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压力大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三章 黑帮火拼?

    咔~

    正当诺云纠结着的时候,房门就已经自己打开了。

    一张圆圆的尚带有一丝婴儿肥的小脸探出来,差点撞上诺云的胸膛。

    诺舒吓了一跳,差点大叫出声,幸好诺云一把将着小姑奶奶的嘴捂上。

    “呸!放手!”诺舒看清楚来人后,狠狠将哥哥的手甩开,“你还敢回来,老爹会打断你的腿!”

    “不是还有骨科么?”诺云有些唯唯诺诺,除了妈他就最怕这个嘴上不饶人的妹妹了。

    十四年前,诺云悄悄下了神界,背着所有人通过一个普通的人类女子降临这个世界,也就是他现在的母亲,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诺云一直很尊敬她。

    “你自己去说吧,妈妈现在正在做早餐,我得去补习班了。”诺舒皱了皱可爱的小鼻子,背着背面印着美少女战士的书包离开了。

    诺云小心翼翼的走进家,左顾右盼蹑手蹑脚,就像一个小贼。

    环顾了一下客厅没有人,诺云赶紧小跑进入了自己的房间。

    关门,上锁,松了一口气,诺云转身往床上躺去想要好好休息一番,自己在人间是处于被封印的普通人状态,根本不能不吃不喝不睡觉。

    “呃,大家都在呢?”忽然的哽咽,不是因为感动,而是害怕,爸爸手里的鸡毛掸子相当有威慑力,妈妈那酸辣甜苦五味俱全的表情真让人琢磨不透,表姐诺庭站在一边冷眼旁观,看上去还有些幸灾乐祸的感觉。

    “说罢,昨晚……”诺爸还没说完,便被一阵风打断了话语。

    “唔,小云你怎么才回来?妈妈担心死了!”紧紧将诺云禁锢在胸前,诺妈半哭泣道。

    伟岸的D罩级别将诺云呼吸的权利渐渐剥夺,眼前冒气金花,诺云仿佛看见了艾尔弗丽亚?

    “呼呼呼……”半晌,被放开的诺云大口喘着粗气。

    “我……我昨晚……去同学家里玩……手机……手机没话费了……咳咳”,诺云气息仍有些不稳,但为了让诺爸放下鸡毛掸子,诺云赶紧胡扯。

    听了这话,诺妈诺爸点点头,平日里诺云本就喜欢四处乱跑,在同学家留宿也不是第一次了。

    “叔叔阿姨,问问他是和那个同学一起呢,万一是胡扯,自己跑出去做坏事怎么办?”本来已经快要顺利解决的事情,被表姐一句话带起了节奏,两位大佬一定要问清楚是那个同学。

    诺云含含糊糊的糊弄过去,借口自己有点累想休息把三人请出了房间,不过看二老的架式,是一定要把事情问清楚了。

    “诺庭我诅咒你一辈子A啊!”不就是十岁那年不小心说了一句表姐胸好平么?至于记恨这么久?

    不过话说回来,诺云目前作为地球愿望接受神灵,还是有一定权限的,如果诺庭真的一直在向上帝祈祷胸部长大……

    自己十岁那年说的那一句话就真的能让其胸部永远处于飞机场的水平,说起来表姐的胸还真是怪自己?

    但目前不是说那些的时候,诺云和一个平时关系不错的同学打了个电话,私通了一下口供便坐在床上准备接下来的工作了。

    “午夜凶铃”事件是幽灵事件,所以现在大白天不能处理,不过诺云选择接受青山市愿望后就有密密麻麻的愿望来临,剔除那些不切实际或者信仰不足的人之后,诺云选择了一个宿敌之战。

    “神啊,帮帮我赢掉老王吧!”这个很有意思,因为愿望是无数人一起许下的,类似于那种高考前一百天立下誓言。

    但这个愿望不是口头说说而是每个人心里都想要实现的,那诺云就想要见识见识了。

    检查了一下门锁好了,诺云解除了一点身上的封印,三对羽翼张开收拢间,人就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

    青山市郊区一处空地上,人烟稀少,就连车辆也很少见到。

    这里是混混门约架的最佳场地也是学生们“解决”冲突的惯用场地。

    两帮人马剑拔弩张的站在两边,一波穿着清一色的白衣,一边是骇人的骷髅描边黑色紧身衣。

    不过还是他们的鞋子最惹人注目,白衣们穿着整整齐齐的人字拖,为首的人字拖别着一个金色勋章,黑色紧身衣均是穿着布鞋,为首的男子鞋上印着一个骷髅头。

    这种紧张的气氛没有持续多久,不一会儿,那个骷髅布鞋与勋章人字拖上前几步,两人对视之间火花四溅。

    “你们布鞋帮最近很是猖狂啊!”勋章人字拖恶狠狠的道。

    骷髅布鞋一脸不屑的道:“你们拖鞋帮一直抢我们布鞋帮的地盘,这件事情还没完呢!”

    二人对视之间碰撞摩擦出了阵阵基情,局势已经一触即发。

    叱咤风云我绝不需往后看,翻天覆地,我定我写尊自我的法律,这凶悍闪烁眼光的野狼,天生我喜歌,傲慢做本性,忘形言行失敬,那管你……

    忽然响起了熟悉的背景音乐,两位大佬虎目似火,凶光崭露。

    “呦呵,还敢放BGM!”骷髅布鞋看着对面人群中提着录音机的一个汉子,拍拍手。

    身后立马蹦出一个小弟提着蓝牙音响。

    消失的光阴散在风里,仿佛想不起再面对。流浪日子你在伴随,有缘再聚。天真的声音已在減退,彼此为着目标相距……

    两位老大斗歌实在有种微妙的违和感啊。

    “说罢,今天这事儿怎么解决?”勋章人字拖抖着肩膀,默默拉了拉身上的牛仔裤,大风吹着发丝狂舞很有大哥的风采,但着实有点凉……

    “老规矩,还是按照实力一决胜负吧!”

    勋章人字拖直接拍拍手,一名小弟上前点烟,一名则提着一个黑色箱子上前。

    骷髅布鞋也不甘示弱,一个响指就有大帮的小弟呼哧呼哧的抬着一个巨大的物体上前,黑色箱子被轻轻放在了巨大物体上。

    “哇,现在我是应该报警吗?”躲在远处暗中观察的诺云默默的讨吃了手机,想了想还是收了回去,默默当一个吃瓜观众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