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传承系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相第九十二章 佛魔相争

    大和尚脸色发冷,双手合十,怒道:“那贫僧只有将你降了!”

    “哼,有魔你不降,却要降人,让我替佛祖来教训你这个贼秃!”

    南海明大怒,天罡浩然功施展到极致,拳头之上带着烈烈炙热之力,一拳砸向那大和尚。

    大和尚站立不动,双手合十,口中梵音大作,一口金光灿灿的大钟将其罩住,大钟之上梵音流转,佛家真言隐现,端得是气派庄严。

    “轰”的一声大响,南海明一拳砸在流光大钟上,大钟“咚咚”作响,掀起一片涟漪,金光暴动,流光四溢,无数佛家真言支离破碎。

    那大和尚被一拳砸的倒飞而出,将远处的一座菩萨雕像轰倒,激起大片的涟漪。

    那大和尚修为不低,也是沉珠后期的修为,但他遇上南海明这个修炼了五阶功法的异类,也只能自认倒霉。

    南海明不作停留,继续往里闯。

    他这边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自然惊动了寺庙中的和尚,无数和尚手持木棒、戒刀等物涌出,将南海明团团围住。

    其中一白眉白须的老僧缓步走出,上下打量着南海明,在老僧打量南海明的同时,南海明也在打量老僧,只见这老僧白眉如柳条般自然下垂,直至胸前,白须冉冉,双目虽然眯着,但不时的迸出道道精光,不怒自威,端得是一派得到高僧般的模样。

    老僧看到南海明手中的布偶,双目忽而暴睁,瞪的圆圆的,须臾,又恢复了之前那副平淡的模样,缓缓的道:“老衲乃达摩堂首座空海和尚,不知小师傅硬闯我大梵寺所谓何事?”

    南海明见其不凡,双手合十道:“空海长老,只因我有要事求见贵寺高僧,不想看守寺门的小和尚不让我进寺,事态紧急,我只得硬闯,还请恕罪!”

    “小施主前来,可是为了你手中那魔物?”空海和尚挥退众僧,凝目问道。

    “长老慧眼,我这朋友被魔物侵蚀,还请长老务必救他一救!”南海明恭声道。

    “你手中的魔物吸食月之精华,实力已经成倍暴增,再过些时日,恐不能压制。”

    空海和尚瞅了南海明手中的布偶一眼,急道:“小施主请随老衲来!”

    南海明点头,急跟上空海和尚。

    南海明跟着空海和尚来到大雄宝殿之中,这大雄宝殿供奉着一尊硕大的金佛,这金佛高达十数丈,浑身镀金,双目微垂,慧眼望众生,一手挽兰花指,一手托在胸前,坐下十二品金莲,宝相庄严,神威凛凛。

    金佛的左右两侧立着两尊菩萨,皆是身披金装,宝相庄严,让人心生敬畏。

    空海和尚向金佛拜了拜,转身向南海明道:“小施主,快将那魔物给老衲,将其放在金佛手中,利用金佛之力镇压其魔气!”

    南海明略一犹豫,将布偶递与空海,道:“空海大师,你将魔物炼炼便罢,但千万别把他给炼死了。”

    空海接过布偶,疑惑道:“除魔当需斩草除根,否则后患无穷!”

    空海不理南海明,手中泛起淡淡的金光,向上一递,金光化作一大佛手,托着布偶向金佛的大手飞去。

    布偶落在大佛的手中,涌出滚滚的魔气,似是很惧怕金佛,在示威一般。

    南海明看得眉头大皱,陷入左右为难的境地,他倒想一走了之,但生怕这空海和尚炼死了梵永夜,但如果不炼死梵永夜,梵永夜势必要找他报仇。

    进退两难,他只得见机行事了!

    空海和尚白眉拧在一处,声音滚滚传出,道:“所有修为达到凝神境的弟子听令,速到大雄宝殿。”

    须臾,数十位大小和尚接踵而至,这些和尚望着金佛手中魔气狂涌的布偶,纷纷面露惊容。

    空海和尚望着众僧,语气凝重道:“众弟子听令,速速布金刚伏魔阵,与老衲一起降妖除魔。”

    众和尚合力布下金刚伏魔阵,刹那间大殿中梵音大作,佛家真言纷飞,金佛脑后散出佛光,照亮了整座大殿。

    须臾,阵阵厉喝声彷如从九天之外传来,金刚怒吼,罗汉呵斥,雷霆之声隆隆暴响,好不骇人。

    “啊,臭和尚,死贼秃,你炼死老夫了……”

    “啊,臭小子,你找这群贼秃来炼老夫,等老夫出去了,老夫一定将你扒皮抽筋,挫骨扬灰……”

    “啊,快住手,快停手,老夫受不了了……”

    ……

    布偶上传来梵永夜的怒吼声,紧接着又响起了梵丽洛的声音。

    “臭小子,你疯了,快让这帮和尚停手,本公主也受不了了……”

    “死贼秃,臭贼秃,快停手……”

    南海明心中一惊,左右为难起来,暗想:“糟了,光顾着想着脱身了,若是炼死梵永夜,我也会遭受系统反噬而死……”

    至于梵丽洛,也不能让其死,梵丽洛在他体内种了共生蛊,倘若梵丽洛死了,他势必要遭受共生蛊咬噬内脏而死……

    如此想着,南海明心中不由暗暗着急起来。

    那边梵永夜和众和尚斗的正酣,滚滚的魔气涌出,化作狰狞的魔物,想要逃出金佛的束缚,只是金佛有众和尚的加持,梵音阵阵,金光大作,将那魔物死死的罩住。

    佛魔争斗不休,但金佛明显占了上风。

    突然,一个年轻的小和尚印堂爬上了一股黑雾,脸色变的狰狞起来,竟是站起身来,疯癫大笑,指着一众和尚道:“虚伪,虚伪,你们这些道貌岸然的假和尚,平日里嘴上称善,实则虚伪之极,杀了我的家人,把我带上山当你们的奴隶,你们这群假和尚……”

    空海和尚眉头大皱,惊道:“心魔!”

    魔最是诡异,其中尤以心魔最是难缠。所谓魔由心生,但凡你心里有一丝一毫的怨气,嗔痴贪念,心魔就能趁虚而入,让你坠入魔道……

    “老子不当和尚了,整日吃斋念佛,老子嘴里都快淡出鸟来了,老子走了!”另一个大和尚被心魔入侵,站起身来,便往外走去。

    “老子也不当和尚了,老子要下山风流快活去了……”

    ……

    不到半柱香的功夫,竟是有十余个和尚被心魔入侵,跑出大殿,变得疯疯癫癫,浑浑噩噩。

    失了这十余位和尚的加持,佛光渐渐的暗淡下来,魔气占了上风,大有突破佛光的束缚,为所欲为的架势。

    “众僧随我念般若心经,定住心神!”

    眼看剩余的这些和尚也都额头冒汗,印堂发黑,与心魔争斗的十分辛苦,空海和尚当头棒喝,大叫一声,将众和尚叱醒。

    众和尚大惊,急忙守住心神,默念般若心经。

    一时之间,大殿之上重新梵音大作,佛光涌现,但魔气亦不肯相让,二者争斗不休,相持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