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传承系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六十八章 作死

    一夜厮杀,血溅天波城!

    黎人死的死,伤的伤,跟着大祭司逃出城的不足十人。

    天波城城主傅元袭被斩首,其子傅超不知去向。

    这一场叛乱,连累了城中无辜的黎人,许多黎人被抓进了大牢,甚至有黎人被当街砍杀,惨不忍睹。

    第二日,南离帝国的大军便开拔到天波城,随行的还有许多青涩的面孔,看其服饰,应该是来自帝国各个学院的学子。

    一时之间,天波城又热闹了起来。

    这些学子应该是第一次离开帝都,兴奋的脸色涨红,一个个夸夸其谈,胡吹乱擂,好不快哉!

    其中有一个学子说他上过战场,杀过许多黎人,鲜血染红了他的衣袍,他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吹嘘的那叫一个眉飞色舞,手舞足蹈。

    也不知道谁看不下去了,突然泼上一盆狗血,那学子一见猩红的鲜血,心中惊闷,白眼一翻,竟是晕死了过去。

    晕血……

    众人不禁无语,咒骂着离去。

    更还有些学子当街表演神通,其中凤凰楼前的广场俨然成了杂耍的天地。有的学子化作十丈独眼巨人,举手拿日月;有的身披石岩,能裂金碎石;更有甚者竟能生出三头六臂,挥舞十二般兵器,好不厉害……

    南海明走在路上看得啧啧称奇,不住的点头,但却明显心不在焉。

    天波城马上将有一场大战爆发,但这不是他关心的,他所关心的是怎么将黎人长公主睡了,好完成胡瑾长老的遗命。

    “喂,南海明,原来你在这里。”

    正在这时,南海明肩膀被拍了一下,一个身穿绿衣的娇俏少女映入他的眼帘。

    “原来是九公主啊。”

    南海明一回头,却见灵蓝沁身后跟着数十人,看这些人的服饰,都是些学子,只是这些学子一个个面带不善,杀气腾腾的看着南海明,好像南海明干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似的。

    “驸马,你要保护人家,人家怕怕……”突然灵蓝沁一把抱住南海明的胳膊,撒娇道。

    南海明愕然,随即脸现苦笑之意。

    自己又被这个小丫头片子给坑了,明显这些学子都是灵蓝沁的追求者,灵蓝沁烦不胜烦,所以来找自己这个挡箭牌。

    果不其然,这些学子一看灵蓝沁这般反应,顿时痛心疾首,一个个面带憎恨之意,咬牙切齿,恨不得将南海明活剐了。

    “你就是南海明?出剑吧!”其中一个学子“噌”的一声,将长剑抽出,脸色阴冷的可怕。

    “出招吧!让我们看看九公主的驸马有什么本事?”

    “是啊,九公主怎么能选一个外邦野小子当驸马,我一定要活剐了他!”

    “快出招吧!”

    ……

    南海明翻了翻白眼,不理这些人,准备离开。在他看来,这些人都是些带着稚气的孩子,他没必要跟一帮孩子争风吃醋。

    “外邦小子,怕了吧?”

    “外邦小子,居然不战而逃?当真可笑至极,什么狗屁驸马……”

    “不能让这个外邦小子就这么走了!”

    “不能就这么便宜了他!”

    ……

    众学子岂肯让南海明就这么轻轻松松的走了,闪身拦在南海明跟前,吵闹着要南海明好看。

    南海明白了灵蓝沁一眼,那意思分明是在说看你惹得好事。但灵蓝沁却笑嘻嘻的看着他,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

    “咦?小雪这个丫头片子怎么跑过来,又跑走了?”

    南海明回头望见沐千雪明明向他这边走来,看到这么多人将南海明围住,又急忙折身走了。

    “一定是小雪看见我被人围住了,跑回去找帮手去了,还是小雪好啊……”

    南海明感动的痛哭流涕,可是下一刻,他彻底懵了。

    沐千雪从凤凰楼中跑了出来,手里还拿着一副巨大的对联,上书“沉珠后期无敌手,打遍南国谁与争锋”。

    小丫头边跑,便还催促一旁的柳絮儿,道:“娘亲你快点啊,这可是赚钱的好机会啊,我们不能错过了……”

    南海明听得满头黑线,眼睁睁的看着小丫头片子笨拙的将那副作死的对联挂到了大象的鼻子上。

    静……

    广场上一时之间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紧接着,突然犹如山洪暴发,广场之上一下子炸开了锅,学子们一个个气的面红耳赤,手指着沐千雪大骂。

    小丫头吓得身子一哆嗦,伸出一根如白玉葱般的手指,指着南海明道:“我是替他挂的,不是我,不是我……”

    南海明差点让自己的口水给呛死,恶狠狠的瞪了小丫头一眼,怒道:“小雪,回去打屁股……”

    小丫头吓得身子再一哆嗦,躲到了柳絮儿身后,不出来了。柳絮儿苦笑不已,望着南海明,那眼神分明是在说“接下来就只能靠你自己了……”。

    上一次他是被逼无奈,是为了尊严而战,为了不让南国人群起而围攻他,才出此下策,没想到这个小丫头片子居然真把这件事看成了赚钱的好办法,这一次又拿出来作死……

    “刷刷刷……”

    南海明可以感觉到有无数双不善的目光同时定格在自己身上,只这一瞬间,他便又成了焦点人物,确切的说应该是众矢之的……

    “这个外邦小子竟敢侮辱我南国人,南国的学子们,我们不能放过他……”

    “对,不能放过他,把他打成猪头……”

    “对,打的他连他老妈都不认识他了!”

    “打死他,打死他……”

    ……

    一时之间,广场上呼喝声此起彼伏,声音隆隆震天,众人恨不得将南海明活剐了。

    既然自己已经成了众矢之的,南海明也不能亏了,只见他扭了扭脖子,摆开架势,道:“一次五百金币,没钱的就别来了,我没兴趣!”说完,扔出一袋五百金币。

    众学子一听,顿时大怒。

    南海明这么做分明是对南国学子的一种蔑视,叔叔可忍,婶婶不可忍,众人叫嚣着要将南海明宰了不可,但这五百金币确实是门槛,有些寒门学子确实拿不出这五百金币,这倒是为南海明挡下一部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