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压力大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九章 见网友

    金色的阳光似乎永远穿不透那层淡紫色的浓雾,盘旋在四周,森林深处时时刻刻传出的惊声哀嚎,好似亡灵的哀悼。

    爱尔兰,黑森林堡。

    外界传说的恶魔栖息之谷,坐落在这片荒无人烟的土地,无数传说吸引着冒险者的前来,却往往无功而返。因为那里根本没有什么森林,只是一片荒漠罢了。

    “嘶!”遮天蔽日的庞大身影缓缓降落在森林深处一片空旷的土地,这身上覆盖着寒冰鳞片的巨龙狠狠地呼吸,鼻孔冒着粗气。

    “唉唉唉,你又跑出去闲逛了,主上已经有点生气了哦。”一个骨架子跑出来,晶莹剔透的白骨刻满密密麻麻的花纹,不是符文,更类似一种小孩子的涂鸦。

    “吼!”巨龙如同灯笼般巨大的双眼明显显露出出一丝恐慌,可怜兮兮的吼一声——它明显是在求饶,不过巨龙声音太大,反倒像是在威胁一般。

    “行啦行啦,我都明白的,你快下去吧,我还要去陪王上开黑呢!”骨头架子挥挥手,把巨龙打发,自己赶紧跑回了身后那片绵延了上千里的巨大宫殿。

    穿过阴森的中世纪装饰的走廊和客厅,经过古代油画与长明蜡烛的洗礼。骨头架子停在一个古朴的房门前深吸一口气,推门而入。

    “啊,比里大叔快来帮我把那个混蛋揍死!”粉色调少女房间内,一名银发萝莉正狠狠的摁着捧在手掌的手柄,拳皇1996,她正用“火棍”对战一名大汉。

    比里迅速跑上前去拿好手柄,帮助少女完虐对方。开玩笑,宅了几千年,手速已经快要达到人类的极限了!

    比里这个骨头架子自豪的想到。

    “主上!好二克斯已经找回来了。”比里忽然想起正事。

    少女挥了挥手,不耐烦的道,“找到了就让它去刷……算了它太胖了,让它……干什么了?”少女托腮思考,为了自己的威严着想,必须好好惩罚那个居然敢拿自己**去换取人类货币购买棒棒糖的笨蛋,但应该干什么却使其陷入纠结。

    “对了!”少女一拍手掌,“把它先派去天朝,我的朋友现在就在那,让它打打头阵也好。”

    “敢问是什么朋友呢?”比里很好奇,他想不起主上有什么朋友是在天朝的了。

    “哎呀是网友拉网友,住在天朝青山市,我们互换了姓名哦,她叫诺庭!”少女兴奋的高吼。

    “我们都是贫乳派,正在为了***一起努力!”少女挺起胸部,一脸光辉。

    果然是为了你那贫瘠了几百年的胸部啊!这句话比里根本不敢说出来。

    “好了,比里大叔你马上派好二克斯去吧!”想着,少女打开电脑,与“知己”联系了起来。

    ……

    “你说什么……爱?格妮斯?”诺妈好半天才拗出了这个名字。

    “是啊是啊,她是一个很温柔的女孩子,我马上就要和她见面了!”诺庭一脸期待,其余人看见诺妈的脸色,都不敢说话,默默吃着小龙虾就着泡茶。

    晚上,诺庭忽然提出要与网友见面使家庭晚宴气氛低迷。

    当然诺云这个没心没肺的只觉得幸好家里人没有发现家中忽然多出的一个人。

    淮洁正安安静静的躺在房间的地板上,这个女孩很文静,一般不会随便搞事。

    “好……吧。”诺妈叹了一口气,“你已经是大姑娘了,我不能事事都管着你,但明天一定万分小心,出了什么事直接打电话……”

    诺妈絮絮叨叨的嘱咐着,看起来相当不放心。

    “你知道她长什么样么?”诺云啃着鸡翅随口问道。

    “当然!”如同被点名的军人,诺庭兴奋的摸出手机,然后点出一张照片,一个银发,身高不超过一米二的小女孩跳出来,诺云眉毛一挑。

    “太假了吧……”

    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唔,好可爱的女孩子……”低糯的语气,十分的惹人怜爱,换了一身居家服的淮洁推门而出。

    “哐当!”诺云手中的鸡翅重重落在地下,腾出来的右手接住了下巴。

    时间:晚上二十点整。

    地点:诺云家。

    人物:一大家子+一名来路不明的少女。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诺妈扯了扯手中的皮带,锋利如刀子般的眼神狠狠地在诺云身体上下滑动,好像在思考先从那里下手。

    诺舒与诺庭站在一边,一脸鄙夷的看着诺云,那种看人渣而且恨不得将自己粉身碎骨的感觉令诺云头皮发麻。

    诺爸坐在沙发上吸烟,不时叹气,看上去异常颓废,看来诺云这件事对其打击很大。

    “唉,儿子居然……我当年二十三才有第一个女朋友……”好吧,无视诺爸。

    “呜呜!”挣扎了一下发现绑的很紧根本挣脱不开,诺云呜呜惨叫,这没见识的刚刚把自己嘴给粘好了!

    “弄开……”诺妈下令,诺庭握着一把小刀将诺云嘴上的胶带隔开。

    “不是你们想的那样!”诺云企图垂死挣扎。

    但明显家里人都不吃那一套。

    “变,态”诺舒。

    “恶心!”诺庭。

    “心酸!”诺妈。

    “嫉妒……”呃呃这是诺爸。

    “既然你已经和人家姑娘……咳咳,唉,这可怎么办啊!”诺妈看了看旁边依旧一脸懵逼壮的淮洁,“人家姑娘看上去也就十七八岁,你怎么就……”

    喂喂,老妈你也太能脑补了吧!从一开始诺云与淮洁连一句话也没插上,众人就是一阵脑补,将诺云看成那种强哗良家女子的禽兽!

    但真不是那样啊!

    “其实……其实,这个,这个淮洁是我的朋友,也是网友,今天今天……我也见网友,她……她旅途劳顿到我房间休息,结果我忘了她还在房间!”诺云喘着气编完一个故事。

    “哦,你也是见网友……”诺妈怒极反而冷笑。“你在网上交了一个女性朋友还带回家来,拍就是居心不良吧!”

    我的妈,您饶了我吧!

    “诺舒!”咔咔咔!

    敲门声传来,“我是奥特曼!”

    看见众人的目光转换到自己身上,诺舒红着脸喃喃道:“网友拉……我今天见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