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传承系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八十六章 真的有鬼

    血海消失,黑暗重新恢复死寂!

    巨大的天狼头再度缩回了天狼山中,花草树木再度长回了远处,天狼山恢复原貌,仿佛一切都不曾发生,只是天狼山脚下那几具空荡荡的巨狼皮昭示着刚才发生一切的真实性。

    南海明和梵丽洛都松了一口气,梵丽洛刚要催动狼王降落。

    突然黑暗中阴风大作,鬼哭狼嚎声从四面八方传来,黑暗中似乎有无数魔物涌来。

    二人都是大惊,死死的盯着黑暗中。

    “呼呼呼……”

    黑暗中的阴风不停的吹来,但却始终吹不过天狼山脉,梵丽洛和南海明感觉不到阴风,却能听得到它的声音,真真切切,确实存在。

    阴风的呼啸声越来越嘹亮,鬼哭狼嚎声也越来越尖锐,叫的人心底发毛。

    黑暗中飞沙走砾,两股龙卷风袭来,这两股龙卷风极其的巨大,足有数十丈粗大,接连天际,将天上的云彩搅得形成了两个巨大的漩涡。

    “啊……”

    梵丽洛看清了两股龙卷风中的事物,惊的花容失色,发出声音。

    龙卷风竟是卷着无数的人和妖兽生灵,如果细看,就能发现这些生灵只是一具具皮囊而已,时不时的有肉皮翻开,里面空荡荡的,没有内脏和血肉,但却鼓鼓的,彷如活物一般,着实奇怪至极。

    而且龙卷风内似乎有两道巨大的身影,正是这两道身影在操控着龙卷风,如神似魔。

    梵丽洛和南海明看得真切,这两尊神魔背后长着巨大的羽翼,远远的望去好似一件巨大的披风斗篷一般。

    其中一尊神魔牛首人身,手持一柄漆黑巨大的三叉股;而一尊神魔人首鸟身,人立而起,露出两只巨大的鸟爪,寒光狰狞,好不骇人。

    “轰隆隆……”

    这两尊魔神来袭,天狼神再度觉醒,守护它的子民,大山震动,一颗巨大的狼头伸出,双目泛着耀眼的光辉,死死的盯着黑暗中的两尊魔神。

    两尊魔神见到天狼神,立马停下了龙卷,驻足不前。

    “瓦力咕噜噜……”

    两尊魔神商量一番,达成共同协议,并没有攻击天狼神,天狼神也没有动。

    那尊人首鸟身的神魔不知从哪取出一个灰色的口袋,袋口张开,一股股青色的阴风吹出,这些青色的阴风像是长了眼睛一般,吹向天狼山脚下的巨狼皮毛,然后一股脑的钻了进去。

    顿时那十几具巨狼皮毛犹如吹气球一般,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鼓了起来,若不仔细辨别,这一刻足以以假乱真,这些巨狼仿若都活了过来一般,摇晃着巨大的身躯向龙卷风飞去。

    最后巨狼融入了龙卷风中,那两尊神魔心满意足,那尊牛首人身的神魔伸手拿过一张狼皮,“嘶啦”一声,仿若撕纸张一般,将狼头撕下,然后一把将自己的牛头脸扯下,露出一张模糊不清的面庞,被黑气笼罩住,南海明和梵丽洛看不清楚。

    随手丢掉了牛头皮,那尊神魔将狼头皮套在脸上,然后心满意足的驾着龙卷风离去;另一尊神魔却没有换,大概它更喜欢现在这身鸟皮吧,然后也驾着龙卷风离去。

    待两尊神魔离去,天狼神的狼头才缩回大山中,花草树木再度长了回去,一切再次恢复如初,看不出任何痕迹。

    梵丽洛和南海明惊的目瞪口呆,久久没有反应过来。

    待回过神来,梵丽洛正要催促狼王落地,又犹豫了下,她看向黑暗,静静的观察着一切,免得待会黑暗中又跑出什么怪物来,她又得催动狼王飞上天。

    只是她等了良久,也不见黑暗中再有什么动静,黑暗死寂,仿若一滩死水,没有任何动静,静的让人可怕。

    确定黑暗中不再有神魔行动,梵丽洛才催动狼王降落到天狼山上。她只是心中烦闷,出来散散心,却没想到遇到了这么奇怪的事情。

    此时大约凌晨时分,梵丽洛不敢再停留,驾着狼王往山下跑去。

    乱神塚实在是太诡异了,如果再待在边境上,恐怕还会遇到什么更加奇怪的事情,若是有什么意外,那就得不偿失了。

    狼王停在军营外,梵丽洛跳到地下,往军营中走去。

    回到中军大帐中,梵丽洛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黎人性格粗犷,但作为长公主的梵丽洛,她的大帐中却极其奢华,红毯铺地,弓弩装饰,精美的屏风将大帐分成两半,屏风上画着一匹巨大的雪狼,雪狼狰狞威武,尽显气派。

    梵丽洛转入屏风后,屏风后是她的卧室,她的卧室以雪白为主调,大床上披着不知是什么妖兽的皮毛,雪白的皮毛仿若腊月的飘雪,白的晃眼。

    梵丽洛坐到床上,双目钉在大帐边缘处的桌上,桌上供奉一尊灵位,灵位之上书“先祖梵永夜之灵位”。

    南海明打量着四周,也发现了这个灵位,只是他不清楚为什么梵丽洛要将这个灵位带在身边,即使打仗也不离身。

    灵位不应该供奉在灵堂中吗?

    莫非黎人有把先祖灵位带在身边的习惯?

    南海明心中疑惑万分,只见梵丽洛起身往那灵位走去,双手交叉放在胸前,恭恭敬敬的鞠了一躬,道:“后辈子孙拜见先祖,还请先祖现身一见!”

    现身一见?

    这梵永夜既然为梵丽洛的先祖,早不知道死了多少年了,梵丽洛居然有请先祖现身一见,这是什么情况?

    如果不是南海明亲耳听到,他绝对不会相信有这样的情况!

    莫非有鬼?

    南海明心头悸动,莫名的毛骨悚然。

    须臾,只见范永夜的灵位上冒出一股白烟,化作一道白影,悬浮在半空中。这白影竟是有手有脚,与常人无异,若是仔细看,眉宇间还与梵丽洛有几分相似,只是苍老了许多。

    鬼!

    鬼啊!

    这个世界上居然真的有鬼!

    南海明看得头皮麻烦,心都突到了嗓子眼上。

    范永夜扭了扭脖子,似乎在活动筋骨,突然间他化作一缕白烟,钻入了梵丽洛的眉心,消失不见了,与此同时梵丽洛浑身大震,仿若遭到了雷霆电击,竟是剧烈的痉挛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