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九章 一鸣惊人

    下午,讲堂外暑热难耐,蝉鸣啾啾,讲堂内学童埋头苦读,传出琅琅诵书声。夫子这几年都没今天这样生气过,挨训之后,都生怕触了霉头,一个个倍加认真,争分夺秒的背诵着。

    《古今贤文》全文200多段,近四千字,虽然说句句押韵应该利于背诵,但是文意零散,并未分章节,只是分为上下集,对于初学者来说,背诵何其困难。不过这对后世的张籍而言并不是问题。

    这《古今贤文》前几日张老夫子给了自己一本注释版,当时张籍通读一遍后发现和自己读过的现代版本略有不同,比方说现代版本中的《环保篇》内容就没有。

    于是按照后世的方法把《古今贤文》全文断句;然后按内容重新分篇,计有《真理篇》《合作篇》、《劝学篇》、《读书篇》、《立志篇》、《处世篇》、《时事篇》、《德行篇》、《世风篇》九篇,每篇四百余字。

    理解了每篇的意思,张籍心里默诵几遍,不到一个时辰就将之全文背诵了下来。看看周围的学童们,就算是功课最好的林嗣也是皱着眉头艰难的记忆着。

    认真做事的人感受不到时间的走动,太阳西斜,树影慢慢被拉长,时间在一点一点的流逝,近两个时辰过去了,众童子们却恍然不觉。直到张老夫子手执戒尺再次走进了讲堂才猛然惊醒。

    张老夫子用戒尺一拍讲桌,砰砰。

    “肃静!”

    学童们的背诵声慢慢低了下来。

    “好,你们不是讨论谁能去清渊书院吗,那我现在就考较考较你们,谁现在能把《古今贤文》背下来,我就提前决定让他参加这次交流!你们谁能?嗯?”张老夫子余怒未消。

    无论现代还是古代任哪个老师教的学生出现了打架斗殴这种事都是面上无光。后世张籍所在的农村小学,曾在学校体育课时因争抢足球在操场发生了两个班男生打架事件,导致一人骨折,十几个人轻微外伤。时候受伤学生家长找到学校,找到教育局,弄得校长焦头烂额,最后的结果是学校赔钱出医药费,校长调职,任课的体育老师回家停薪反思,两个班的班主任扣发奖金,对于那些参与斗殴的涉事学生倒是没怎么处理。正胡思乱想着突然川老张老夫子的说话声。

    “张籍林嗣,你二人不是自诩有几分聪明么,你们两个谁先来背?”张老夫子指着二人道。

    只见林嗣犹豫片刻咬了咬牙,站起身说道:“我试试,我先来。”

    “好,林嗣你且上前来先背。”

    在众学童的目光注视下,林嗣放下书本走到了讲堂前,正对夫子站定背诵起来。

    “昔时贤文,诲汝谆谆。集韵增广,多见多闻……”

    刚开始还好,林嗣吐字清晰背诵流利,不过上集背到末尾时就磕磕巴巴了,到了下集断断续续背了两三句就再难以为继。

    “下去吧!一下午时间将上集背下也算天资聪颖,不过按今天的水平去清渊书院就不要想了,再回去多背,等待下次考较罢!”张老夫子稍作点评,将之喝退。“张籍,下一个你来!”

    “是,先生。”张籍毫无惧色应声答道,《古今贤文》早已背下,此刻胸有成竹,此次定要一鸣惊人!

    张籍边想着便起身,也是走到讲堂前面对夫子站定,朗声背道。

    “昔时贤文,诲汝谆谆。集韵增广,多见多闻……”背诵声字正腔圆,掷地有声,纯熟流利,吐字清晰。“一年之计在于春,一日之计在于晨,一家之计在于和,一身之计在于勤……。”不一会儿就背到了上集末尾,依旧流利毫无阻塞断续之感。

    “人心似铁,官法如炉。善化不足,恶化有余。水太清则无鱼,人太急则无智。知者减半,省者全无……”背过了上集的五篇,下集背到了《世风篇》即将结尾,张籍越背心里越畅快,字字如在眼前,微言大义流过心间,抑扬顿挫,声情并茂,仿佛回到了后世的讲台上,面对自己的学生讲课讲到激情之时。

    “此书传后世,句句必精读,其中礼和义,奉劝告世人。勤奋读,苦发奋,走遍天涯如游刃。”洋洋洒洒四千言,不到半柱香时间已是结尾,字词断句无一错处!

    周围学童从张籍开始背书时的不以为意到最后看得是目瞪口呆,仿佛第一天认识张籍一般。

    张老夫子开始时保持着双手背后,慢慢踱步的状态到最后越走越慢,直直站定讲堂前,要知道张老夫子当年背诵这《古今贤文》也用了四五日,同窗之间天分最高的也是学了两天才背下,而且也没那么纯熟,能半天时间背下的至少是一州之俊杰,这样的人张老夫子是没见过。如果知道张籍只用了一个多时辰就背下来,那估计张籍就要被称为妖孽了。

    “张籍,昨日我给你的书你可是看了,可是提前诵读过?要如实回答。”转念一想,张老夫子对着张籍问道。

    “学生不敢隐瞒,时间不多,昨晚未读,今天在学堂是第一次读到。”张籍回道,是这辈子第一次读到,作为小学考试的重点内容,上辈子不知翻来覆去研究了多少遍。

    也对,自己只是昨天刚给的张籍书,也未曾透漏要以此作为考较标准。张老夫子暗暗思忖。自己的学生中能出现一个记忆力惊人的固然是一件高兴的事,但是不可放松,伤仲永一文可是流传甚广。

    随即,张老夫子清咳一声,板起脸道:“记忆力好乃是天赋使然,你不可自持天赋,放松功课,岂不闻江郎才尽和伤仲永之事。明天讲解文意,更需加倍努力,如此方可学业有成。回位子上去温书吧。”顿了顿又道“你既然背下了,那今天就定下你去清渊书院交流。”

    “谢先生,谨记教诲。”张籍平复了一下刚才背书的酣畅淋漓之情,转身看向众学童,一道道含义莫名的眼神向张籍射来,有钦佩,有自伤,有羡慕、有嫉妒。

    左宗棠诗云:“能受天磨真铁汉,不招人妒是庸才”,二世为人的张籍毫不理会,在众学童注视中,回到了座位上。

    接下来的背诵检查中,最好的是刘询和范缜也能磕磕巴巴,断断续续,疏漏掉句的背完上集,其余连上集都背不完。最后张氏兄弟三人和胡升闫先又挨了十到三十戒尺。

    张老夫子定下五日后在做考较,选拔最后一个名额,然后宣布散学。

    今天发生了这么多事,众学童一个个如斗败的公鸡,没精打采的各回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