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传承系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六十九章 你们是哪根葱啊

    “兀那外邦贼子,拿命来!”

    一学子大叫一声,扔出一袋金币,身形一纵,化作一金头雕,双爪泛着寒芒,向南海明的脑袋抓来。

    南海明嗤笑一声,手掐剑诀,绕剑势,一剑贯穿了金头雕的翅膀。

    金头雕哀鸣一声,“扑通”一声,跌落在地上,化作那学子,再看那学子,双臂之上有两个骇人的血洞,正自涓涓的冒着鲜血。

    “喝……”

    又有一学子大喝一声,身上腾出熊熊的火焰,彷如火神下凡一般,扑向南海明。

    “跟我玩火!”

    南海明大笑几声,天罡浩然功催动到极致,他身上泛起耀眼的赤芒,同样一拳轰出。

    “啊……”

    两拳相撞,那学子应声倒飞而出,将地面砸出一个大窟窿。

    一招!

    又是一招!

    南海明两招解决两名学子,震住了众学子。沐千雪将两袋金币提在两手中,兴奋的小脸红扑扑的。

    “能不能来个像样点的?”

    南海明踏出一步,浑身气势放开,激荡的周围空气“呲呲”作响,好不惊人。

    “哼,我来!”

    众学子中踏出一少年,这少年生的面如冠玉,唇红齿白,五官精致,犹如以黄金比例镶嵌脸上的一般,让人看得说不出的心中舒爽。

    “花奔!”

    “有花奔出马,这外邦小子败定了。”

    “是啊,花奔可是龙腾榜排名第十的高手,一定能将这外邦小子打趴下!”

    “龙腾榜可是整个帝都最杰出青年的排名榜单,能进前十,实力自然是十分的高,远非这外邦小子可比的。”

    ……

    “龙腾榜吗?”

    南海明嘀咕一声,笑眯眯的看着花奔,道:“你不是我的对手,换龙腾榜排名第一的来吧!”

    花奔一听,脸色瞬间难看到了极致,只见他从怀中摸出一枝菊花,手掐了个印诀,但见那菊花竟是“呲溜溜”的旋转了起来,花瓣翩翩,落而不散,竟是凝在一处,组成一个古怪的阵型。

    南海明双眼直勾勾的盯着花阵,突然间只觉天旋地转,脚下似乎踩在水面上一般,没有着力点,起伏不定。

    南海明一惊,四下望去,却不知何时他已经处在一片花海当中,漫天世界皆是花瓣,天空中花瓣横流,道道花流,彷如一条条河流般在南海明头上飘过,脚下花海无际,浮浮沉沉,似乎没有尽头。

    “娘亲,明哥哥被一朵花吸了进去,这可如何是好?”沐千雪急道。

    柳絮儿黛眉紧皱,并没有说话,只是死死的盯着天空中呈现某种玄奥诡计漂浮着的花瓣,这些花瓣不停的游走,不停的变幻着阵型,让人难以捉摸。

    “哈哈,花奔公子一出手,果然非凡,那外邦小子被困住了!”

    “花奔果然不愧为龙腾榜排名第十的高手,竟用一枝花就将那外邦小子给解决了。”

    “你懂什么,花奔公子这叫‘一花一世界’,乃是极为高深的空间折叠神通,人若是被他困住了,恐怕再就难出来了。”

    ……

    “糟了!”

    花海世界中,南海明心中震惊,暗道:“这应该是中了某种阵法了,只是这阵法根本没有阵眼,要如何破去?”

    但凡是阵法,都有阵眼,阵眼乃阵法的根本所在,重中之重,一旦阵眼被破去,阵法自然而然被破解。

    但这花海阵到处都是花瓣,根本没有阵眼可寻,要如何破去?

    南海明眉头大皱,伸手一道剑气射出,剑气“嗖”然射入花海中,却不见了踪影。

    他一拳轰出,花瓣被击的漫天飞舞,但却也寻不到任何踪迹。

    南海明心中着急,几乎将自己会的神通使了个遍,但却没有任何效果。

    突然他心中一动,暗道:“花属木,而火克木,我不如用火攻……”

    想到就做,南海明将浴凰功催动到极致,身后出现一道硕大的凤凰虚影,凤凰展翅,烈火熊熊而出,烧红了半边天。

    ……

    现实世界中,花奔见南海明半天没有动静,嗤笑一声,笑眯眯的走到钱袋跟前,弯腰去拾钱袋,在他看来他赢定了。

    “慢着,我明哥哥还没有输,你不能将钱拿走!”沐千雪一看,急红了脸,大叫道。

    花奔将钱袋拿起,冷笑道:“他已经输了!”

    沐千雪急的俏脸通红,双眼直勾勾的盯着花奔手中的钱袋,恨不得扑上去抢过来,也不知道她是着急南海明的安危,还是着急那两袋钱。

    突然间,一股炙热之力喷涌而出,一朵花瓣上凭空出现一个烧焦的黑点,紧接着这个黑点急速的扩散开来,越来越大,火焰升腾而出,吞噬了花瓣,虚空中一阵波澜褶皱。

    南海明浑身散发着惊人的火焰,突然出现,一拳轰向花奔。

    花奔不防,被一拳轰的倒飞而出,口吐鲜血,白眼一翻,竟是晕死了过去。

    沐千雪大喜,兴奋的跑过去将花奔手中的钱袋一把夺了过来,蹦蹦跳跳的跳到了柳絮儿身边。

    柳絮儿也是松了一口气。

    南海明散去神通,扭了扭脖子,看向众学子,大声道:“还有哪个来送钱的?快点上,小爷一并将你们打发了!”

    众学子脸色大变,一个个恨得咬牙切齿,却又不敢上前。

    开玩笑,就连龙腾榜排名第十的花奔都败了,更不要说他们。换句话说南海明现在至少是龙腾榜排名第十的高手,他们上去岂不是送钱去了?

    “小子,你很不错,以后你就是我的弟子了!”正在这时,一个身穿宽大袖袍的中年汉子出言道。

    “贾平老师,贫僧看这个弟子与贫僧有缘,贫僧愿收他为弟子!”又一满面慈祥的光头大和尚双手合十道。

    “哼,你弟子上百,莫非每个都与你有缘吗?依我看,他应该是我的弟子……”一身穿破烂道破的老道也抢道。

    “你看你穷的连衣服都买不起,还收什么徒弟?人家会跟你吗?”又有一人揶揄道。

    “滚!老夫这是不注重表面……”那老道大怒。

    “……”

    “停停停,你们都是哪来的?哪根葱啊?谁要做你们的徒弟?”南海明看着这些突然出现要收自己为徒弟的人们,不由气不打一处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