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八章 斗殴

    领读两遍,又指出了其中需要注意的重点后,张老夫子看看天色,日头渐午,便宣布早学结束退堂了。

    早学退堂后,学童们三三两两的来到了后院西厢房——也是社学的厨房兼食堂,厨房内有一座土坯灶台、一口黑铁大锅,一口粗瓷水缸,两张榆木木桌,四条榆木板凳。

    平时大家都是自带午饭,条件好一点的如张义先兄弟三人、林嗣、闫先等人时常带些肉干,白面蒸饼或者一些酱菜;条件一般的如胡升、张籍就带些煎蛋,有油星的自腌咸菜、杂粮蒸饼;条件差点来自外村的范缜、刘询常带干硬的杂粮蒸饼,酸酸的腌菜。

    早上准备的饭菜中午已经凉了,大家都是在食堂这的灶台略微加热一番,就着开水,就是简便的一餐。

    后世常说“学校是一个小社会,学校食堂也就是这个小社会的缩影”,这句话在明朝也是通用的,既然是社会那就有很多小圈子,张氏社学仅仅九人也有这么几个小圈子。张氏三兄弟和张籍在一个村子,从小玩到大,是发小,关系不错这是一个;外村大户子弟林嗣和闫先还有仓上村胡屠户家儿子胡升常常聚在一起,这是一个;外村农家子弟范缜刘询常在一起上下学探讨问题,这也是一个。

    这三个小圈子反映在食堂就餐上就是张义先兄弟三人和张籍占了一张大桌,两条板凳;林嗣、闫先、胡升占了另一张桌子和最后两条板凳;范缜刘询两人则是蹲在灶台边吃着简单的饭菜。

    今天,这三个小圈子吃饭时谈论的内容无一例外都是和清渊书院有关。

    “籍哥儿,来尝尝这个好东西,别客气,这是昨天我二叔在城里的酱菜铺子捎来的,叫做甜酱瓜,又脆又甜还有点咸,爽口极了。”张义先边说着边给张籍夹了几筷子酱瓜过去,自己喝了一口水又道。“先生今天说按课业水平决定去清渊书院的人选,平时你在社学中和那林嗣不相上下,现在字写得那么好,这次一定能被选上。”

    “好,我就不客气了。”夹了一根甜酱瓜,放到嘴里,嗯,质地嫩脆香甜,酱香浓郁,咸甜可口,这甜酱瓜在后世这也是临清的一道美味,没想到明朝就有了。“这个去清渊书院的事情,还是看先生的安排吧,既然说是按课业水平选,那我们这几天就好好的读书。”自己一个名额应该是跑不了了,张籍倒没什么想法,于是随口应到。

    “我真想去清渊书院看看,听说那有个荷花池,阳明先生还曾在那讲学,墙壁上有许多名人的题诗呢,我得好好准备,努力一把。”张义先放下碗筷,神往道。

    这点小心思就和我们后世考大学填志愿一样,就算希望不大,甚至是希望渺茫,也要丫丫一番北大清华。

    张籍正要说点什么给张义先三人灌点心灵鸡汤,鼓励鼓励他们。不想这时传来几声冷笑。

    “哼!就凭你张义先也要争这个名额,不看看你平时是个什么成绩!你也配?”

    循声望去,原来是另一桌的林嗣。张义先本来就是个急脾气,一拍桌子站了起来。“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说凭你这个成绩也能争得前两名?还是在社学多学两年吧!”一旁闫先也帮腔道。“能识得几个字,回家帮大人收收租子记个账还凑合,别妄想去清渊书院的机会了。胡升你看张义先能取得前两名吗”

    一旁坐着的胡升似乎也想说些什么,但忍了忍没开口,见此闫先又出言激道。“自是不能,他要是能得第二,咱都能得第二了。”得,还是没忍住。

    自古利益动人心,本来林嗣和闫先等外村人平时在社学挺低调,这次想是忍得久了,借这个机会没忍住出口气发泄下。

    “好,好!”只见张义先涨红了脸三步跨做两步,走到林嗣这一桌前,“哐当!”一声把桌子掀翻了,“老子早就看你们两个不顺眼了!今天我要把你们打得你妈都认不出来!”

    “你!”林嗣一身狼狈闪到一旁。只见汤汤水水饭菜洒了一地,也泼了林嗣三人一身,闫先和胡升都长得人高马大,立时上前扭住了张义先。

    张义文张义武平时以张义先为首,虽然身形瘦小,但也是不惧顿时扑过去抱住了胡升,不过被胡升摔得一个琅跄,看到此张籍也起身上前按住了胡升。闪在一旁的林嗣反应过来举起一条板凳也加入了厮打中,一时间呼喝声、叫骂声不绝于耳。

    “铛铛”只听铛铛两声戒尺砸门的声音随着一声怒喝传来“住手!胡闹!”原来是在灶台边的刘询和范缜见事情闹大了赶忙跑出厨房去找了张老夫子过来。

    见是张老夫子过来,顿时厮打中的几人都停了手。都想想后面躲去,只是厨房本来就不大,能藏到哪儿去?

    “好得很,都长本事了,同窗之间竟然互相打了起来。平时为师怎么教的你们!”

    见到张老夫子气,张籍等都低下了头。“把屋子收拾收拾,到讲堂来!”

    一阵手忙脚乱,一帮人七手八脚的把桌子摆正,凳子扶起,又拿起扫把把地面上洒的饭菜扫了起来。收拾停当刚,灰溜溜的去了讲堂。

    讲堂中,刚才参与厮打的七人低着头一字排开,张老夫子拿着戒尺阴着脸站在上面,砰!拿着戒尺一拍。

    “亲师友,习礼仪。这是你们启蒙时就接触的《三字经》中所书,你们今天又是怎么做的?”张老夫子声色俱厉的喝到。“子曰,礼之用,和为贵。大庭广众之下,同窗互殴,不配读圣贤书!伸出手来,每人打二十记!”

    社学已几年没出过同窗互斗这档子事,性质及其恶劣,故而不论对错,每人打二十戒尺。张老夫子下手极重,挨罚后,七人的手心都是红红的。

    “张籍你先说,今日为何厮打!”惩戒过后,张老夫子盯着张籍问道。

    “先生,我等正吃饭间,讨论去清渊书院交流一事,不想林嗣出言讥讽,张义先气愤不过,掀了他们的桌子……”张籍顺着问话,把刚才厨房发生的事情讲述了一遍。

    “张籍说的可对?”待张籍说完,张老夫子转向林嗣问道。

    “确是如此。”

    “刘询,范缜,是这样吗?”又问向讲堂后面未曾参与打斗的两人。

    “是,张籍所言属实。”

    “些许小事,就能引起口角做无知村妇状,还能厮打互殴,简直乡间莽汉、街头泼皮,你们这些年读书读到哪去了?”张老夫子怒气不减。“我问你们,同窗之间当如何?”

    “当友善,当亲恭……”众童子垂头回应,不敢看向夫子。

    “好,还明白些事理,那你们知错了吗!”

    “先生,我等知错。”众童子低头做羞愧状。

    “下去吧,下午背诵《古今贤文》,散学前检查。背不下的有你们好看!”

    张老夫子一拂袖,揣着戒尺走下了讲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