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传承系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九十一一章 大梵寺

    早在梵丽洛要给他下蛊时,他便觉得有问题,千防万防,但是还是没有防住,南海明恨得牙痒痒,看来这个黎人长公主不简单。

    性命攸关,南海明和梵丽洛二人都不肯让步。

    “臭小子,你不能回天波城,否则休怪我不客气!”梵丽洛愤怒的威胁道。

    “哎呀,长公主,你有所不知,我回天波城其实是有原因的!”南海明翻了翻白眼,道。

    “不管你什么原因,总之你就是不能回天波城!”梵丽洛怒道。

    “如果我告诉你,回到天波城中,我能让你摆脱梵永夜的控制呢?”南海明循循善诱道。

    “哼,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吗?”梵丽洛显然犹豫了。

    “长公主,你有所不知,我在天波城中有一个师侄,她可以让你摆脱梵永夜!”南海明苦口婆心的劝道。

    “哼,不行,总之就是不能去天波城!”

    梵丽洛就是不答应,开玩笑,如果让真让南海明去了天波城,那可真是我为鱼肉,人为刀俎了,她只能任人宰割了。

    “既然不能回天波城,那也不能去军营,你说去哪吧?你那祖先与怨气结合,恐怕已经成魔了,你最好早做打算!”南海明无语道。

    “成魔?”

    梵丽洛显然也是一愣,随即恶狠狠的道:“和尚最会炼魔,离此地不远有一座寺院,名叫大梵寺,此间主持佛法精深,定能炼死那老魔头!我们就去大梵寺!”

    “大梵寺?和尚?”

    南海明脸皮抖了抖,只得答应她:“好,我们就去那里!”

    乱神塚以西为西天佛国,佛国之中人人信佛,崇尚佛法,而大黎王朝与西天佛国接壤,这些和尚前来大黎王朝开宗立派,宣扬佛法。

    而大黎王朝的巫术与佛法格格不入,彼此相互对立,理念不同,导致佛法很难在大黎王朝宣扬,故而大黎王朝虽有和尚寺庙,但却不像西天佛国那般昌盛。

    南海明连奔两个时辰,总算在天黑之前来到大梵寺。

    大梵寺建于一座大山之上,此山名叫普照山,只因整座大山的侧面被人雕成了一座大佛,大佛的头顶上乃是寺庙的屋脊,屋脊以金光琉璃瓦铺着,当太阳初升,照到金光琉璃瓦上,金光琉璃瓦便会发出万丈光芒。

    从远处看,就好似大佛的头顶散发出祥和的光芒一般,佛光普照,因此得名。

    像大梵寺这般规模的寺院,在大黎王朝已经算是较大型的寺庙了。

    大梵寺的山门在山脚下,两旁分别立着两尊金刚,一个叫怒目金刚,身披金甲,手持钢鞭,怒目而视,鞭打时间邪祟;另一个为八臂金刚,八手八臂,八只手中分别拿着降魔杵、舍利子、千幢宝塔等物,十分的庄严。

    南海明抬头看了看山门,正欲抬脚进门,却被两个小沙弥拦下,其中一个沙弥双手合十道:“施主请留步。”

    南海明也学着沙弥的样子,双手合十,道:“小师傅,我想见贵寺的主持!”

    那小沙弥双手合十道:“施主,不巧的很,主持云游未归!”

    “主持不在?”

    南海明眉头微皱,道:“这可怎么办,主持不在,要如何炼魔?”

    “魔?什么魔?”那小沙弥惊道。

    南海明犹豫一下,将布偶取出,只见那布偶上黑气袅袅蒸腾,隐隐伴有鬼哭狼嚎声,一道粗犷的声音从中传来。

    “小子,老夫记住你了,你敢将老夫困在这布偶中,老夫要杀了你,杀了你……”

    那小沙弥大骇,惊道:“施主,此魔物甚是厉害,施主快快将它找个没人的地方丢弃罢了!”

    “哼,你这小沙弥,没什么本事,却要人丢了魔物,坑害他人,当真是虚伪至极。”这一声却是梵丽洛的声音。

    布偶之上一会传来梵丽洛的女声,一会又传来梵永夜粗犷的男声,着实诡异之极。

    小沙弥听得脸色煞白,拦住南海明,更加不让南海明入寺了。另一个小沙弥急忙向寺中跑去,想来是去找寺中的长老去了。

    突然,南海明手中的布偶剧烈的抖动了起来,漆黑如墨的魔气不断的涌出,煞是骇人。南海明差点拿捏不住,运转万法归宗,死命的抵挡。

    “小师傅,快让开,我顶不住了!”南海明急道。

    “不行,我不能让你把这魔物带入寺中!”小沙弥坚持道。

    “你让不让开?你们佛门不是说什么我佛慈悲,以降魔我己任吗?你怎么不听佛祖的话?”南海明怒急,大吼道。

    “施主,请恕小僧无礼,不能让!”那小沙弥坚持道。

    “哼,滚开!”

    南海明大叫一声,身形暴动,硬往里闯。

    那小沙弥双手合十,岿然不动,面带庄容,口中有梵音涌出,突兀的他背后升起一尊金光灿灿的大佛,将山门挡住,阻了南海明的去路。

    “开!”

    南海明暴喝一声,一拳轰向大佛,那大佛应声而碎,犹如玻璃破碎一般,竟是发出“咔擦”声。

    受气息所牵引,小沙弥大叫一声,口吐鲜血,脸色煞白,倒地不起。

    顾不上管那小沙弥,南海明硬往里闯,忽而又一大和尚阻住去路,那大和尚头顶戒疤,满脸的横肉,两耳及肩,身披大红袈裟,显然要比刚才那小沙弥地位高了许多。

    “施主,因何打伤我大梵寺的人?”

    大和尚问道,随即目光在南海明手上的布偶上一凝,惊道:“魔物,你竟敢将这魔物带入我大梵寺?”

    “那小和尚不懂礼数也就罢了,你这大和尚为什么也不知佛法,佛家有云,降魔卫道,你因何不让我入寺?”南海明怒道。

    “莫要跟贫僧胡搅蛮缠,贫僧可以不追究你打伤我寺中僧人的责任,你带着你手中的这魔物速速退去,贫僧还可以饶你一命!”那大和尚面色凝重,冷声道。

    “哼,我若是说不呢?”

    此时天色已黑,再过些时间,梵永夜便完全占了上风,到时候谁知道他能不能破了厉血封印咒,他冒不起这个险,所以还是坚持待在大梵寺比较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