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传承系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五十八章 身陷囹圄

    秦云!

    九公主最衷心的护卫,怎么会对九公主不利,唯一的解释就是秦云也被小纸人控制了心神。

    南海明定睛望去,只见秦云面容扭曲,双眼之中满是狠厉之色,浑身散发着一股如猛兽般的狂野气息,好不骇人。

    “秦云!”

    南海明大喝一声。

    只见秦云双目之中的清明之色一闪而过,俊俏的面庞上露出痛苦之意,显然在与小纸人抗衡,只是随后又被狠厉所代替。

    一般来说,人被小纸人控制之后,神魂得到禁锢,根本没有反抗之力,秦云竟然露出犹豫之色,可见他意志力之坚强。

    那边傅超一看,心下一惊,大喝一声,浑身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只眨眼的功夫,傅超竟化作一条三丈长的巨型蛟龙,腹下双爪,头顶长着两只硕大的鹿角,双眼发出暗红色的幽芒,好不骇人。

    上一次傅超与南海明比试,并没有使用他拿手的机甲神通,而是与南海明对拼招式,落败南海明一招,这一次他一上来就使用机甲神通,显然是是抱了必杀之意。

    另一边秦云身上的戾气越来越重,长剑铿锵出鞘,散发出骇人的剑气。

    南海明眉头大皱,如果他是一人,他倒也不惧怕二人,凭借云舟之速,他还是能逃出去的,但目前这情况他还得分身照顾灵蓝沁,面对二人凌厉的攻击,恐怕会吃大亏。

    “吼……”

    傅超所化的蛟龙仰天嘶吼一声,呼啸而至,探出巨爪一爪抓向南海明。

    南海明一惊,浑身剑气迸发,化作盘剑势,挡住蛟龙的利爪。那边秦云长剑破空而来,一剑刺向南海明的后心。

    南海明左手探出,化作剑诀,绕剑势,剑气蜂拥而出,彷如灵蛇一般绕上秦云的长剑。秦云长剑“嗡鸣”作响,抖动长剑,将南海明的剑气蹦碎,长剑继续直指而来。

    南海明双目暴睁,大周天星斗功催动到极致,但见他脑后星辰闪烁,化作流星,呼啸砸向秦云。

    秦云不敌,被砸的倒飞而出。

    那边蛟龙仰天嘶吼一声,探出另一只爪,狠狠的拍向南海明。

    “啊……”

    南海明惨叫一声,倒飞而出,胸口有三道骇人的血痕,鲜血涓涓而出,显然受了不小的伤。

    秦云和傅超二人逼近,南海明大怒,正欲催动万剑势与二人拼命,突然一纸人悄无声息的飘到南海明后背,贴到了他后脖颈处。

    南海明双目呈现浑浊状态,挣扎几下,面目开始呆滞起来。

    从黑暗中走出一老者,这老者身穿黎人服饰,笑道:“此子已经被我控制,不足为虑!”

    这老者正是送灵蓝沁纸人的那黎人老者,显然这是一场早有预谋的阴谋!

    傅超散去机甲神通,寒声道:“我看还是杀了他,以绝后患的好!”

    黎人老者摇了摇头,道:“此子乃是九公主的驸马,杀不得,老夫留着他还有用。”

    “可是……”傅超一急。

    “好了,就这样!”

    老者一摆手,不与傅超多言语,身上跳出许多纸人,带着南海明、灵蓝沁和秦云三人离去。

    傅超牙关咬的“咯吱”作响,暗恨一声,跟在老者后面。

    几人回到城主府,此时城主府已经都是黎人的士兵,那些街头叫卖的黎人竟都是士兵扮作,此时整个天波城已经在黎人的控制下。

    傅元袭在城主府大厅中来回踱步,见到老者回府,急忙迎出,急切的问道:“大祭司,可成了?”

    老者嘴角扯住诡异的弧度,道:“幸不辱使命,将公主和驸马带回!”

    “驸马?”

    傅元袭眉头一皱,看向南海明,道:“原来是他,这野小子可杀了我天波城不少人。若不是为了大业,老夫早就将他抓起来了,岂容他嚣张到现在。”

    老者轻笑一声,率先走入大厅,径直坐到首座上。

    傅元袭脸色一黑,但也不好说什么,只得坐到下手位之上。傅超立在傅元袭身后,脸色阴沉的可怕,显然他没有他老爹的那番气度与胸心。

    “此次能一举夺得天波城,傅城主功不可没,老夫一定会禀告狼主,为傅城主请功的!”老者轻笑道。

    “老夫不敢居功,这次行动成功,全仗大祭司运筹帷幄!”傅元袭谦虚道。

    “不日,狼主的女儿长公主将来天波城,到时候我大黎王朝的铁骑也将进城,从此天波城便是我大黎王朝的城池,哈哈……”大祭司高兴的哈哈大笑。

    “报……”

    正在这时,外面一身穿黎人服饰的士兵匆匆跑了进来。

    “慌慌张张成何体统,没看到老夫这里有贵客在吗?”

    大祭司竟是喧宾夺主,直接以主人自称,显然他认为傅元袭等人已经无用,不再忌讳。

    傅元袭和傅超脸色又是一变,傅超大怒,长刀“铿锵”出鞘,傅元袭连忙制止。这一切,大祭司都看在眼里,只是他此时还需要傅元袭来安抚城中百姓,否则早就将二人除去了。

    “启禀大祭司,胡瑾长老被人所杀!”那黎人士兵大声道。

    “什么?你说什么?”

    大祭司一掌将太师椅的扶手拍的粉碎,站立而起,脸色阴沉道:“胡瑾长老乃化象境的高手,是被何人所杀?”

    黎人士兵吓得浑身一哆嗦,急忙道:“胡瑾长老闯进凤凰楼,被凤凰楼一白袍老妪所杀!”

    大祭司跌坐在太师椅上,摇头叹息道:“老夫早有严令,凤凰楼不可擅闯,胡瑾长老不听老夫之言,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

    傅元袭双目中精光闪烁,问道:“大祭司,敢问凤凰楼中那老妪是何人?竟有如此神通?”

    “是一个同老夫一个年代的老不死罢了,那人性子执拗,你不去招惹她,她也不会寻你的麻烦。”

    大祭司双目灼灼,道:“传令下去,任何人不得惊扰凤凰楼,擅入者死!”

    那黎人士兵得令而去……

    “胡瑾长老为我大黎王朝建立了许多功勋,死的有些冤枉了。”

    大祭司大声道:“来人呢,为胡瑾长老立灵,将其尸骨带回我大黎王朝下葬!”