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章 改善生活从抄书开始

    却说那天醒来后,至今已有三五日,在母亲的照料下,张籍的身体也是愈发好了起来,期间对自己的家庭也是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张家在村里是属张氏一族,和大部分村民是同宗,祖上经营有道,也曾出过两位秀才公,置产颇丰,只是几经波折,经历了靖难之役、黄河水患等兵乱天灾后,没落了不少,到现在只留有八亩地。

    张父张和虽然老实巴交的,但侍弄田地却是一把好手,翻地引渠沤肥浇水,生生把这八亩中田给整成了上好熟地,又买牛,又喂鸡,小日子过的越来越红火。

    母亲张李氏,操持家务,也帮衬地里的农活,勤劳贤惠,和张父相得益彰。

    二弟张卫,身形在同龄人中显得格外高大,模样肖似张母,平日不爱读书,只在社学学了几天就再不去了,倒是喜听村口茶铺老板说书讲故事,说是说书比听老夫子讲学有意思多了。听书听得好游侠,闲下没事时纠结起一帮顽童在村里呼啸而过,被村里人找到家来也是常事,这不,还没五天就吃了父亲张和的两顿板子炒肉。

    三妹张姝,年少懂事,在家里帮着母亲烧饭、洒扫——这几天张父张母出去忙地里活时都是她在照顾自己这个兄长。

    虽然张家已经三代没有出过读书人了,但是依旧遵从家里“耕读传家”的祖训,抽出大部分家资来供喜爱读书小有天赋的张籍读书。

    古代一日两餐,早饭大约在上午九点吃,九点之前都是趁着天气凉爽去忙地里的农活,晚饭是下午四点。

    今天早饭是杂粮和野菜熬得稀粥,两张饼子,张籍的的碗里还多了个鸡蛋,虽然如此张籍还是不适应这没有肉吃没有油水的日子,得尽快想法改善生活,这一日两餐稀粥为主的生活可不好过。

    看着弟弟和妹妹眼巴巴的瞧着自己碗里的鸡蛋,“给你们吃”张籍温声温气的说着拿筷子分开鸡蛋,就要一人一半给了张卫和张姝。

    “大郎、不,阿籍,那是给你补身体的,不要给你弟,吃好了天天出去作祸事,和那帮混小子不知去祸害村里哪家,东头张三婶找我好几次了。”张父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这几日在张籍的强烈要求下,家中已改变了对他的称呼,只是时间不长,不大适应,总算避免了大郎这个色彩强烈的头衔。

    “爹,你就偏心大哥!”张卫讪讪一笑,伸过来的筷子缩了回去。

    ”爹,不妨事,我身子已经好了,二弟以后可不要再给家里添乱,这几日我在家里养病,闲来无事想到个补贴家用的法子,等下我和你细说,总不能小小年纪就这样混下去,赚了钱让你天天吃鸡蛋。”这几日张籍也想了很多改善家里条件的法子,自己读书很多事不方便去做,看来赚点外快的方法还是要落在自己的二弟身上,一边说着一边把鸡蛋放到了弟弟和妹妹的碗里。

    “好、好、好!”吸溜一声,张卫就把半只鸡蛋给吞到肚里,差点给噎着。

    “二哥你吃得慢点!”三妹连忙把菜粥递给他,顺顺气。

    “我这不是好久没吃嘛,我还能吃下十个。”张卫满不在乎。

    “就知道吃!”突然张父说道:“阿籍你还是要专心读书,二郎不喜读书,我也不指望他有什么出息,不给家里惹祸就是好的,你既已好了,明天就去社学读书,往日里你学业不错,这几天没去,社学张老夫子还念着你呢。”

    “对了,去的时候在房梁上那一块腊肉几张饼子过去。”

    “好的,爹。”

    饭后,二弟张卫这次没有像往常一样跑出去,而是在院子切料喂牛,用斩草刀把秸秆切成小段,混着麸皮倒进牛槽,小小年纪做得有模有样。

    “二弟,你且过来,我和你说说那个补贴家用的方法。”张籍走到厨房门口喊道。

    “就快了。”张卫应声放下斩草刀,擦了擦手就要过来,对这个读书的大哥张籍,张卫一直是很敬重的,不只因为读的书比他多,还和张籍经常在张父面前维护他有关。

    “大哥你说的那个赚钱的方法是什么。”张卫小跑过来,面带急切之色。也是,谁都不想总是被大人训,自己这二弟小小年纪也有证明自己的想法。

    “你先和我说说,平时你在村口听书,那茶铺老板都说些什么书?”张籍问道。

    “平时说的最多的是三国,话说那赵云赵子龙在长坂坡上七进七出,杀的曹军人仰马翻,夺得青釭剑……”张卫一听就来劲了,滔滔不绝的就要说下去。“豹头环眼张飞面对曹军追兵,在当阳桥大喝一声:吾乃燕人张翼德是也,谁敢与我决一死战!威风凛凛,河水为之倒流,桥应声而断,吓得曹军部将夏侯杰肝胆碎裂,坠马而亡……”

