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十八章 选拔(下)

    留给人准备的时间总是短暂,一刻钟很快就过去了。

    张老夫子发下了卷子,这试卷是夫子手写,内容不多但涵盖了大部分内容,为人处世、天文地理,民俗风貌都有涉及。试卷每人一张,计有《古今贤文》五句,《幼学琼林》九句,要求解释句子表意及引申义。

    拿到试题,张籍将这十四句大略的看了一遍,《贤文》所出句子并不难,张老夫子课上都有讲过,只要认真听了,都能答上。《幼学》只学了五日,多数人只是粗通文意,这九句对众学童有些难度,算是这次选拔中的拔高题。也对,有拔高才能有区分度,才能选出佼佼者。

    铺开纸张,磨墨提笔,张籍便开始答题。

    《贤文》题第一句“责人之心责己,恕己之心恕人”,稍加思考,便笔落纸面,写道:“以责备别人的心态责备自己,以宽恕自己的心态宽恕别人。意为吾辈当将心比心,严以律己,宽以待人,常思己过,常恕他人。”几笔答完一题,思路毫无迟滞晦涩之感。

    略作停顿,又看向下一题“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这一句有意思,后世常被引用,下笔道:“语出《诗经·王风·黍离》,了解我的人知道我的忧愁,不了解我的人认为我当有所求。意为感叹知己难觅,世事沧桑,不被理解。”

    ……

    第五题“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这是道送分题,后世常说,大明常讲。笔尖触纸面,一行字显现出来:“语出《史记·留侯世家》”,能治病的良药多数是苦的,但有利于治病;忠言劝告虽然不动听但对言行有益。意为应当勇于接受别人的建议和批评。

    张籍越答越顺,越写越快,一时间文思泉涌,不多时,就把这五句《古今贤文》题轻松写完。

    放下毛笔揉揉手腕,看向周围,学童们都在奋笔疾书,只不过进度赶不上张籍,五道《贤文》还没做完,随即不作多想,继续作答《幼学琼林》题。

    《幼学琼林》第一句“事非有意,譬如云出无心;恩可遍施,乃曰阳春有脚。”答曰:语出《幼学》天文篇,事情在无意中完成好像浮云的无心出岫;恩泽广泛的施行,好像阳春滋长着万物一样。意为万事万物有其必然性,亦有其偶然性,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是也。

    第二句“心多过虑,何异杞人忧天;事不量力,不殊夸父追日。”答曰:语出《幼学》天文篇,心里太过忧虑,好像杞人担心天要塌下来一样;做事不自量力,就好像和夸父追逐太阳一样。意为做人当定心静气,量力而行。

    第三句……

    ……

    第九句“涉猎不精,是多学之弊;咿唔呫毕,皆读书之声。”答曰:语出《幼学》文事篇,涉猎广泛不求精深是学习者的弊病,终日咿唔不肯休息,是勤苦诵读的工夫。意为读书应当力求甚解,勤奋苦读。

    文不加点、一气呵成,笔尖腾提按之间,写完了最后一个“读”字,搁笔将卷子摊开轻轻吹了几下,晾干墨迹,张籍看了看窗外太阳,时间尚早。

    自己当是第一个写完的,张籍想到,随后卷起卷子走到讲堂前,交给了张老夫子。看到张籍过来,张老夫子放下手中书,看向张籍。

    “先生,学生已答题完毕。”言毕,恭恭敬敬的双手将卷子递给张老夫子。

    “哦?且放在这里,我看看。”张老夫子接过张籍的卷子,提起毛笔,沾了点淡墨摊开看了起来,张籍侍立一旁,一动不动。

    半空中的毛笔始终没有落下,许久,张老夫子将笔放下,赞道:“无一错处,难能可贵,你下去吧。”

    虽然只是简单的几句,张籍还是感到意外,张老夫子可是很久不曾夸过人了。这次考较自己社学第一的名头算是名至实归了,速度、完整度,正确度皆胜他人。

    应了声是,张籍便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此时周围的同窗们还在苦思冥想着答案,回座位的过程中略略看了几眼,大多是难在了《幼学琼林》题上。

    约莫盏茶时间,陆续有人交卷了,首先是林嗣,接着是张义先等人。

    张老夫子阅卷的速度很快,不多时就宣布了下午文章释义的名次。

    “肃静!下面宣布名次,第一张籍,所答无错,第二林嗣,张义先各错一题……”

    张老夫子的话音还未落,下面又引起一阵哗然。

    砰砰两声,张老夫子一拍桌子,

    大声喝道“随意喧哗,成何体统!肃静,肃静,最后的一个名额在林嗣,张义先两人中选出。”

    学童们见夫子似是发怒,顿时噤声不语。

    “林嗣,张义先,你二人一炷香内再答九题,以以答题多且无错者胜出!”

