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传承系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八十八章 抱着长公主睡到天亮

    糟了!

    若是梵丽洛败了,她的灵魂被梵永夜压制了,梵永夜占据而来她的身体,那梵丽洛还是梵丽洛吗?

    南海明就算是抱着梵丽洛睡一觉,那还算是完成了胡瑾长老的遗命吗?

    南海明一个头两个大,他冒不起这个险,他很想帮梵丽洛一把,但他现在只是个布偶,又如何帮?

    南海明心中暗暗着急,祈祷着梵丽洛能争夺回身体。

    那边梵丽洛的灵魂和梵永夜的灵魂不停的争斗,一会梵丽洛占了上风,一会梵永夜占了上风,双方各有千秋,不分胜负。

    梵丽洛胜在灵魂完整,而梵永夜则胜在灵魂强大,虽然只是一缕残魂裹着怨气,但也竟能和梵丽洛打个平手,可见其活着的时候得有多厉害!

    二人不停的争夺着身体,突然梵丽洛的身体一阵剧烈的痉挛,竟是瘫软到了地上,倒地不起。她体内不时的传来两道声音,一男一女,好不怪异。

    “你的身体超过负荷了,我们这样争夺身体,只会将这具身体拖垮了,我们先暂时停手,如何?”梵永夜粗犷的声音传来。

    “哼,你休想打什么主意,我不会放弃我的身体的!”

    梵丽洛不肯相让,争锋相对道,但她也确实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达到了极致,不敢再争夺,生怕废了这具身体,那样的话,她也成了孤魂野鬼了。

    最后二人达成协议,暂时停止争斗,免得伤了这具肉身。

    那边南海明在波涛汹涌中艰难的呼吸着,他看到了梵永夜的灵位,心中暗想道:“梵丽洛的巫宝八成也是来自于梵永夜,若是我能得到梵永夜的传承,势必能自救。”

    想到就做,南海明心中大叫道:“小灵,帮我收集前辈英魂!”

    梵永夜虽然保留了一缕残魂,在怨念的包裹下苟延残喘,但他的本体其实早已经死透了,传承系统还是能搜集到梵永夜的灵魂。

    果不其然,不多时,南海明的脑海中便响起了小灵的声音。

    “滴……”

    “搜集前辈英魂中……”

    “滴……”

    “搜集到梵永夜前辈的英魂,请问宿主,是否激活?”

    “激活!”南海明毫不犹豫的心中默念道。

    “激活梵永夜前辈的英魂中,请等待,请等待……”

    “滴……”

    “激活梵永夜前辈的英魂成功,请问宿主是否读取梵永夜前辈的遗命?”

    “读取!”南海明心中道。

    “滴……”

    “读取梵永夜前辈的英魂中……请等待,请等待……”

    “滴……”

    “读取梵永夜前辈的遗命成功,梵永夜前辈的遗命有一个!”

    “梵永夜前辈的遗命是让他残留的那缕灵魂找到天狼之体,成功复活,从而得到永生……”

    “想长生不老啊?”

    南海明嗤笑一声,心道:“读取梵永夜前辈的传承。”

    “读取梵永夜前辈的传承中,请等待,请等待……”

    “滴……”

    “读取梵永夜前辈传承成功,梵永夜前辈传承有五品下乘神通巫神诀,四品上乘神通布偶术,蛊毒术……”

    梵永夜所学颇杂,林林总总也有三十余种,多以巫术、蛊毒术和一些稀奇古怪,早已经失传的冷门神通为主,其中布偶术便是之一。

    “选择布偶术!”南海明毫不犹豫的选择道,毕竟眼下怎么脱困才是最关键的。

    “布偶术传承中,请等待,请等待……”

    南海明脑海中一阵胀痛感传来,一篇有关布偶术的神通印在了他脑海中,与此同时还有一个白色的身影不停的为他演示布偶术的关键之处。

    这布偶术说来十分的神奇,乃是一种奇特的灵魂互换之术。

    使用者需以自身精血来温养巫宝,这巫宝也不是普通的凡物,乃是以传说中的饕餮骨炼制而成,饕餮骨十分奇特,用饕餮骨炼制的巫宝内含空间,内中放着许多布偶。

    使用者拿巫宝一照对手,巫宝吸食使用者的精血,与此同时巫宝逆转乾坤,颠倒阴阳,将布偶与对手的身体互换。

    这布偶术反噬力极大,要以损耗人的寿命为代价来催动,即使在巫术中也被列为禁术,十分的邪恶。

    但它也有很大的限制,必须是境界高的人对境界低的人使用,若是低境界向高境界的人使用,则无效,甚至自身还会遭到很大的反噬,这也限制了布偶术的品阶,若非如此,以布偶术的诡异,足以排进五品神通之列。

    虽然很不愿意催动布偶术,毕竟布偶术要损耗人的寿命,但南海明为了脱困,此时也顾不得其它了。

    他催动布偶术,一道幽光从梵丽洛左手处的手镯射来,正是那边用饕餮骨做成的巫宝镜子。

    南海明顿觉天旋地转,乾坤颠倒,他的意识在那一刻是空白的,甚至灵魂有一种被撕裂的剧痛感,这种剧痛大概持续了两三秒中,但南海明却毕生难忘。

    疼!

    实在是太疼了!

    那是灵魂上的一种剧痛,远非**的疼痛可比!

    须臾,南海明睁眼,感觉到灵魂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只是他的灵魂刚回到身体中,还不适应,手脚无力,一时之间不得动弹。

    他本来变成布偶,在梵丽洛的脖子上挂着,这一换回身体,刹那间将梵丽洛压了个正着,顿时温软在怀,一股淡淡的兰花香从口鼻中钻入,让他有种说不出的舒爽感。

    “啊……”

    梵丽洛下意识的发出一声惊叫声,但她**的嘴巴却动也未动,待到她看清楚压着她的人,顿时破口大骂:“南海明,是你,你个臭流氓,快起来,别压着本公主,本公主饶不了你……”

    “咦?是谁在跟我说话呢?”

    南海明尴尬之极,他倒是想起来,但没力气起来啊,只得装道:“长公主的嘴唇未动啊,莫非有鬼?”

    “你才是鬼呢,你全家都是鬼!”

    梵丽洛体内传来梵丽洛暴怒的声音:“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南海明聪耳不闻,他想趁着长公主梵丽洛不能动的这个机会完成胡静长老的遗命……

    这可是难得的机会,若是长公主醒过来,他要想抱梵丽洛,那可就难了,毕竟对方比他高出一个大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