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十一章 《贤文》对答

    时值仲夏,本该暑热难当,不过今日天公作美,早上几大片白云遮住了太阳,日头不甚毒辣,树枝摇曳,略有微风,带来丝丝凉意,温度适宜,正是读书好时节。

    同窗们都早早的来到了讲堂,一本正经的读着书。

    张籍也在自己座位上看着书,不过不是昨天那本《古今贤文》,而是《幼学琼林》。

    《幼学琼林》比之《古今贤文》艰深许多,张籍前世也只是大略看过,并未通读,因为其中用典较多,许多名词和现代语义相差甚远,而且张老夫子的注释不全,所以此时翻看起来有些吃力。

    张籍现在看的是卷一,内有天文、地舆、岁时、朝廷、文臣、武职六篇,长短不一,每篇一文,以古人的角度展现出了时人对于天文地理四季节气的认知和典章制度著名文臣武将。

    读着读着,张籍慢慢沉浸其中。

    蓦然,讲堂内一片寂静。不知何时,张老夫子进了讲堂,此时正站在张籍的身后,而张籍正读得起劲,对此毫无所觉。

    “咳、咳!”张老夫子几声干咳。

    “先生好。”张籍猛地惊起,回头看到了张老夫子。

    “《古今贤文》一书你虽已可背诵,但其中文意博大精深,《幼学琼林》语意艰深,前书未曾通晓而读后书,岂不闻欲速则不达?《贤文》一书你可曾达其辞?可否解其意?能否用之以行?”张老夫子恨铁不成钢似得一连串质问。

    后世许多家长给孩子上各种辅导班,往往寒假或暑假中就学完了下学期的课程,这种情况看起来很不错,但是实际上除了天赋出众的少数学生,对大部分人来讲利大于弊。原因一是大多数辅导班教学水平参差不齐,多数不及正式的课堂教学,二是半知半解学了一点的学生,再次学习的时候往往就不专心了,一鼓作气,再而衰,这句话同样适用于教育。究其根本原因是这中提前学习的方式违背了学生的生理心理规律。

    看着张老夫子此时的神色,张籍不禁想到了后世自己教学时遇到的问题,估计张老夫子也是如此看待自己的吧。怒其不争、哀其不幸,这一点上古今教师是有相同点的。

    张籍起身向张老夫子道:“先生教训的是,昨晚回去深感先生盼我等上进之意,故而挑灯夜读,对照您的注释和讲解,《古今贤文》学生已通晓其意,今晨读《幼学琼林》乃是为了再求精进,并非好高骛远之举,望先生明察。

    “好!好!”张老夫子拂袖转身走向讲堂前方,显然不信张籍的说辞,“吾曾见一目十行、过目成诵记性超群者,不曾闻不教而知者。我问你‘流水下滩非有意,白云出岫本无心’何解?!”

    张籍向夫子一躬身,随后朗声答道:“大河滔滔,水至下游滩头之上非是流水本意;云卷云舒,云升峻岭山洞之间白云未曾有心;意为世上许多事,都是机缘巧合,天意安排,非人力所能更改。”

    “宁向直中取,不可曲中求。何解?!”

    “语出《史记·齐太公世家》‘宁在直中取,不在曲中求。不为金鳞设,只钓王与侯。’彼时太公于河边遇文王,见太公垂钓直钩无饵,奇之。太公答曰吾非弯钩以求富贵之鱼,乃直钓取帝王将相也,今见文王,终得所愿。今朝意为‘宁可正而不足,不可邪而有余’,凡行事当堂堂正正,仰不愧于天,俯不愧于人,内不愧于心。”

    “不说自己井绳短,反说他人箍井深。何解?”

    “昔时一人担桶取水,及至井边绳短而难以取水,不念自备井绳短而怨曰,井何其深耶。意为遇不如意事,不思己过而怨他人。”

    “人言未必犹尽,听话只听三分。何解?”

    ……

    一问一答之间,不知不觉已有二十余句,张老夫子的提问越来越奇,越来越偏,越来越难,张籍始终面不改色,不仅对答如流,更时有发人深省之语。在座学童见张籍如此惊人表现,都是一脸懵逼,林嗣更是面如死灰,如看到怪物一般,提不起半分相争之意。

    张籍此时有些后悔,张老夫子本意是为了自己好,不该和夫子如此相争,应该在回答正确几句后,卖个破绽,稍微退让些,给双方留个台阶下。

    正想到此,只听夫子又问道:“珠沉渊而川媚,玉韫石而山辉。何解?”此时夫子的声音已不像开始时那么严厉,而变得有些奇怪,似喜似愁,尽显矛盾纠结之色。

    “珠玉存在于山中,使大山增色,意为、意为……”张籍故意微微停顿皱眉做思考状,心里已打定注意,要给个错误答案,结束这场考较。“意为有才德的人们应相互扶持,为彼此增光添彩。”

    “嗯?错!此句语出晋人陆机《文赋》:石蕴玉而山辉,水怀珠而川媚。山之所以倍增光辉,不是因山本就绽放光彩,而是因为山中蕴含美玉;水之所以秀美无双,不是因水本身清秀,而是因为水中藏有珍珠。教育世人应轻外表而重内涵……”张老夫子听到回答有误,随即指出错处。

    “先生教训的是,学生掌握的有所疏漏,谢先生指正。”张籍又是一躬身,回道。

    张老夫子默然不语。

    许久,“罢了罢了。”忽然张老夫子若有所悟,定定地直视张籍,欲言又止,“这句你……”似是已经发现这是张籍故意疏漏,。

    “张籍,《古今贤文》你既以通晓,那么《幼学琼林》也必定难不倒你,《幼学》之后当读经学,我多年不第,才疏学浅,教不得你太多,只有当年进学时所注四书与你自行参悟,散学后去找我拿。”此时张老夫子外露一丝欣慰之色,师不必贤于弟子,弟子不必不如师,每一位老师都希望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学生吧。

    砰,一拍讲桌,张老夫子一扫颓色,向其他同窗道:“尔等当向张籍学习,今后我亦将严加管束。好,翻开书,今天讲解《古今贤文》下集。”

    “愚者千虑,必有一得,智者千虑,必有一失。语出《史记·淮阴侯列传》,意为……”

    一时之间,琅琅读书声又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