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十六章 选拔(上)

    经过这一段时间在张籍处的强化学习,张义先用谐音记忆法加深了《百家姓》的印象;用思维导图法,重新温习了《三字经》《千字文》《千家诗》,对这几本书的理解记忆更进一层;提纲挈领、枝干并重、多种方式并用,学习了《古今贤文》和《幼学琼林》;

    经张籍的检查提问,张义先的三百千千能熟练的背诵和理解,新学的《古今贤文》和《幼学琼林》皆已理解,能够背诵,只是细枝末节上稍有生疏,总而言之,张义先的课业水平有了长足的进步。

    短短的十几日很快就过去了,时间来到了七月二十九张老夫子定下考较的这一天。是日,柳枝摇曳、微风习习,阳光温和、天空一碧如洗,是炎炎夏日中少有的凉爽天气。

    如此好天气,众学童们都早早的来到了社学,在讲堂中准备好了笔墨纸砚等物,迎接张老夫子接下来的考较。

    门口传来几声清咳,是张老夫子到了,进入讲堂走到堂前,砰的一声敲击了下戒尺。

    “肃静,把书本收起来!”张老夫子面色严肃的环视讲堂,“前些日子说过,这次清渊书院交流名额共计两人,已定下张籍一人,下面开始剩下一个交流名额的选拔考较。”

    “这次考较分两部分,第一部分为经典默写,第二部分经典释义,两者相加考较优异者胜出。”

    “这次考较张籍也参加,若有退步,哼,取消资格!”张老夫子不知想起了什么,特意点了张籍的名。

    不过张籍自是信心满满,毫无担忧惧怕之情。

    “下面默写《千字文》、《古今贤文》,不许交头接耳,违者取消考较资格,开始。”

    众学童听得张老夫子宣布开始,都赶忙提笔在准备好的纸上写了起来。

    张籍看了一眼右前方的张义先,这些日子张籍的教的极其用心,张义先学的也算努力,十几日的功夫就看今天的成效。虽然看不到张义先此时的表情,不过从他头也不抬、奋笔疾书的样子看来,默书这一环节应是没有问题。

    又看向右边这次选拔中张义先的对手林嗣,林嗣此时面色平和,手提一只黑色笔管精制羊毫,在铺开的竹纸上一笔一划,工工整整的写着《千字文》,书写之间流畅无比,毫无顿涩,也是胸有成竹,默书不在话下。

    张籍打量了几眼周围,并未引起夫子的注意,张老夫子在讲堂前的桌前坐着翻看着一本《幼学琼林》。

    众同窗都在默书,张籍收回目光,提笔沾墨,在铺好的毛边纸上由右至左,由上到下,写下三个字“千字文”,接着“天地玄黄,宇宙洪荒……”钟繇小楷再次跃然纸上。

    经过这十几日的《封神演义》话本的书写,张籍已经适应的这具身体的习惯和明朝的粗纸劣笔。

    微秃的笔尖在张籍的手中辗转腾挪,中锋无尖,侧锋来凑;侧锋分叉,中锋顿收;纸质太差,轻按快提;条件不足,技巧来凑,硬是掩盖了这些缺点,书法比之第一次默写《千字文》时更为精进。

    一时之间,讲堂之中只听见笔锋在纸上摩擦的沙沙声。

    张籍仿佛又回到了后世的书法教室,浑然忘我,眼前心中,唯有笔墨。

    “……孤陋寡闻,愚蒙等诮。谓语助者,焉哉乎也。”

    不到半个时辰,洋洋千字就已书写完毕,比上次快了不少,前世时张籍临写小楷,最快的时候大约每分钟二十多字,这次也差不多有了前世的水平。

    张籍驻笔将纸摊开,稍作晾晒等待。

    这毛边纸长约二尺半,宽约一尺半,换成现在的尺寸就是大约八十厘米乘四十五厘米;上下左右各留白,横着从左至右,由上至下书写;每个小楷约一厘米见方;字与字之间上下衔接流畅,行与行之间左右错落有致;

    整篇《千字文》,章法布白颇具匠心,提按分明妥帖平和,取法魏晋精致高雅,如果加上落款,稍作设计,放在后世投稿参加一些小型书法比赛也是能进前三的。

    将这一张纸卷起放在书桌下,张籍往左右看去。

    众同窗们从篇幅上看来,有的写到一半,有的还剩三分之一;林嗣的进度不慢大约还剩下四分之一左右,相比之下张义先写的就慢了些,写字速度不是一朝一夕能够提上去的,他已经写了三分之二的样子,笔下依旧流畅,顺利写完是不成问题的。

    上午的考较时间大约是两个时辰,也就是后世的四个小时,《古今贤文》大约四千五百字,按照自己书写速度也只是能刚刚写完,更遑论他人。

    如此看来,行文速度也是考较的一个方面

    念及此,张籍取出一张毛边纸铺在桌上,提笔蘸了蘸墨,砚台中墨有些浓,又加水磨墨,润了润笔。

    收拾停当,平复心思,下笔写道“古今贤文,诲汝谆谆。集韵增广,多见多闻……”

    整本《古今贤文》如在眼前,个个小楷好似行云流水,欢快的跳跃展现在纸上。

    一撇一捺,一点一划,一提一按……圆转如意,渐入佳境。

    “……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黑发不知勤学早,白首方悔读书迟。”半个多时辰已过,期间一张纸写完,换了第二张,也已经写到一半。

    张籍写完上集略作停笔,看向四周,林嗣面色平和,张义先稍显兴奋,范缜刘询边思边写,这四人都已经开始默书《古今贤文》;其余学童时而眉头微皱,时而奋笔疾书,《千字文》还未完成。

    日头渐高,还有一个时辰,照这进度除张籍外谁也写不完,不多想,张籍甩了甩微酸的右手,又提笔写道:“前人俗语,言浅理深。补遗增广,集成书文……”书法更加老练,书写速度又有突破,此刻进入状态的张籍却浑然不觉。

    时间一点点过去,众学童都在奋笔疾书,仿佛是后世的考场。忽听讲堂前传来砰砰两下戒尺敲击声。

    “……此书传后世,句句必精读,其中礼和义,奉劝告世人。勤奋读,苦发奋,走遍天涯如游刃。”此时张籍刚好写完最后一笔。

    只见张老夫子,不知何时已放下了书,手持戒尺,站起身来。

    “停笔!将所书题卷写上姓名,卷起后交到前面。”

    众人猛然惊醒,看向前方,时已正午,上午的考较已经结束了。

    只见有学童写完姓名还未停笔,似要再写上几个字,张老夫子又砰砰拍了两下戒尺催促,所有人皆恋恋不舍卷起书卷。

    张老夫子收齐之后就出了讲堂,刚踏出门去,讲堂内哀鸿一片。

    除张籍外没有一个人把《古今贤文》写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