光如水,播撒下一片银白色的薄纱。

    此刻农家小院牛已入圈,鸡也进窝,安静非常。

    只余窗户上的那一豆灯光在不停摇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