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十七章 选拔(中)

    社学后院,食堂屋顶升起袅袅炊烟。内中格外喧哗,议论声、背书声夹杂着锅碗瓢盆声不绝于耳,这好似后世考试完毕后讨论答案的情景。

    “籍哥儿,这次先生考较默书,时间太紧啦,你写完没?”张义先甫一坐定,就向张籍问道。

    “紧赶慢赶,两篇刚刚好写完吧。这次先生考较的不仅仅是记忆,还有行文速度,你们呢?”张籍回道。

    “哎,我《古今贤文》上半篇都没写完,两篇都有掉句掉字的,许多想不起来了。”张义文沮丧的插话道。

    “我也一样,差了好多,明明记得却实在想不起来。”张义武接话。

    “义先,你呢?”

    “时间太紧,只完成了《千字文》和《古今贤文》的上篇,下篇还有四五百字没写,我也没有完成,如果延长点时间就好了……”张义先的大嗓门又响了起来。

    “吆呵~就凭你,再给你两个时辰也写不完!”

    张籍正想安慰他一下,忽听隔壁桌上传来一声阴阳怪气的讽刺声。

    “下篇还剩四五百字,吹牛吧你,不怕把天吹破,就你这水平,剩下四五千字还差不多!”定睛一看,原来是林嗣和闫先。

    “你们说谁吹牛!”张义先大大咧咧的火爆脾气一拍桌子起身就要冲过去

    一见张义先又要闹事,张籍,张义文,张义武赶忙拉住他,不让他过去。距离上一次打架还没有二十天,再出事任谁都没好果子吃。

    “君子动口不动手,你、你这莽夫想干什么。”看到张义先挥拳就要过来,上次被饱以老拳后大约是有了心理阴影,闫先边喊边惊慌的向后闪去。

    待看到张义先被张籍等人拉住,不禁对刚才自己的失态感到恼怒,闫先壮着胆上前几步大声说道:“说的就是你张义先,谁不知道你功课在社学向来垫底,嗣哥儿的《古今贤文》尚且还有六百多字没写,,你说你还剩四五百字,谁信,不是吹牛是什么?”

    “你这厮凭什么瞧不起人,看拳!”张义先一听又要挥拳向前冲,,张籍一看连忙拦住。

    “这个时候打人,你还想要这个名额吗?闫先肯定去不了,你打了他,不是白白把机会让给了林嗣!放下手,快回去。”这倒是张籍为劝住张义先故意曲解林嗣等人的意思了,在闫先等人意识中,张义先还是原来的张义先,剩下的一个名额稳稳的是林嗣的,根本不屑于用这种小伎俩。

    张义先如梦初醒,恍然大悟,收回手臂,“险些上了你的当,我能不能去就看下午考较,听你废话作甚,这事以后再作计较,咱骑驴看账本,走着瞧,哼!”说罢,转身回去端起碗吃饭。闫先还想说点狠话,也被林嗣胡升拉住。

    张义先一吓,闫先等人也不做声了。经此一闹,食堂内的喧哗声顿时小了不少,众人默默的吃饭或者加紧看会儿书。

    ……

    窗外太阳高照,已无早上的清凉,叶静不动,蝉鸣啾啾。

    休息的时间过得飞快,一个时辰已过,又到了下午上课的时候。

    张老夫子夹着上午默书的卷子走进了额讲堂。

    到了台前,张老夫子向众童子说道:“上午的默书的《千字文》和《古今贤文》我已批改完毕,下面宣布结果。”

    学童们都直着眼睛看向张老夫子等他宣布结果。

    “默书第一,张籍,两个时辰写完《千字文》和《古今贤文》难得,无一错字无一疏漏更是难得,第一当之无愧,传阅下去。”说罢将张籍的默书在同窗间传阅展示,众人皆无异议,引起一片啧啧称赞声。

    传阅完毕,收回张籍的默书,“第二名,嗯……”似乎有什么难做决定的事情,张老夫子停顿一下,继续说道“并列第二名,林嗣,张义先。”

    话音刚落,引起一片哗然,什么,张义先竟然能和林嗣比肩,往日可根本没有可比性,张义先比之林嗣差了不是一点半点。就比如后世一个班中常年考倒数前三名的学生,突然考试得了前三名,怎能不引起一片惊异呢。

    “不可能!”林嗣忍不住叫出了声。

    “嗯?”这是在质疑张老夫子吗,张老夫子闻言瞪了一眼林嗣,“二人默书的《千字文》无错误疏漏,林嗣的《古今贤文》差九十七句,六百三十七字,无错;张义先《古今贤文》差七十三句,五百二十二字,其中十二处错误,两两相折,二人并列第二,传阅下去。”说罢又将二人的默书传了下去。

    张义先面露得色的看向闫先林嗣等人,幸好是张老夫子在,否则张义先定是要狠狠的嘲讽一番,出口气。

    林嗣闫先一脸不信的拿过张义先所默书的卷子,一点点看起来,脸色由开始的不信一点点转变为震惊,虽然字写得不好看,但是真如张老夫子所说张义先默书的《古今贤文》只差七十三句,这个事实也由不得他们不信。

    默书时张老夫子就在讲堂前看着,社学一共只有九人,座位相距不远,有什么动作一眼就能看到,杜绝的作弊的可能,只是、只是短短时间提升这么快,这怎么可能!林嗣看着张义先默书的《古今贤文》心绪纷乱。

    收回两人默书后,张老夫子接着宣布结果。

    “第四名,范缜,《千字文》无错无漏,《古今贤文》上篇有疏漏,下篇未写。”

    “第五名,刘询,《千字文》无错无漏,《古今贤文》下篇有错有疏漏,下篇未写。”

    “第六名,闫先,《千字文》有疏漏,《古今贤文》上篇未完成。”

    “第七名,张义文……”

    “第八名,胡升……”

    “第九名,张义武……”

    张义武最近玩疏于温习,这次成了垫底,满脸羞愧,恨不得地上有个洞钻进去。

    此消彼长,胡升成了倒数第二,也没什么好得意,头也低低的。

    张老夫子宣布完结果,双手按在讲桌上,又道:“以上,是今次考较的结果,前人典籍,文章精义乃是我等读书人的根本,默书一道不容小觑,张义先默书进步很快,继续保持。把各自的默书拿下去吧,课后仔细看看,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下面收拾准备一刻钟,一刻钟后考较经义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