    别看张卫圣贤书读的不行,这话本说书到是有一手,说到高兴处唾沫横飞,手舞足蹈,似乎他就是七擒孟获的诸葛亮,水淹七军的关云长,踏破吴营的张辽张文远……

    “好了,好了,二弟我给你说的就是个法子就和说书有关,我先问你,你知道猪八戒吗?”张籍试探着问道,前世西游记是明朝吴承恩写的,但是是明早期还是晚期呢,现在有没有成书呢,自己也没有研究过,先打听打听。

    “这个听那茶老板说过,不过不多,只听过猪八戒娶亲高老庄和孙行者大闹天宫,相比三国故事少得多,听得不过瘾。”正说的兴高采烈,突然被打断的张卫悻悻的说道。

    村口只是一个小茶铺,做的是歇脚路人的生意,来往行人并不算多,这就流传了两个故事,那么大点的州县里肯定有更多,那就不说《西游记》。

    “那通天教主,姜子牙,妲己听说过没?”张籍又问,这是确定一下《封神演义》现在有没有写出来,前世90版《封神演义》播出时虽没有86版《西游记》那么火,但也是曾引得万人空巷,毛阿敏的歌声飘入家家户户,原书自己也是看过的,据说《封神演义》成书于天启崇祯年间,现在穿越后自己的记忆力格外的好,原书历历在目,抄这本书正好拿出来赚点外快。

    “这倒是不曾,姜子牙是通天教主么,他和妲己什么关系?这也是话本么?”张卫被问得一头雾水。

    “这个是我想到的一个话本,我且讲给你听,你看看能不能吸引人来听,如果能咱就去州府找个地说书。”

    “恩,我听着。”能有赵子龙七进七出救阿斗好么?张卫忍不住嘀咕道。

    “你且听着!”

    “混沌初分盘古先,太极两仪四象悬。子天丑地人寅出,避除兽患有巢贤。燧人取火免鲜食,伏羲画卦阴阳前。神农治世尝百草,轩辕礼乐婚姻联。……纣王乃帝乙之三子也。帝乙生三子:长曰微子启;次曰微子衍;三曰寿王。……纣王大悦,“卿所奏甚合朕意,明日早朝发旨,卿且暂回。”随即命驾还宫。毕竟不知此后何如,且听下回分解。”张籍不一会就把第一回纣王女蜗宫进香给说了出来,“二弟,你你觉得这书怎么样?大家喜不喜欢听。”

    “挺好,挺好,肯定喜欢,大哥,这书叫什么名字?你从哪里看的?下文是什么?”张卫正听得带劲,见张籍不讲了,忍不住连连催问。

    “好,我再给你说几章,你仔细听,听完了复述几遍,这几日就去村口说说试试,看看大家的反应。”张籍回道。“恩,行,我一定好好记,到时候让茶铺张五爷知道我这也会说话本。”张卫连忙应道。

    一下午的时间,张籍接着从冀州侯苏护反商一直讲到第六回纣王无道造炮烙,听到纣王昏庸无道,残害忠良,张卫如身临其境,恨得牙痒痒。

    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张卫复述这刚听的这六回时,表情丰富,手舞足蹈,时而急促、慷慨激昂,时而缓慢、低沉悲痛,表现力颇强,内容上说到第二遍就记得差不多了,比起让他背诵《神童诗》时,效率高多了。看来让自己二弟去说书是找对人了。

    给张卫交待完这件事,张籍慢慢的踱步回到自己的书房,希望《封神》这件事能起到预期的效果。

    张籍坐在窗边简陋的书桌旁,看着夕阳就要沉没于天际,整理起自己的笔墨纸砚及书籍,计有《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千家诗》《古今贤文》《幼学琼林》六本书,还有三本用针线缝制的大约现在A4纸大小的读书注释,这注释是原本的张籍写的,这样的学习方法还不错,知道做笔记,那么功课优异,就理所当然了。不过还没有接触四书五经,十二岁,走神童之路是晚了。

    明天就去社学,你未走完的读书之路,就由我继续走下去,摸着那粗糙的书页,张籍暗暗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