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十章 兄弟夜话

    张籍回到家时又是已近黄昏。

    吃过饭后,张籍回到书房,拿出张老夫子给的《古今贤文》注释版正要细细研读一番,不想随着书房门吱呀一声,弟弟张卫推门而入,面上兴奋之色一如昨日。

    “大哥,今天在茶铺来听我说书的人比昨天更多了!”张卫一进来大嗓门就嚷嚷起来立时打断了张籍读书思路,“昨天路过的去大刘庄的几个,今天又回来听,还带了几个人来。”

    张籍合上书本,并不意外的看着自己的弟弟道:“哦?那今天可有所获,说来听听。”

    “今天张五叔并没有讲,都是我讲的,从第一回到第十四回说了三四遍。最后人多的茶铺没地坐了,张五叔打算明天添几张桌子。”缓了缓张卫又说道,“昨天听你讲的章目有些多,有的细节我记得不大清,今天忘了一点,只能自己意会着补上了。”

    “还有呢?”

    “还有,还有就是……”张卫有些吞吞吐吐了,似乎不好意思说。

    “怎么?我们兄弟间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是这样,今天来茶铺听书的人里有一个问我这个话本是谁写的,有多少章节,想不想卖。我答不上来,只说不清楚,得明天才能回复。”张卫听了张籍的话后脸色一松径直说了出来。

    “张五叔怎么说,他认识那人吗?”《封神演义》综合中国古代儒道佛三教的发展历史,融合了大量民间传说故事,建立了完整的神话等级、人设、法宝体系,对后世神魔仙侠作品提供了经典模板。好酒不怕巷子深,在这个娱乐活动匮乏的时代,被人发现它的商业价值是迟早的事情,《封神》必能为人所知留名于世。有想买的那是好事,看来无论哪个时代的商人都是识货得,张籍想着又看向张卫。

    “张五叔说他往日见过那人,好像是临清城内的一个酒楼外出采办的伙计,经常在茶铺歇脚。”

    “那好,二弟,明天你见到那人就说这书是前几年一个到咱们村行乞的老者讲的,你又做了些删减增补改成了评书。”

    “这,这,这样好吗,这是大哥你编的故事啊。”张卫惊讶不解,又有些兴奋和小激动。

    这才是小孩子心性,喜怒形于色,藏不住事,自己这弟弟估计心里有过这故事如果是自己编的就好了这个想法吧。张籍笑笑道“二弟,我志在科举,写话本这事在士林可上不了台面,于名声有碍,还不如托名与你。”

    “这怎么好,大哥,这能行吗?”张卫在小小的房间内不停来回走,脸上神情一会儿犹豫,一会儿兴奋,一会儿矛盾,尽是纠结之色。

    “当然能行,二弟,你爱好此道,听了那么多书,能想出一个新话本也不足为奇,如果有人问起,你也可以说润色的过程中向我请教过。”张籍给自己弟弟打打气,增加点自信心。“不过,为了不让人怀疑,你至少得认识点字,略通文墨,过几日闲下来你随我学学,如何?”凭那些学自后世的教学方法,张籍觉得多训练、多教育、多关注,让自己这个弟弟会读几本书,能写几个字还是可以做到的。

    张卫听到着,一时间停在那里,面露坚毅之色,似乎做了决定:“没问题,我学,我认真学!”

    知之者不如乐之者,乐之者不如好之者,古人诚不欺我,弟弟张卫对说书的兴趣大过了对读书的厌烦,竟答应了重新拿起书本,要知道当时张卫只读了三天书就回家不读了,宁可挨张父三天板子炒肉也不再去社学。兴趣是最好的老师。

    “嗯,那就这样说定了,明天那个临清城的酒楼伙计要是再去,你就说《封神演义》这话本是你改编的,大约一百回,只是后面的情节还没写好,等写完之后去临清城找他,到时再商议卖话本的事。”张籍起身走出座位对着张卫交待道,卖是一定要卖,只是如何卖何时卖这就有的商量了。

    “去看看咱妹妹收拾完没,收拾完,我再讲几个章节给你明日说书用。”

    “我这就去。”见事情安排妥当,迫不及待要听下几回的张卫赶忙跑出去叫张姝去了。

    重新坐回椅子上,张籍倚着靠背,双手放在脑后向后仰着舒展了一下。

    时不我待,要忙的事情越来越多,改善家里的生活这件事应在卖书上了,《封神演义》这部书只口述是不行的,要写在纸上才能成书卖出去,近七十万字都用毛笔写出来这可是一项大工程;

    社学这边,虽然张老夫子已经答应带自己去清渊书院交流了,但是功课可不能落下,夫子还打算在去清渊书院之前把《幼学琼林》讲完,完成社学阶段的所有课程。而自己能否在大明闯出一番名头就看这次清渊之行的表现了,就算自己有先知先觉后世诗文和优秀的记忆力那也不能小瞧古人的才智,容不得半点放松。

    正想着,弟弟和小妹都进了书房。

    “哥,快说给我们听,快说给我们听,我想知道哪吒最后怎么样了,他变成莲藕做的身体,使用风火轮这个宝贝不怕被烧着吗……”

    “对呀,上次末尾说的这个姜子牙是何许人物,比黄飞虎厉害吗,比之李靖哪吒父子两人又如何……”

    耳边传来弟弟妹妹的催促声。

    “别催别催,我这就讲。”看着弟弟妹妹在床边坐好,眼巴巴的望着自己,张籍面露微笑,清了清嗓子道。

    “书接上回,上次说到哪吒二次出世于陈塘关,后子牙下山。此人唤作姜子牙,乃是昆仑山玉虚宫掌阐教道法元始天尊门下弟子……”

    “话说伯邑考要往朝歌为父赎罪。时有上大夫散宜生阻谏,公子立意不允,随进宫辞母太姬,要往朝歌赎罪……速命厨役,将邑考肉作饼,差官押送羑里,赐与姬昌。”不知西伯性命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一口气从姜子牙下山讲到伯邑考被害,被惨无人道的制成肉饼送往西伯侯姬昌处。

    张籍讲的声情并茂,随着故事情节语气时而高昂,时而平和,时而低沉。弟弟妹妹二人听的也是时而紧张,时而神往,时而愤怒……

    月亮渐渐升高,月光如流水一般,静静的倾泻在这一座小院中。

    缓缓的那西厢房人影散去。

    慢慢的那一豆烛光熄灭。

    徐徐的那月色越来越朦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