    说罢,张老夫子铺开纸,提笔快速书写了两份一样的题目,交给林、张二人。

    有时间限制,一炷香答九题稍有困难,林嗣、张义先接过题目,急忙作答起来。

    线香浮动,不知不觉已是燃尽了。

    “时间到。”

    两人紧赶慢赶皆已作答完毕,这次张老夫子并未将卷子收上前来,径直言道:“张籍你上前来,将林嗣、张义先所做题目依次读出来,不得有半点徇私,另你二人如有异议可当场提出,先读林嗣的”

    张籍走上台前,拿起林嗣的卷子朗声读到:“林嗣,沧海桑田,谓世事之多变;河清海晏,兆天下之升平。沧海变作桑田比喻世事变迁极大;黄河水清,大海湖泊风平浪静,无水旱天灾是天下太平的征兆。”

    接着又读张义先的:“张义先,沧海桑田,谓世事之多变;河清海晏,兆天下之升平。沧海化作桑田指时过境迁,比喻世事变化巨大;黄河水清,大海平静,预示着天下太平。”

    二者的答案相差无几。张老夫子面无表情,沉声说道:“下一题。”

    “林嗣,事先败而后成,曰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事将成而终止,曰为山九仞,功亏一篑。做事先失败然后却能成功,在一处先有所失,然后在另一处有所得;事情快要完成,却又终止,堆极高的山,差最后一筐土没有完成。意为做事情只差最后一点却不能完成”

    “张义先,事先败而后成,曰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事将成而终止,曰为山九仞,功亏一篑。做事先失败后成功,在某处先有所失,然后在另一处又有所得;事情快要完成,却又终止,堆九仞高的山,差最后一筐土没有完成。意为做事有始无终,即便差最后一点,也是失败的。”

    读到此处,张老夫子微眯的眼睛睁开了,“此题林嗣错,张义先对。”

    听闻此言,学童们一阵窃窃私语,无非是惊叹于张义先竟能比得过林嗣,张义先此时得意洋洋,丝毫不掩喜色,林嗣则满面通红。

    “下一题。”

    “下一题。”

    ……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已是到了第九题,前八题两人各错一题,打成平手,到了最后一题,二人都紧张起来。

    张籍声音依旧清朗“林嗣,一日三秋,言思暮之甚切;渴尘万斛,言想望之久殷。思念之殷切,一日如隔三秋;访友不遇而空回,渴心归去生尘埃积了万斛。”

    “张义先,一日三秋,言思暮之甚切;渴尘万斛,言想望之久殷。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用来形容思念之殷切;出门访友不遇而空回,好似人口渴嘴中生出许多尘土,意为思念至极。”

    讲堂内所有人都盯着张老夫子,急切地想知道这谁回答正确,这最后一个名额花落谁家。

    只见张老夫子长身而起,双手负于后,踱步走出讲台,微微沉吟,“此题,林嗣意有疏漏,张义先对。”

    “不可能!”

    却是林嗣终于忍不住,上前几步从张籍手中夺过张义先的卷子。

    看着看着,面色逐渐平静,又慢慢转为失落,一言不合把卷子放在桌上,竟似是听不到同窗的呼喊,愣愣的走出了讲堂。九道题,张义先错一道,林嗣错两道,自是张义先胜出。

    唉,到底是心智不成熟的小屁孩,这么一点打击就受不了,张籍暗自腹诽,也没想到自己也不过是个十三岁的小屁孩,在后世就是个六年级的学生。

    “此次考较,张义先胜。”张老夫子看了看走出讲堂的林嗣张了张嘴,但并未说什么,只是宣布了结果。

    砰,张老夫子敲了下讲桌,又道:“近几日课业紧张,尔等想必是乏累了,明天起至交流结束,休沐七天。”顿了顿,“张籍、张义先、你二人这两天也在家做好去临清州的准备。散学!”

    张老夫子甫一走出门口,讲堂内瞬时热闹起来,众人围了过去,齐齐恭贺张义先。

    张籍并凑未过去,而是看向窗外的大树,微风不动,伞盖如荫。

    选拔一事终于落下帷幕,清渊书院一行总算有了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