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十五章 再试思维导

    “今天下那么大的雨,义先哥今天怕是不来了吧?”看着屋外下个不停的大雨妹妹问道。

    吃过晚饭,张籍在厨房正帮着妹妹收拾碗筷,听到妹妹问起,回道:“不清楚,昨天约好的应该回来吧,不过路上不知道好不好走,还真说不定……”

    “谁在念叨我呐。是不是咱妹妹?”说曹操,曹操到。只听得张义先的大嗓门从院门处传了过来。“看我带了什么。”

    只见张义先右手提着个小竹篮,左臂夹着把油纸伞,一双黑色靴子上满是泥污。循声走进厨房,把伞放在门边,将小篮子递给张姝,“这是临清城考棚街那的马记咸鸡蛋,我二叔进城买了许多,我顺了十几个拿来给大家伙儿尝尝,我可是吃过了,个个冒着金黄的油。”

    “妹妹,接过来,给爹娘拿过去。义先你也是有心了。”张籍也不和他客气,示意妹妹把篮子接过去,“好,我这就拿去给爹娘。”张姝把手在围裙上蹭了蹭,接过篮子喜笑颜开的跑去里屋了。古代盐法严格,对于农民来说,能顿顿吃到点咸味就是好饭食了,咸菜那都是美味珍馐,得省着吃,至于咸鸡蛋过年都难见,这就是农家的鲍鱼燕窝。

    “义先,以后不要带东西了,太见外了。走,去书房说话。”张籍在灶台旁的木盆里洗了洗手,用布一擦,招呼张义先道。

    “嗨,这有什么,我吃过很多了,咱弟弟妹妹正在长身体的时候……”张义先一边寒暄着,一遍随张籍走进了书房。

    到了书房中,二人在桌前相对坐定。

    “我昨天说的那个法子可还能用?”张籍看向张义先,问道。

    “能用,能用,这个柏树图真是太好用了……”说起昨天的柏树图,张义先话匣子一下子打开了,滔滔不绝的说了一阵,他忽的一拍脑门道:“差点把正事忘了,对了,你看,这是我按照昨天的方法,做的《千字文》柏树图。”边说着便从怀中掏出了一张毛边纸铺在书桌上。

    好好的思维导图中的一个分支——树状图被张义先称作了柏树图,不知道当后世英国的托尼巴赞兴致勃勃的向全世界宣传自己首创思维导图学习法时,突然被告知五百年前在中国的文献故纸堆中这种方法早已有过广泛的应用,那是一种怎样的表情,想到此张籍不禁心下一乐。

    张籍靠近一看,纸上歪歪扭扭的画了一颗枝繁叶茂大树,树干上写着“千字文”三字;分出六个粗枝,分别写着天象、四时、孝义、忠君、治国、隐士。叶片上密密麻麻的写着一些词句。

    沉吟了一下,张籍说道:“大体上是可以的,只是有些繁杂,需要略作修改。”

    说着就又铺开一张纸,提笔勾出一株枯柏,稍作思考就下笔写了起来。

    主干上也是写着“千字文”,与张义先不同的是,分出四个粗枝一个细枝,自右至左,第一枝写“开天辟地,先王历史”;第二枝写“忠义孝悌,为人处世”;第三枝写“盛世盛景,文治武功”;最后一粗枝写“田园逸景,君子之道”,剩下的那一细枝上写“谓语助者,焉哉乎也”。叶片只是点出,并未写字。

    张籍写完,又自顾看了一遍,看罢觉得尚可,方将这修改过的图和原图一并转向张义先,“义先,你看看两者有何不同,哪一种更好些?”

    张义先左一眼右一眼的做着对比,大约一盏茶工夫,张义先有些丧气的抬起头说道:“修改的这一张图,比之我做的好了许多,精炼许多,我那一份太过繁复。”

    见到他失落的样子,张籍鼓励道:“不要灰心,才一天时间,就能做出这种水平的柏树图,已是进展神速了,熟练起来会更加容易更加精炼。”说着,走到张义先身旁,指着原图道:“这一份分层不准,乃是文意掌握有些偏颇,我来与你解释一番。”

    “《千字文》全文二百五十句,每句四字,计有一千字整,其中重字六个。这个是首先要知道的。”张籍顿了一下说道,“这个先生讲过,我已知晓了。”张义先应道。

    “那好,按照内容《千字文》可分为四篇。”

    “那四篇?从哪一句到哪一句?”

    “第一篇从第一句“天地玄黄”开始,至第三十六句“赖及万方”,这一篇从开天辟地说起,讲了天地、日月、星辰、风雨、雾霜、寒暑四时变化,还有世间万物,并由此引出了先民时代的故事,和商周盛世表现,故而第一篇名为‘开天辟地,先王历史’;

    第二篇从第三十七句“盖此身发”开始,至第一百零二句“好爵自靡”,这一篇重在讲述道德修养,接人待物,故而第二篇名为‘忠义孝悌,为人处世’。义先这样解释,能不能理解?”

    说完第二篇,张籍停了停问道。

    “可以领会可以领会,听籍哥儿你一说,我这是什么来着,对是恍然大悟,如梦初醒,你接着说。”张义先所获颇丰,连连催促道。

    “恩,那我继续,第三篇自第一百零三句“都邑华夏”起,至第一百六十二句“岩岫杳冥”这一篇讲了盛世景象,京城形胜,文韬武略及取得的成就,故而第三篇名为‘盛世盛景,文治武功’;

    第四篇自第一百六十三句“治本于农”起,至第二百四十八句“愚蒙等诮”讲述田园生活,赞美高洁隐逸之士,同时也说了修身治国齐家之道,所以第四篇名为‘田园逸景,君子之道’。”

    “那最后这两句呢?”张义先问道。

    “最后这两句“谓语助者,焉哉乎也”,只是一些语气助词,没有什么特别含义,所以我就将其单列出来。这就是《千字文》的主要枝干,至于树叶就看你的理解程度,不要写太多字,只写关键词,以此来唤醒自己的记忆。”

    张籍一点一点的将《千字文》用思维导图法讲了出来,张义先在一旁是连连称是,直言有了柏树图法,在学任何东西都不在话下了。

    “对了,这柏树图法并不是适用于所有书,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像《百家姓》就难以套用,今天你先巩固巩固学到的这些内容,明天晚上我们在探讨《百家姓》的记忆方法。”怕张义先走了牛角尖,张籍提点道。

    “我明白,我明白。”

    看了看天色,窗外天已黑,张义先恋恋不舍的说道:“天色不早了,今天路不好走,我先归家,明天再来。”

    “先回去吧,路上慢些。功课也不在今天这一时,放心,我尽最大努力帮你,让你能胜过林嗣。”张籍站起身拍拍张义先的肩膀道。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雨后夏夜,凉意正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