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传承系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九十章 厉血印封印咒

    郁郁葱葱的小山上,随处可见欢快奔走的鸟兽,但却有两人大眼瞪小眼,怒目而视。

    梵丽洛看了看南海明手中的火麟子,横眉冷对道:“你敢威胁本公主?”

    “彼此彼此嘛!”

    南海明一脸的人畜无害,但手中的火麟子却在滴溜溜的旋转着,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扔向梵丽洛。

    二人又对视了半晌,直瞪的眼珠子都酸了。

    梵丽洛摇了摇头,美目中露出无奈之意,道:“好吧,我们各退一步,我这蛊还是要下的,不过是共生蛊,如何?这是我能让的最大让步了,不然我两就同归于尽!”

    “什么是双生蛊?”

    在南海明的印象中,蛊这玩意就没有一个好的,不过看梵丽洛那玉石俱焚的架势,他也没办法。

    “所谓双生蛊,便是一对双生的蛊虫,要生都生,要死都死!”

    梵丽洛说着,玉手一翻,两只绿豆大小的红色小甲虫出现她手中,这小甲虫红的鲜艳欲滴,仿若樱桃一般,在梵丽洛的手中振翅欲飞。

    “我要如何相信你这是共生蛊?”

    南海明对毒蛊一窍不通,若是梵丽洛给他下了什么别的毒蛊,那他还不得死翘翘了。

    梵丽洛冷笑一声,伸出两根如白玉葱般的手指将其中一个蛊虫捏起,“砰”的一声,捏爆了,刺目的鲜血流了她一手,须臾梵丽洛手中的另一只蛊虫抽搐几下,便没了动静,竟是也死了。

    南海明脸皮抖了抖,勉为其难的道:“看在你这么有诚意的份上,我便答应你!”

    梵丽洛冷笑连连,又翻出两只一模一样的共生蛊虫,掐了个古怪的印诀,其中一只蛊虫钻入了她的皮肤下,消失不见了,另一只飞向南海明,从南海明的胳膊上钻了进去。

    南海明顿觉体内有东西在游走,最终在自己的心头传来一阵彷如针扎的刺痛感,显然是那蛊虫爬到了自己的心脏处。

    南海明眉头大皱,心中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梵丽洛见红色的蛊虫钻到了南海明的身体里,终于放下心来,嘴角扯起一抹得逞的弧度,冷笑道:“好了,我们施法吧。”说着,从左手上的金镯子中取出巫宝,递向南海明。

    南海明接过巫宝,想了想,道:“长公主可会什么封印术?”

    “封印术?做什么?”梵丽洛疑惑道。

    南海明一脸真诚的道:“封印布偶啊,如果不将布偶封印住,一旦让梵永夜跑出来,你我都得死!”

    梵丽洛想了想也是,黛眉轻皱,道:“是得将布偶封印住,而且还不能用普通的封印术!”

    南海明大点其头,拍马屁道:“长公主说的是!”

    梵丽洛瞪了他一眼,道:“我这里有一套厉血封印咒,此法必须以施咒人的精血为引,化作厉咒,封印事物!”

    南海明听得暗暗咧嘴,这黎人的神通当真是诡异,怪不得被人称作是“巫术”,不是蛊虫、灵魂之术,就是血咒,听着实在是骇人。

    梵丽洛将厉血封印咒的方法传授给南海明,这厉血封印咒十分的复杂,待到下午时分,南海明才将厉血封印咒勉强学会。

    至于这厉血封印咒的真假,南海明倒不怀疑,毕竟梵丽洛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好了,这厉血封印咒你也学会了,天色将黑,我们还是抓紧时间吧。”梵丽洛催促道。

    南海明点了点头,面色凝重道:“还需长公主自封修为,否则我无法施展布偶术!”

    梵丽洛点了点头,运转功法,将自身的经络封印住,只保留下沉珠境中期的修为,她也不敢将修为封的太低,生怕南海明突然发难,对她不利。她保留沉珠境中期的修为,这样的话就算南海明突然发难,她也有能力自保。

    南海明取出巫宝,施展布偶术,对着梵丽洛一照。

    刹那间乾坤逆转,阴阳颠倒,梵丽洛的身体急速的缩小,竟是变作一巴掌大小的布偶。

    南海明急忙咬破自己的手指,施展厉血封印咒,只见一个个古怪的血印打向布偶人。

    这些血印状若一个个血骷髅,疯了一般涌向布偶,布偶之上泛起淡淡的血芒,忽而血芒大作,一个巨大的血骷髅狰狞浮现,伴有阵阵鬼哭狼嚎之声,好不凄厉。

    须臾,血骷髅散去,没入布偶之中,好似刚才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一般。

    南海明捡起地上的布偶,看了看四周,然后往东方直奔而去。

    “喂喂,臭小子,你要去哪里?”布偶内传来梵丽洛的声音。

    “回天波城啊!”南海明理所应当的道。

    “回天波城?”

    梵丽洛大怒,大声道:“不能回天波城,你快给我停下,否则休怪本公主不客气了!”

    “不客气?你都变成布偶了,还不客气什么?”南海明理都不理,继续飞奔。

    “哼,你找死!”梵丽洛气急。

    突然南海明心头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感,痛得他当场便跌倒在地上,身子弓成了个虾米。

    “你耍阴的,你给我下的什么蛊?”南海明倒吸一口凉气,头上的冷汗“哗啦啦”的直往下流,痛得直翻白眼。

    “哼,本公主给你下的的确是共生蛊,但这共生蛊乃是由本公主从小养大,种在别人身上即成共生蛊,同生同死,但种在本公主身上,却起不了作用,你现在知道本公主的厉害了吧?”

    梵丽洛得意的声音从布偶中传来,显然摆了南海明一道,她觉得很有成就感。

    “早就知道你这毒蛊有问题,你如果毒死了我,你就永远别想出来了,永远只能当一个布偶!”南海明咬牙切齿的道。

    “哼,忘了告诉你,你如果死了,这厉血封印咒就失效了。”梵丽洛阴测测的声音响起。

    南海明眉头大皱,沉声道:“哼,你敢?你若是有什么异动,我便立刻毁了这巫宝,想来你的身体也会一并毁去!”

    “你敢?”梵丽洛的声音中充满了炸药味。

    “哼,我有什么不敢的,大不了我们鱼死网破!”南海明也是被逼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