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十四章 《封神》完结

    今天一大早就十分闷热,空气中一丝风也无,院内的杨树枝条懒洋洋的分毫不动,叶片没精打采。

    这个时代没有空调,炎热的夏季着实难耐,鸡还没打鸣,张籍就热得睡不着了,只搭了一件开衫,趿拉着鞋子到院中,在大缸中舀了一瓢凉水,泼在脸上缓缓暑热,醒了醒神。看向牛棚,大黄牛也是不住地在水槽中饮着水,不舒服的甩着尾巴,今天这是要下雨。

    昨晚给张义先补习,精力耗费的有些多,前半夜睡得挺沉,不想还是被这恼人的天气给热醒了。也不知道经过昨晚的学习,张义先能提高多少。从书房拿了一本《论语》,搬了一个小凳子,摇着蒲扇在院中看起书来。

    ……

    社学。

    时至中午雨还未下,天气闷热更甚。

    学童们都是精神不振,张老夫子顺势安排自行温书,不明之处或互相讨论,或去问他。

    看向张义先,发现他今天精神头倒是不错,桌上铺着一张纸,不时拿着毛笔在上面写写画画,许是昨天大有收获,全神贯注的按照张籍的办法去举一反三。

    这思维导图法如果用武侠小说中的功夫来做比,这就是类似《易筋经》《九阳神功》之类的顶级心法,而三百千千就是《太祖长拳》《杨家枪》这等三流的武功招式,以思维导图这顶级心法催动三百千千这基础低级招式,自然是无往不利,威力大增。

    ……

    天气更加阴沉,树静无风,蝉鸣愈躁,不知何时雨就要下。张老夫子见此早早的就宣布散学。

    及到家中,还未坐下,忽的来了一阵狂风,树木弯腰,似是天河决了口子,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的砸了下来,雷声隆隆,闪电一亮一亮,如一条巨蟒在云中穿行。

    父母也是早早的就从田里回来了,快到麦子收割的时候了,张父看着这天气担忧的不住嘀咕:“不要把麦子刮倒了,不要把麦子刮倒……。”

    张籍猛然想到,每到收获时节农民们都怕下这种暴雨,在古代做农民这个职业可不好当啊,天气岂是人力能做主的,民生之多艰呐。此情此景更坚定了张籍的科举功名之心。

    “吱呀”忽听院门处传来吱呀一声,二弟张卫满身雨水的跑了进来。“好大的雨,好大的雨!”边跑边呼喊着。

    张卫跑到里屋披了一件干爽衣服出来就对张籍说道:“大哥这几日晚上你和义先哥总在读书,母亲不让我去打扰,已有两日没有新章节了,那几个常来听书的茶客都催我呐,今天可是有空了,再讲几章?。”

    “有了有了,今个儿散学的早,来我书房,把妹妹也喊上。”张籍笑着应道。还差不到二十回,张籍打算凑着阴天下雨抓紧讲完。

    张籍转身进了书房,不一会儿,二弟张卫和妹妹张姝就进来了,张籍从桌子下拿过一叠裁好的纸,大约有后世两张A4纸那么大,上面工工整整的写满了飘逸灵动的小行楷,“这是我闲下来写的《封神演义》的手稿,已经写到了第七十回。”张籍把书稿递给张卫,“你仔细看看,好好保存,剩下的我会尽快写完。里面的内容我都讲过,如有不认识的字或不理解的词句可来问询与我。”

    早前在社学时,自己这个二弟看到三百千千这类的书就头疼,前几日用《三字经》教他识字,虽然没有偷懒,但总是愁眉苦脸,进展甚慢,想是打心眼中有种抵触,思前想后之下,张籍决定把这《封神演义》作为张卫学习的教材。

    张卫惊喜的接过手稿,就迫不及待的要看,呵呵,果然兴趣是最好的老师,读评书书稿一点抵触心理也没有,张籍心下一笑,不过还是打断道:“二弟,先不忙看,趁着这会儿有暇,我现把最后十多章讲完。晚上估计,义先还得来,到时就没时间了”

    “好的,大哥,我回头再看。”张卫恋恋不舍得收起了书稿。

    “上回讲到第八十一回姜子牙下山得遇痘神吕岳,略施巧计,搬来救兵破了殷商的的瘟阵……姜子牙兵取临潼关,四大教主齐聚,立起煌煌万仙阵……姜子牙奉命封神,自此八部正神各路偏神各归其位各司其职,各位看官前面书说道姜子牙发妻马氏羞愧自杀,这事还没完,马氏死后见姜子牙掌封神之权,顿时缠了上来,不依不挠,你道是最后封了个什么神?”

    讲到这张籍端起碗喝了口水,卖了个关子。

    “封了什么?快讲快讲吧。”“猜不到猜不到。”张卫和张姝迫不及待催问道。

    好不识趣,看来自己没有做说书先生的天分,张籍摇了摇头又接着道:“姜子牙经不得缠,只好给她封了个扫把星的神位。好了不说这个了,接下来第一百回也就是最后一回武王封列国诸侯,姜子牙罢相归齐……子牙下山斩将封神,自此开大周不世之基。封神演义至此结束。”

    这一部分正是《封神》中最为精彩的一部分,三教大会万仙阵,杨戬收七怪,金吒智取幽魂关、兵临朝歌斩妲己等等,张卫和张姝听得深深陷入故事中。

    一个多时辰不知不觉就过去了,夏季的暴雨来的快去的也快,不知什么时候外面的雨也停了,暴雨之后晴空万里,杨柳树枝叶翠绿,暑气闷热一扫而去,空气格外清新凉爽。

    “好啦好啦,今天就说到这,《封神》已完结,张卫你可要多看看书稿,有时间讲给咱妹妹听,走了,去吃饭。一会儿张义先就要来了,还有其他事情。”张籍笑着拍拍二弟的肩膀。

    “好好。”

    “嗯嗯。”张卫和张姝两人似乎还在回味着情节,仍意犹未尽,下意识的应声。张籍又伸手去摸了摸小妹的头发,小妹张姝回过神来抗议道:“哥,不要摸我头。”一晃头摆脱了张籍的手,跑去了厨房收拾饭菜了。

    家的感觉真好,张籍愣了愣,手还在半空中。

    随即喊了声“等等我!”也奔向厨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