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压力大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十一章 信仰,即将回归

    噗!高建感觉自己一口老血喷出十米远,这个美得令人窒息的天使,怎么好像脑子不太好使?

    诺云自然不知道前者脑子里的瞎想,此时他正在观察B站关注人数,在自己说完后,瞬间涨了几千粉丝,随后每秒都以数千的速度增长。

    诺云笑了笑,看来很成功,自己出卖色,相是完全值得的,没想到有一天自己还是女装了……

    呃,也不算女装,穿着一身白色长袍——天使工作服,诺云柔和的脸蛋令人误解了。

    “宠物龙啊……”干完了正事,诺云准备解决一下眼前的这个小麻烦,这个巨龙体内有着淡淡的魔力波动,攻击力不高,脖子处有一个小小的不显眼的项圈。用传音与其对话。

    “吼?”巨大的龙头歪了歪,看上去竟像在卖萌一般。

    “唉,快回家去,你搞出了大动静!”诺云手一挥,巨量的圣光笼罩了整栋大楼,半边天被映成白昼。

    “沉睡……”诺云轻轻吐出两个字,却犹如圣言一般,无形的力量将整个大楼笼罩。

    此时正在准备行动的军队以及警察都被光线渗入身体,感觉一阵详适,上下眼皮不住打架,随后睡倒在地,包括高建。

    “吼吼?”巨龙依旧一脸不解,诺云更加落实了这个宠物的设定,智商实在堪忧。

    “走啊,我时间很紧!”诺云眉毛一挑,干脆懒得传音,正好也示威一番,免得有些家伙不知死活的前来调查自己。

    “你干脆去太平洋吧!”

    啪!响指声响起,一道直冲天际的光柱从巨龙身体升起,从远处望去就像一道光冲向了天空,场面极其震撼。

    直播间内则是一片平静,不是没有人,而是所有人都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诺云的每一次开口,都犹如圣旨,他只不过下令,整个世界就服从与他!

    此刻,五彩阑珊的细细光点从光柱冒出,四散而去,飘散空中。就像给整栋大楼披上一层光影。

    【天呐!】弹幕划过,因为就在他们面前,威风凛凛不可一世的巨龙突兀的消失,好像世界根本没有它的存在一样。

    “去和虎纹鲨鱼谈恋爱吧……”诺云伸个懒腰,随后对自己的直播间笑着说“亲爱的观众朋友们,我把它送去了太平洋某处无人的孤岛,这件事情出在我的辖区我感到非常抱歉……”啪啦啪啦一大堆废话,最后诺云来了一句

    “希望大家喜欢我的直播,我下个誓约,给我一千万,满足你一个不违法不违反道德的愿望哦!”诺云眨眨眼,关掉了直播,关的时候瞟了一眼,粉丝已经达到三千万!

    智天使强者,恐怖如嘶!

    ……

    “天使大人……”看见诺云回到房间,淮洁连忙站起身来弱弱的打招呼。

    “你怎么了?”诺云一歪头,怎么忽然感觉这个幽灵娘变得很拘谨似的。

    “没……没什么!”看见诺云逼近一步,淮洁结巴了一瞬,几乎是很大声了。

    诺云皱眉看了一会,随后看见桌子上的电脑直播就明白了。

    轻轻的温柔的摸了摸淮洁的脑袋,“不用害怕,我这个人很友善的。”

    诺云施展的手段确实很让人害怕,但其实只是为了造势,本来一个响指能解决的事情,非搞出这么大的阵仗。

    “唔~”淮洁发出了舒服的声音,诺云身上的圣光气息令其十分舒畅。

    “好了睡了吧……”诺云重新将自己封印,睡去了。

    一夜无话。

    不过虽然诺云一家没什么事,整个世界都翻了天,今晚发生了什么?天使降临!

    这件事在整个世界引发一片慌乱,有虔诚的信徒跪在地上弥撒,有无神论者怀疑自己的信仰。

    当然最紧张的是那些国家首脑以及高层人物,忽然出现了天使可是相当严重的一件事,谁也不知道那究竟是不是真的,或许天朝真的有龙组?这次是他们造势?还有梵蒂冈嫌疑也不清,他们那里好处也是颇多。

    天朝一脸懵逼,忽然发现无数外国人想要入境,其中不乏一些大佬。

    而他们也想知道那天真相究竟是什么,但一想到直播平台上那可怖的画面以及事后现场那些令人吃惊的痕迹,所有人都明智的选择没有去深入调查。

    当然所有人也不会想到,让他们心情紧张提心吊胆的震惊世界的这次事件不过是一个人想旅游,一个人想赚钱。

    虽然两个人都是规格外的存在……

    ……

    圣城梵蒂冈,圣彼得大教堂,圣彼得广场上站满了身上涂满圣油的信徒,他们默默祈祷。

    教堂内,身着中世纪教士服的人们静静端立于此,他们有来自米国总教堂的主教,也有迪拜一掷千金的富豪,他们每个人抖一抖身子,整个地球都会震动,但现在他们安安静静的站在这里,眼中闪烁着的希醫的光芒很好的被低垂的睫毛掩盖。

    哒……哒

    象征权力的权杖被一位身着紫袍的老人拄着,慢慢走到了众人的前方。

    “伟大的主派出了他的使者,降临与世,拯救苍生……”老人干枯的脸上镶嵌着两颗有神的眼珠,嘴唇上下合动,声音不算大,但大厅很安静,清楚的传入耳朵。

    “他会教导世人,感化世人,什么是感情,什么是爱……”

    “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不作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爱是永不止息。”老人轻轻闭着眼,似乎在遥想梦想中的天堂。

    “但他却在那个遥远的东方国度!”睁开眼之后,锋利的目光几乎要刺穿眼前的众人。

    “你们都是主虔诚的信徒,我需要你们想法设法,不论如何,找到神圣的使者,我们需要她!不要让她在那里蒙尘……”

    “阿门!”老人行了一个十字礼。

    “阿门!”台下的众人行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