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传承系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六十六章 师侄

    “小灵,读取霓凰前辈的传承!”

    南海明感觉到屋外的老妪已经失去了最后的耐心,急忙催促道。

    “滴……”

    “读取霓凰前辈的传承中,请等待,请等待……”

    “霓凰前辈的传承读取完成,请宿主听取……”

    “霓凰前辈的传承有五阶下乘功法浴凰功,五品下乘神通万火飞鸦,四品上乘神通神火飞掌……”

    霓凰前辈的传承林林总总大约有三十余种,每一种功法和神通都威力不凡,但最强的莫过于五阶下乘功法浴凰功和五品下乘神通万火飞鸦了,南海明也毫不犹豫的便选择了这两种。

    “选择浴凰功和万火飞鸦……”

    “传承输送中,请等待,请等待……”

    大量的信息蜂拥进南海明的脑海中,与此同时,南海明的脑海中出现一个白色的身影,不停的为南海明演示浴凰功和万火飞鸦的行功路线。

    南海明在内屋一坐便是三四个时辰,彷如老僧入定一般,毫无动静,这可气恼了屋外的老妪。

    这个臭小子绝对是在玩老身!

    老妪越想越气,正欲冲进去将欺骗她的这个臭小子一巴掌拍死,突然间她感觉到了一股波动,一种她无比熟悉的波动。

    屋内的南海明身上散发出一股淡淡的赤芒,脑后霞光万丈,滴溜溜的旋转。

    突兀的一声嘹亮的凤鸣声响彻天地,万丈霞光收拢,南海明的身后竟是出现一个硕大的凤凰虚影。凤凰高昂着高贵的头颅,身披五彩霞光,振翅欲飞。

    与此同时南海明身上燃起熊熊的火焰,只眨眼的功夫南海明整个人便被烈火所包裹,烈火愈来愈旺,顺势蔓延,将整个屋子都点燃了。

    “浴凰功!”

    老妪从震惊中反应过来,急忙施展神通将屋内的火焰暗中的扑灭,生怕打扰了南海明。

    南海明居然会浴凰功!

    这着实又让老妪震惊了一把,老妪平静了八百年的心境此刻犹如掀起了惊涛巨浪,久久不能平息。

    南海明不仅会浴凰功,而且看样子是完全版的浴凰功,就算是老妪当年在南海明这个境界的时候,施展出来的浴凰功也没有如此威势!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左右,南海明身上的火焰慢慢的退去,身后的凤凰虚影也慢慢的散去。

    老妪强忍着激动,正欲推门进去。

    正在这时南海明身上又泛起淡淡的红芒,只见他双手翻飞,不停的结印,须臾间一个通体透红,巴掌大小的火鸦便出现在他掌心,火鸦振翅飞起,绕着他缓缓的飞舞,好不神奇。

    老妪的脸皮抽了抽,神情激动道:“这是……这是本门失传已经的五品下乘神通万火飞鸦?”

    如果刚才老妪心中是震惊,那么现在老妪已经麻木了。

    这臭小子是什么人?

    他怎么可能会我的镇教绝学?万火飞鸦就连她也不会,南海明又是怎么学会的?

    老妪头顶上顶着一堆硕大的问号,她耐着性子以神识继续探测屋内的情况。

    此时南海明又凝出五六个巴掌大小的火鸦,初始他凝聚火鸦的速度还不快,只是不到一盏茶的功夫,他凝聚火鸦竟是越来越娴熟,这一会的功夫,绕在他身边的火鸦竟以达到数十个之多!

    大约又过了一个时辰左右,绕着南海明周身的火鸦“呀呀呀”的怪叫一番,然后都钻入了他的体内,南海明身上的赤芒也随之淡去,最后消失不见。

    南海明缓缓的睁开双眼,双眸之中竟是有两团火焰在燃烧,随之也慢慢的敛去,直至消失不见。

    南海明站起身来,扭了扭腰身,正欲出去,老妪已经迫不及待的冲了进来,只见她一脸激动的看着南海明,问道:“臭小子,说,你到底是谁?怎么会浴凰功和万火飞鸦的?”

    南海明脸皮抖了抖,一本正经的道:“其实我是霓凰前辈在数年前收的关门弟子!”

    “霓凰前辈?”

    老妪瞪大了双眼,吞了口口水,皱巴巴脸皮不停的颤抖,惊道:“你是说你遇到了老身的太师傅?她老人家还活着?”

    南海明心中笑岔了气,但表面上却是绷着脸,一本正经的胡诌道:“活着,我当时遇到师傅的时候,师傅看似十分的年轻,仿若十八岁的小姑娘,我怀疑师傅她早已突破天人境,进入下一个更高深的境界了。”

    老妪已经是八百岁了,若是霓凰活着,那该多少岁?恐怕怎么着也有个两年多岁了吧?

    能活两千多岁的老怪物境界自然不能低了!所以南海明胡诌到霓凰前辈像十八岁的小姑娘,返老还童。

    震惊!

    老妪再一次被南海明所说的给震惊的无以复加,呆立在原地,被雷的里外焦黑,脑袋里一片空白,不知道该做什么好。

    良久,老妪回过神来,吞了口口水,突然她想到一个问题,用古怪的眼神看着南海明,道:“霓凰前辈是老身的太师傅,而你是她老人家的关门弟子,那你岂不是老身的师叔了?”

    “咳咳……”

    南海明干咳两声,双手往背后一背,昂着头道:“按理说是这样的……”

    老妪的脸皮狠狠的抖了抖,双目中的火焰吞吐不定,到最后摇了摇头,道:“罢了,罢了,晚辈冯瑶见过师叔!”

    冯瑶?

    原来老妪叫冯瑶?

    她八百岁的人了,居然被自己骗的叫师叔?

    南海明强忍住抽搐的神经,脸现难色,道:“姐姐,这样不好吧?”

    “怎么不好?”

    老妪眉头大皱,一脸正经的道:“法度不可费,门规不可无,长辈就是长辈,从今以后您便是老身的师叔,师叔但又差遣,老身万死不辞!”

    老妪大概是活的太久了,亦或者是老顽固了,对于礼数十分的在意。

    南海明拗不过,只得讪笑着答应,道:“我能有什么差遣,我们既然是同门,就应该多多照顾,你说是不是?”

    “那是,那是!”

    冯瑶急忙点头,犹豫道:“师叔,那浴凰功您……”

    南海明一愣,随即大笑道:“我们既然是同门,浴凰功我自然会传给你!”

    冯瑶大喜,急忙拜谢。

    “对了,我这还有一套万火飞鸦的神通,也一并传与你……”反正东西是从人家那里学来的,南海明倒也不吝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