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压力大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十八章 治痔疮,不含糖

    诺舒无疑是个天才少女,十岁英语已经三级,琴棋书画样样都通只是不精,语数外从未低于九十分,爱好是看书。总得来说,这是一个乖巧懂事听话的女孩。

    如此聪慧且懂事的天才少女今天犯了难,就算再聪明也无法解决眼下的这一难题。

    她……迷路了

    青山市的街道还不算复杂,但诺舒作为土生土长的外市人,去年刚刚从外公那里搬过来和哥哥父母一起住。虽然大路已经记得差不多,但错综复杂的小巷还没有弄清楚。

    更尴尬的是,GPS并没有详细的地图,周围也没有什么人可以问问路。

    想着电视里面,阴暗的角落总是会发生一些不好的事情,智商很高连带着脑补能力很高的诺诗用右手拽着胸口。心跳很快……

    “去死!去死!”

    忽然前方传来怒吼,诺诗脚步一顿。

    “去……去死?”不会吧,难不成是什么杀人现场,我……不会被灭口吧!

    诺诗紧张的眼泪都快掉了。

    “杀了你这触碰我神图的肮脏的臭虫!”一个身着校服的女孩手握美工刀紧追着一个熟悉的身影从前方岔路口奔过。

    “哥……哥哥?”诺诗眼角一跳。

    ……

    唰!鞋底与地面摩擦出刺耳的声响,诺云急忙停下脚步。前方已经没路了,只有高达四米的无法借力的墙壁。

    “这下看你还……怎么跑。”莎星大口喘着粗气。面色由于剧烈运动而有些潮红,如果不看莎星手中的美工刀,接下来本书就可以和谐了。

    “哈,比起我你更应该关心下自己。”诺云笑笑,这个小巷是自己专门跑过来的,理由是这里很脏,很狭窄。

    “看看你的小腿,是不是已经有些泛红而且出现痘痘了。”诺云笑着看莎星穿着长裙却遮不住的小腿上。

    “你……”莎星眼珠一瞪,刚刚她就感觉自己的小腿有些瘙痒,不过一直没有在意,现在一低头,果然是密密麻麻布满了红色痘痘。

    “我摸过的地方哦!忘了告诉你,我的手掌有疱疹'疥疮,痱子和红斑狼疮……”诺云猜测莎星有恐男症,因此想出了怎么一个办法。

    小巷很脏,一点脏东西沾到平时皮肤娇嫩的女孩子身上就容易瘙痒起痘痘。而且这里狭小保证能蹭上。

    “哦对了,昨天我的右手刚刚得了痔疮!”诺云笑着拜拜自己的右手,做出一个神似便秘的表情给予莎星最后一击。

    “呀!”

    看着尖叫着跑开的莎星,诺云松了一口气,慢悠悠的去网吧里玩了一会便回家了。

    ……

    咔……

    打开家门,桌上已经摆好了饭菜,诺妈正在摆筷子,诺爸正在客厅看着电视。

    诺庭正在自己房间里和网友聊着天,至于诺舒正和老爹一起看电视呢。

    今天,又是和平的一天呢……

    心中感慨还没有发出来,诺云的房间被轻轻推开。

    “主人,欢迎回来……”身着超短裙女仆装的淮洁打开门,两只眼睛迷迷糊糊,身上的裙子有些糟乱。

    刚刚从漫展回来的淮洁接受了一天的摧残,导致精神不振。迷糊之中刚刚回到家就感应到诺云的到来,作为神仆下意识的就打开门迎接。

    但……目前的情况不太对啊……诺爸诺妈眼光转过来,一直注意着诺云的诺舒在淮洁刚刚出门的那一瞬间便用一种“这个人渣还是赶快去死”的眼神看着诺云。

    “完……了”

    啪!

    将手中没能找到惊堂木而用来代替的诺爸手机狠狠一拍,在诺爸心疼的眼神中诺妈面无表情的把玩着手中的菜刀。眼神上下扫着诺云,似乎在看着待宰的羊羔思考从哪里下手。

    诺舒则在刚刚跑回房间狠狠把门摔上。隐隐从房间传来抽噎的声音。

    “表弟,你和她到底什么关系?”诺庭一脸担忧实际幸灾乐祸的表情,“不会真的是强迫人家小姑娘了吧!啧啧,还是制服诱惑,真是重口味呢!”

    诺庭我迟早会把你吊起来狠狠抽打,鸟人报仇十年不晚!今天你落井下石,明天我要让你锦上添花!

    咦,语文能考四十分的诺云感觉好想有些什么不对,但思考了片刻便不再去费脑壳。

    “要说重口味,其实还是你吧!叫你把我绑起来你却弄个S~M的方式,这根本没资格跟我说啊!”诺云悲愤的大吼,一旁默默站着的淮洁心疼的想要上前将其救下。但被诺云用眼神制止了。

    成为神仆后,淮洁一心一意是为着诺云的。

    “哟,还知道S~M绑法啊!你还说不重?”

    “你这女司机!”

    “呵,你这小色狼!”

    “行了!别说了,既然你不想说,那我问问人家。”诺妈皱眉打断了姐弟之间的撕逼,看向淮洁。

    “你和小云,究竟是什么关系?”

    “主人就是我的主人!”淮洁整理了下女仆装,“不管从灵魂到肉~体,从生理到心理。我都是属于主人的。”

    咔……清楚的听见对面三人身体里的一声脆响,那是名为理智的脑回路……断了。

    “要不,还是化学割阉了吧!”诺庭面无表情的转过头,对诺妈提议。

    “不,还是直接砍掉吧!”诺妈握紧手中的菜刀。

    淮洁忽然一动,赶紧上前摆手解释。

    “不……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诺妈一把将淮洁搂进怀里,“别胆心,我一定会让诺云给你一个名分的。放心吧,不会真正割掉,只是吓吓他,免得他以后再做出什么错事。”

    听到这句话,天然呆又一次扎心。

    “主人的仆人很多,不能搞特殊,什么名分我不能要。”

    喂喂,其实你不是天然呆而是天然黑吧!你真的不是艾尔弗丽亚派来黑我的么?

    据邻家回忆,那整个夜晚,诺家的骚乱从未停止。

    事后诺云也不记得究竟是怎么活下来的,只不过自己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床上已经有了几张留言。

    什么不允许干什么,必须干什么之类的。

    自己的人生自由受到了极大限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