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压力大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十九章 纠结的班长

    最后事情还是解决了,毕竟诺云没有被化学割阉,这不就是一件大好事么?

    至于淮洁,终于在诺云忍无可忍的传音指导下解释说自己是诺云同在动漫社的朋友,最近正在排练剧本《女仆咖啡厅》,他们这是在背台词。

    在老妈将信将疑的目光中诺云把可怜的淮洁推出了家门,传音告诉自己去找个旅馆,就用自己的银行卡。反正她也不会乱花。

    翌日来到学校,发现莎星在班级并没有特意刁难自己也没有来理会自己,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但诺云可不能一笑泯恩仇。

    找到鲁管要来了莎星的手机以及企鹅还有微信等等等等的号码还有家庭住址——话说你们这帮痴汉绅士把一切都已经摸清楚了吗?!。

    溜到教务室,发现没人之后,诺云很麻利的打印了一大堆文件,如下

    亲爱的各位哥哥,我是莎星,年龄十四。

    最近想要交一个男朋友。

    我的电话号码是:XXXXXXXXXXX

    我的企鹅号码是:XXXXXXXXXX

    ……

    家庭住址:XXXXX.

    ……

    放学后,一个电话找来了龟哥,就是一个普通的小混混,上回来青山一中敲诈学生被诺云狠狠揍了一顿之后不仅没有记恨上他,反而把他当大哥一样崇拜。

    用他的话说那就是:从小到大,我一直都在追求强大的力量,各个武校各个道馆我都学习过,都打过。一直认为自己已经打遍天下无敌手,但没承想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一中还有如此高手。从今之后,你就是我大哥!

    后面还说了一大堆,诺云已经记不太清了,不过这家伙虽然只是很普通的小混混。但要论做一些恶心人的事情实在是太简单了。不过这个中二病混混有些地方还是很麻烦。

    “你把这些贴便青山市。”诺云将一大叠厚厚的A4纸交给了龟哥。

    看了看上面的内容,龟哥眼睛一亮:“大哥这肥水不流外人田,干脆让我来做她男朋友吧!”他还以为这是诺云的妹妹,虽然没见过,但偶尔听“大哥”提起过。

    “滚,这是我的打击报复手段!”诺云忽然觉得这样是不是太不地道,想要收回,但一想到莎星那在其他同学转身后对自己毫不掩饰的杀意已经厌恶,诺云收回了手。

    “报复,这小娘皮惹你了大哥!这顶什么事,让我教训她一顿!”龟哥眼眸瞪大,怒火中烧。

    “去你的,管好你自己的事情!”诺云一脚踹去,龟哥被踹飞出去。

    在地上擦了几米远的龟哥非但没有生气,反而一脸潮红,双眼迷醉:“啊~大哥更加有力了,这才是我龟哥的毕生追求啊!”

    所以他是个抖M的变~态,随便怎么搞的,话说这个搞字是不是有点不太对劲哦?

    这些A4纸上的内容当天就已经沾满了青山市的小巷,大街按照诺云要求没有贴,但网吧厕所里面已经是粘好了。

    诺云的这一举动,究竟还是给自己带来了苦果,但那都是后话了。

    星期六,诺庭一大早便收拾的干干净净,花了点淡妆提着自己的小包包出门了。

    见网友!她是去见网友了!

    诺云蹑手蹑脚的小心跟上,本来堂堂智天使是没有心情管这等闲事的,但诺妈对单独会见网友的诺庭万分不放心,于是命令诺云悄悄跟上,有危险就赶紧打电话。

    诺庭戴着一顶花边遮阳帽,发端微微翘起,看上去恬静美好。不知道她真实性格的人只怕第一眼就会认为其是一个清婉若江南水乡的女子。

    但诺云只是暗暗鄙视了一番。

    “真是会装!”

    嘀嘀!

    手机响起,诺云赶忙拉低自己的兜帽,转身拿出手机。

    是班长的企鹅消息。

    “你在那里?我来找你。”通过汉字也能猜出手机屏幕后严肃的面孔。

    “干什么啊班长。这是周末,我们又不是很熟,你找我干嘛?而且现在我很忙,没时间和你玩。”诺云飞快的回复。

    “那你打开位置共享,我很快就会到了。”对方的回复速度也很快。

    诺云无奈,打开了位置共享,想来诺庭不认识班长,也不会露馅什么的吧?

    走了莫约十来分钟,诺庭坐在了一家露天咖啡店,这里面临青山市最大的湖泊——莲湖,撑开遮阳伞,坐在手工编制的竹椅上确实有种说不出的舒适。

    诺庭点了一杯咖啡坐在椅子上悠闲的赏着湖景,不时抿一口香浓的咖啡。诺云咽了又咽,他已经一天没有进食了。

    诺妈惩罚还包括禁食一天(只能吃白干饭,还限量),在路上随手买的辣条根本不抵饿,他已经快要饿晕了。

    “你在这儿蹲着干嘛?”班长从旁边站到自己面前,诺云目前蹲在花丛后面,确实有够猥琐。

    “喂喂,你过来啊!”诺云想让班长赶紧过来,“啊来不及了。”看见诺庭的目光转向这边,诺云急忙拉低兜帽转过身去。

    幸运的是诺庭只是随意看看,并没有深纠,不然诺云现在已经暴露了。

    班长看了看诺庭,结合诺云的过激反应已经猜出了什么,立马义正言辞的上前训斥。

    “诺云同学你做出这种事情实在是太不对了,有辱班风校风……”

    班长大人开始训话,那么完毕就得等到柯南完结了!

    于是诺云拼命解释,才让班长明白“这只是一个关心侄女的家长的深切担忧。”

    见网友的危险也的确存在,而网上也不时出现一些新闻,那都是血的教训。

    班长一时面色有些纠结,一方面是别人的个人隐~私,一方面则是长辈的关爱,那个都不好去反驳,实在叫她很是为难。但班长思考的时候已经下意识的和诺云一样蹲下来了。

    “喔喔,来了来了!”诺云忽然激动了一下,低声吼道。班长迅速锁定了目标。

    此时,一名套着宽大外衣的身影在路中央左顾右盼着,不时看看手机,看见诺庭后快步往她那里走去。

    “目标出现了!”诺云一开始死死的盯着对方,后来渐渐没有声音。

    班长往其方位一看,诺云已经是有气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