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压力大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五章 棋逢对手

    寒风簌簌吹过,锋利的眼神扫过落叶,一片寒芒。

    杀气四溅!这每一步每一下都是大师之间的对决,两名大师从对方的眼神中均看出了惺惺相惜的滋味。

    “不赖啊,想不到英雄出少年,你这家伙相必也是天赋横溢之辈。”王尼寐咧嘴一笑。

    “过奖,不过我可还没有使用全力呢,接招!”诺云啪的一下落棋。神力的不足导致了伪装差些被打破,不过诺云还是强行压了下去,他决定一招定胜负了。

    王尼寐额头冷汗瞬间就冒了出来,感觉全身一阵发凉。

    他明白,这局,自己破不了。

    “我……输了!”颤巍巍的举起右手,王尼寐眼中闪过一丝悔恨,“想不到居然有如此高手,唉……我回去在好好翻翻棋谱,看看这究竟是什么局。”

    他摆摆手,慢慢朝来的方向走去。诺云接过早已准备好的支票,离开了,今天发生的所以事,所以人都会感觉朦朦胧胧,只会记得是布鞋帮赢了。

    “站住!你先把这个合同签了再跑!”李庭大声吼道,抓住了往回走的王尼寐。

    诺云已经走远了,看了看时间居然已是中午十一点,诺云是早晨九点出门的,耗费了两个小时就进账二十万,心里当真是乐开了花。

    回到房间,诺云看了看锁还是好好的,松了一口气打开门锁走出了家门。

    爸妈目前应当是去逛街了,表姐现在肯定在房间里敲打着键盘,就是希望电脑配件能够经受住她快速手指的蹂躏。

    “您好!你拨打的号码已关机,请稍后再拨……”诺云手机铃声响起,这个坑爹的铃声是他专门为了爸妈准备的,只要上学时间爸妈电话打来,自己就不接,那么他们就不会认为自己偷偷带了手机。

    “喂……”

    “笨蛋哥哥,快点给我送一套绘图工具,老师让我们素描,真是倒霉死了!”

    三下五除二的风格除了诺舒也没谁了,但即使是被骂做笨蛋诺云也不敢生气,毕竟老妈一直是与诺舒站在同一战线。

    诺家家庭地位可以怎么说:诺妈—诺舒—诺云—小提(诺舒的宠物仓鼠)—诺爸。表姐是借宿一年冲击高考,所以不算。

    诺云赶紧打开了诺舒的房门,深深吮吸了一口充满了妹妹气息的空气,小心翼翼的走进了房间。

    诺舒平时不准诺云进入自己的房间,诺云深感遗憾,但这次经过妹妹电话授权,诺云也可以正大光明了参观一下了。

    不是很多女孩子喜欢的粉色调,而是魅惑的紫色,看起来与妹妹萝莉外表相当不搭,但想到诺爸一直企图将诺舒养成为一名御姐,还有装修是诺爸一手策划的就没有任何疑问了。

    来到书桌前,诺舒的素描纸和笔被摆放的整整齐齐,在书桌上放好,旁边还有一个小箱子,诺云从没见过这粉色小木箱。

    里面或许是妹妹的日记或者什么?明明不应该去动,但诺云的行动高于意志,当反应过来,箱子已经被那在手上了。带着一种罢了罢了,反正已经那好干脆看看的心情,诺云想要打开这箱子却发现上面有一道小锁。

    看着上面复古的小锁,诺云呵呵冷笑,就算自己没有神力辅助,但当年在网上看的开锁技巧可不是白学的。

    “您好,您拨打的号码……”又是诺舒的电话。

    一接开便是一阵轰炸。

    “笨蛋你不许碰我书桌旁边的箱子,不然我就……就把你手机里的三百部小黄书发到你们班群里!”诺舒大吼,声音听上去很是慌张的样子。

    “放心放心,我没碰,已经在路上了。”诺云面不改色的撒着谎,将小木箱小心翼翼的放回原处,拿好素描工具便到楼下拦了一辆车,绝尘而去。

    一路上诺云的催促使出租车宛如看见了小姑娘的壮汉一般生龙活虎,不过短短十三分钟便抵达补习班。

    诺云急急忙忙往上爬。

    “喂,还没给钱!”出租车师傅大吼。

    “哦哦。”赶紧付账,诺云往楼上跑去。

    这是一栋出租房,长期用于一些课外补习班授课,诺舒主动来学习绘画,反正每周也就星期天和星期三有课,不耽误玩耍的时间。

    “SORRY!you are a dog?”

    诺云收回了推门的手,这是英语补习班。

    “这是零线,这是火线……”这是物理补习班。

    “下面播放一首威风堂堂……”麻蛋音乐课放威风堂堂真的大丈夫?

    ……

    最近的一件教室了,诺云轻轻推开了门,却是一个人也没有看见。

    “对了,她们一定是去湖边写生了!”诺云忽然想起妹妹的嘱咐,她们是去湖边写生,诺舒还想画一张素描。

    继续呗,打车飞驰,诺云兜里的钱钱因为路上的糖葫芦与各种零食而远去。

    诺云曾是个死宅所以他比女生更爱吃零食,现在有钱了,当然就得好好享受了。

    ……

    青鸟湖,青山市市郊的一片绿湖,生态环境相当优美,污染也很少,所以常年游客不断。

    诺舒今天就在这里写生,不过由于忘记带工具,只能看着同伴画画,干瞪眼相当难熬。

    “舒舒,你哥哥不会是放你鸽子了吧?”在诺舒旁边画画的女生小声道。

    “不会拉,笨蛋哥哥现在多半是跑去教室,正在往这边赶来呢!”

    “你还真是了解你哥哥呢。”

    诺舒轻轻一笑,挥挥手走进旁边的树林,青鸟湖后面有一座小山,诺舒想到上面去看看,顺便看能不能找一个适当的绘画地点,拍几张照片回家给妈妈看看。

    这时,她不由得想起那个粉色小木箱,“可恶!可恶!笨蛋不会打开看了吧?如果真的看了只能将他人道毁灭了啊!”

    少女一边走神一边上山,根本没有察觉到四周的不对劲,因为这片山上,根本没有一个游客一个熟人的存在。要知道,这里离青鸟湖这么近,最多不过几百米的路程,实在是太奇怪了。不过诺舒没有注意这些,她脖子上挂着的一个木刻首饰,闪过一丝微弱的蓝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